日本的饋贈經濟:為什麼告別式送的禮物忌諱打蝴蝶結,婚禮送的紅包右上角要有鮑魚圖案?

日本的饋贈經濟:為什麼告別式送的禮物忌諱打蝴蝶結,婚禮送的紅包右上角要有鮑魚圖案?
Photo Credit: Katri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送禮是很繁複的過程,產生一種社會債。即使沒有正式的會計紀錄,日本的饋贈經濟彷彿有一本帳存在:禮物會受到嚴密評價。唯一看不到的是價格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卡比爾・賽加爾(Kabir Sehgal)

馬瑟爾.毛斯(Marcel Mauss)是多才多藝,跨越多個不同領域的人,充滿各式各樣的點子。他既是社會學家又是人類學家更是哲學家,一九二四年寫成一本巨作《禮物》(Essaisur le don),直到今天仍是人類學者研究禮物交換必備的經典。禮物可以有政治、經濟、社會,甚至宗教層面的意義,研究它需要有寬宏的視角。禮物可以有好幾重意義,因為它反映贈送者的意念,可以從友善仁厚和慷慨大度到懇求幫忙,甚至鄙視。譬如,蜜莉安請你吃晚飯,酒足飯飽之後她拜託你幫她兒子爭取你畢業的名校錄取他。她的禮物:一頓豐盛晚餐,現在出現其他意義。假如你在赴宴前知道她的意圖,說不定你會婉拒出席。

餽贈經濟(Gift Economy)有它獨特的儀式和習俗味道,但毛斯觀察到,它們通常涉及到三種型態的責任義務或原則:贈與、接受和回報。這些責任義務構成餽贈經濟的循環。禮物不斷移動——我將記述幾種不同文化的情況——表示禮物的流通以及家庭領域的債務,與商業領域金錢的移動有相似性。然而,差別在於餽贈經濟中的移動或交易,通常會維繫關係永續。你接受朋友請喝一杯卡布奇諾咖啡,關係維繫住,甚至還更強化,但你有責任義務在日後回報。當禮物送出時,儘管沒有過手金錢,仍然有一種通貨在流通:家庭債或社會債。在市場經濟裡,你到星巴克買一杯咖啡,關係終止,你可以走你的陽關道。

毛斯注意到禮物如何維繫紐西蘭毛利人和大自然之間的關係。毛利人把禮物當作有靈魂(spirit/bau)。獵人從樹林捕獲獵物,會切一塊肉送給祭司,祭司就這塊肉施行儀式。透過這個動作,祭司安排獻禮(mauri),譬如獵物在儀式中或聖石上備妥,這是對樹林的靈魂實質的尊顯。他們安排獻禮呈獻給樹林,以示感謝大自然贈我食物。沒有妥當地表示謝忱,會得罪大自然,以後戰利品就會減少。

一般傳說,禮物的靈魂渴望回到牠的來處,因此鼓勵收受者要回報贈禮。樹林、獵人和祭司全是贈與者和收受者,在禮物的循環移動中分司角色。有些學者試圖駁斥毛斯的靈魂說,要回歸到比較世俗的了解:不知投桃報李會傷害受禮人的名譽。即使如此,禮物的移動展現餽贈經濟學的完整流通。

我們在新幾內亞附近的特羅布里恩群島,看到更大規模的禮物流通。人類學家布隆尼斯勞.馬林諾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發現當地人的禮物交換循環,稱為「庫拉循環」(Kula ring )。在組成馬欣群島(Massim archipelago)﹝譯按:即今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邊的米爾恩灣省(Milne Bay Province)﹞的許多小島上,家族之間交換兩種儀式性禮物(vaygua)―項鍊和臂環,它們的功能有如通貨。兩種禮物繞著各島走一圈:紅色貝殼項鍊順時鐘方向走,臂環則逆時鐘方向走。這兩種禮物要互換:收到項鍊應該當下或至遲一年內回贈臂環。禮物繞各島走一圈,有時歷時十年,因為人們靠獨木舟在各島之間旅行十分困難。

這種交換禮物的循環會產生社會債及償清債務,它形成社會的構造——像大型信用制度,曉得某人在和別人的關係中居於何種地位。把禮物囤放太久,會折損名譽和信用。不送禮代表你的社會關係終止、退出社群。贈與受到期待,是成為團體優良成員的一部分。

餽贈經濟中禮物持續移動,和我們在西方社會習見的購買和囤放,意義完全不同。馬林諾斯基觀察到,在特羅布里恩群島和許多所謂的古代社會,「擁有即是贈與」。用現代話來說,就是付錢,讓禮物持續移動。作家路易士.海德(Lewis Hyde)在他敘事詳盡的大作《禮物》(The Gift)中,以一個思想實驗比較不同的文化對禮物移動的看法。

早期的一個英國墾荒者來到一個美洲原住民社區,收下一根煙管當禮物。他很高興地把它帶回家,驕傲地出示給親朋好友。當印第安族人到他家拜訪時,他獲知他們期盼他把煙管還給他們。他抱怨印第安人不知尊重私人財產權。在他來講,收下禮物,它就再也不能流通,甚至日後可作為商品出售。他把他們稱作「印第安送禮人」:送出禮物,又要討回去的人。這個定型化、負面意思的字詞或許源自路易斯和克拉克的遠征(Lewis and Clark’s expedition),他們發現和美洲原住民很難做生意。在海德的思想實驗裡,印第安人抱怨英國墾荒人不尊重禮物的移動以及廣大的社群。對他們來講,保有禮物就是持續送出去、一再送出去,維繫住關係。我們在這裡發現家庭領域和商業領域並存,但是關係尷尬。

在某些社會,贈與是取得地位的正式方法之一。十九世紀的人類學家,包括毛斯在內,從研究加拿大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原住民瓜求圖人(Kwakiutl)部落的佛蘭茲.包阿斯(Franz Boas)開始,花了不少筆墨解釋炫富宴(potlatch)﹝注意,別和源自英文的「potluck」(來賓各出一道菜餚的便餐聚會)混為一談﹞。所謂炫富宴是一種儀式性的禮物交換,自古以來發生在美洲西北部太平洋濱的原住民社群。炫富宴通常安排在出生、結婚和葬禮等重要場合舉行。但大多數炫富宴的目的是要展示社會地位,譬如舊酋長去世、新酋長上台,猶如新王加冕的登基大典。新酋長通常是長子,他要負責主持炫富宴。社會移動很有限,炫富宴透過儀式可增強繼承的權利主張。

這個地區大部分原住民社群的炫富宴略有出入,但基本形式有些類似。酋長及其親族―在瓜求圖人社會稱之為奴米瑪(numima)―邀請賓客參觀此一重要活動。炫富宴成為公開奇觀,酋長或「贈與者」以及其奴米瑪準備豐盛的菜餚,帶領輪番講話、唱歌和跳舞。最後,贈與者分發禮物給來賓,既示慷慨大方,也代表賓客可以告退。禮物反映贈與者的名望,而非賓客的想望。因此高價值的項目,如肉和獸皮經常作為禮物送出。瓜求圖的銅片也是另一種名貴禮物,它是一張有主人名字在上的金屬片。歷經數個世代,這些銅片透過一系列的多次炫富宴易手。銅片敘述著禮物交換的歷史。

炫富宴的確有助於整合家族,並在廣大社群建立團結一致。但它們也作為區分成員的方法,確認個人的地位和階級。禮物依據每位賓客的階級分派,由於沒有兩位賓客會有相同的階級,因此受禮人很清楚自己在贈與者心目中的地位。受禮人彼此也會比較收到什麼樣的禮物,以此來衡量彼此的相對地位。譬如在某一次炫富宴,海豹胸肉獻給酋長,鰭形肢體送給第二號長官。階級較低的客人得到較低品質的肉。

餽贈禮物,以及公開「摧毀」一個人的財富,這在瓜求圖人社會是美德,和西方社會透過積累財富而獲致地位的概念完全相反。事實上,從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中葉,加拿大印第安法(Canada’s Indian Act)規定,炫富宴是違法行為,理由是它們妨礙文化融和。再深入分析,炫富宴也有競爭精神。雖然在炫富宴餽贈禮物有大方慷慨的古意,許多部落卻相互競爭,想要超越他們過去的炫富宴,或是由鄰族所策劃的,以更大手筆壓倒對手。

然而,與外人接觸感染疾病是部分原因,原住民社群人口萎縮,對地位和階級的主張逐漸模糊,有時候甚至人數不足以填滿全部有地位的位置。成員若主張同一個地位或階級而發生爭端,由誰能組織更好的炫富宴來決定勝負。炫富宴原本是作為限制社會流動的方法,現在卻變成社會流動的階梯。

經過一段時日之後,這些原住民社群與西方墾荒者有了貿易往來,有些新買來的物品,如鐘錶和縫紉機,也引進到炫富宴;另外,商業領域出現的規範也加進來。這些物品逐漸變得有傳統意義,最後贈與者的聲望絕大多數是因他的禮物之金錢價值而來。地位現在來自市場價值,而非繼承的身分。銅片要稱斤秤量,禮物要用金錢及市場經濟的鏡頭觀看。炫富宴被改造了,市場規範進入家庭領域。

餽贈經濟不僅出現在好幾百年前的社會,現代化公開展現交換禮物、以維繫關係網,就出現在網際網路和線上平台。同儕分享音樂服務的「Napster」成立於一九九九年,迅速地改變音樂的消費習慣:使用人不再到市場購買音樂,他們和同好分享或贈送MP3的音樂蒐藏檔。從某人那裡下載一首歌之後,它就加入你的蒐藏,其他人也可以下載。這首歌和別人分享,並沒讓你失去它,但對收到者而言這也等於贈與。好像庫拉循環的關係,歌曲持續移動,一再被贈送出去。Napster的餽贈經濟不是個圓圈,而是根、莖狀的結構,使用者遍布全世界。

有位研究者採訪Napster使用者,以便了解他們的動機。使用者談起Napster社群,強調分享與贈送建立起團結意識。有人責難某些人下載音樂,卻不把自己蒐藏的音樂拿出來分享的做法。有位使用者說:「如果他們不分享,他們不應該被允許獨沾好處。」Napster使用者發展出類似毛斯和馬林諾斯基研究的社會規範和責任義務。當然,許多人認為Napster 使用人從事音樂海盜行為,從市場行竊,免費和社群分享。Napster面臨法律訴訟和法院裁定,終於關門大吉。在這個個案,市場經濟的生產者受到分享這種家庭態度之害。一份有價值的智慧財產在全世界分享,不怎麼考量創作者的金錢利益。

我們也看到恰恰相反的情況,商業領域受惠於家庭領域,線上群眾集資平台「Kickstarter」使人們能注資給藝術項目。藝術家製作一捲短錄影帶,說明他們的前景。許多人因此集資成功:有位音樂家徵求十萬美元,卻籌到一百萬美元;有位網路遊戲設計師想募資四十萬美元,卻募到三百多萬美元。透過這個平台募到的資金超過八億美元。Kickstarter向每個集資成功活動抽取費用,扮演市場代理人,因錢流經餽贈經濟而獲利。被Kickstarter崛起嚇了一跳的人,只需要記得餽贈經濟的普遍、吸引力和責任義務。

當你的藝術家朋友開口要錢時,你可能覺得有責任義務協助他。就贈與者而言,沒有重大經濟利益,但是餽贈維繫和藝術家的關係。藝術家可以提供藝術品禮物,並且源源不斷提供藝壇新知給贊助人,或許也可收到免費唱片,甚至以一首創作歌曲獻給你。

在所有案例中,禮物的移動依賴謝意,也就是社會學家喬治.辛密爾(Georg Simmel)所謂的「人類的道德記憶」。收下禮物後,受禮人會因心懷感激產生一種責任感。雖然感激具有溫暖、大方的含意,但和它強大的力道「勢必回報」餽贈,不能混為一談。因感激而生的責任感在授受雙方之間建立道德關係―禮物要打結包裝就是一個象徵。我們也要承認,因感激而生的責任義務也有極限。當一個團體成員太多、太大了,幾乎就不可能記住每一個交換如何影響每一個關係,以及每個人在共同的人情債網絡上的地位。感激需要記住,也是平衡授受雙方人情債所必須。

其實也有粗略的方法可以追蹤、計算社會債平衡表。記得前述蜜莉安和你在一項家庭或社會債交易中是相對的兩造:如大方的姿態使她的平衡表註記貸方(credit),你的平衡表註記借方(debit),彷彿有個社交銀行帳或借貸系統。我們言談使用的話語也用這類系統的字詞。我們用和負債有關的比喻來形容我們和別人的關係,例如我欠你一次、我欠你、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等等。

我們甚至以這種借貸系統方式思考。著名的語言學家認為比喻不僅表達意思的藝術方法,它們也影響我們的思維方式。許多人謹記他們欠誰人情、誰又欠他們人情。有些人甚至把它記帳般記下來:據說,J.P.摩根公司執行長賈米.戴蒙(Jamie Dimon)在他西裝口袋裡有一份「人情債放出清單」。他明白贈禮或「社會貸方」會降低純依市場經濟交易所生的摩擦:如果某人已經欠你人情,成交的成本就會降低。華爾街大亨都注意且詳盡記錄放出去的人情債,足證餽贈在潤滑市場經濟的輪子上有多麼重要。

Christmas presents
Photo Credit: Jack-Benny Persson @ Flickr CC By SA 2.0

小布希總統二○○四年連任成功,他輕描淡寫地表示:「我在這次選戰贏到政治資本,現在我預備花用。」他不僅只是表達譬喻,而是打開一扇窗讓我們看到他的思想以及第二任的政策議程。政治或社會債產生同樣的債務引喻。雖然稱之為資本,但它並不是一份財產。你不能拿它花在任何人身上,或是輕而易舉把它轉換為類似金錢的通貨。它的價值銘記在與責任義務另一端的當事人之關係上。如果那個人不甩責任義務,你所積累起來的「貸方」可能盡付流水。

在這些社會債的安排中,總得有兩個人才跳得成探戈舞。由於你不能確實擁有這種型態的社會債,用引喻形容的這個資本又把我們帶回「要擁有就得給予」的概念:社會資本的價值要實現,需要藉由某人履行他們的責任義務、回報贈禮,以及維持循環進行。

持續記住一個人社會債平衡表會造成焦慮。第一,會很困難回報,以及找到適當的支付或禮物。有一項研究發現,有十多項焦慮源於贈禮;包含不熟悉、不太認得受禮人或他們的喜好,例如受禮人的品味非常挑剔。譬如,替新交的男朋友或女朋友挑選適當的禮物,實在很傷腦筋。禮物價格不昂貴,彷彿送出訊號:你沒為他們犧牲或花足夠的費用。禮物太昂貴的話,搞不好嚇跑他們,因為你花的錢可能代表在初識階段就顯得太認真,或是希望對方承諾。

第二,有人可能不想陷入社會債的責任義務,深怕會把權力移向施惠者。有人可能直截了當拒絕收禮。有一項針對追求期間交換禮物的研究,有些女性堅拒讓男人買單吃晚飯,寧願各自付帳。有些人認為,贈禮不僅是討好的一種方法,還會是企圖控制交往關係。

從交換禮物產生的焦慮可以使人逃向市場經濟,因為在市場經濟中,你無名無姓,也沒有太多牽扯的責任義務。譬如在加拿大蒙特婁,有人寧願找專業搬家公司也不想央求朋友幫忙搬家。長久以來,蒙特婁大批勞動階級居民被迫經常要搬家。大部分房屋租約為一年,自夏天起計;因此許多人幾乎是同時要搬家。在蒙特婁這些日子搬家彷彿是成了嗜好,成為文化的一部分。加拿大拉巴特釀酒公司(Labatt Breweries of Canada)打出的廣告,以搬家為主題。羅伯.查理波伊士(Robert Charlebois)有一首著名歌曲,就以「搬家或不搬」唱出文化現象。

由於搬家是勞力密集的事,搬家者會轉向餽贈經濟,央請朋友和家人幫忙。有個搬家者誇讚餽贈經濟的合作性質:「這些幫我的人,過去我也幫過他們……哇!他們都來幫你。你不會陷入一團亂,你一點也不孤單。」但是餽贈經濟中的交易並不是永久流暢。如果好友、家人沒出現,你可能對他們失去信心,覺得他們不肯幫忙是瞧不起你。有些人就不想勞駕親朋好友幫忙搬家,扯出後續的責任義務。四十九歲的建築師米拉說:「託我表弟油漆會太複雜,因為他不肯按市價收我錢……我不要覺得欠人情。我不希望覺得有朝一日必須回報。」棄餽贈經濟、投向市場經濟,顯示有些人寧可自掏腰包,避免欠下人情債。

記得你的恩情

我四處旅行和研究過程中,遇上最迷人、有趣的餽贈經濟是在日本。我們不僅發現禮物不斷移動,感激與焦慮相互拉鋸,還發現在採買和餽贈過程所加入的高度體貼和細膩。開啟日本人的禮物交換,可以發現他們對社會債和感激有非常複雜的想法。

人類學家露絲.潘乃德(Ruth Benedict)在二十世紀中期詳細記載日本人對債務的概念,即「恩」和「義理」(on and giri)。恩最廣義的解釋是一種責任義務。這是一個人從別人那裡,例如從經理或父母承接過來的社會負擔。員工從經理那裡得到好處,如升遷或紅利,就要對經理「懷恩」。懷恩就是對給你好處的人心存感激,日後要回報。

恩情的負擔使許多人不願與別人有糾葛,譬如陌生人不經意請你喝杯啤酒或抽一根菸,也要拒絕。即使今天,也有人不願出國旅行,以免必須帶禮物回來分贈親友。潘乃德說,日本人表達謝意有好幾種用詞,譬如說「阿里阿多」,意即「太為難你了」。另一個表示謝意的字詞「蘇米馬先」,則有抱歉的意思,大略就是「我很抱歉」或「真是沒完沒了呀」。責任意識甚深,似乎無從回報。

回報恩情可能需要很長時間,而且很複雜。據說,一個人直到自己有子女之前,都不曉得怎麼向父母報恩。照顧子女就是回報你小時候父母呵護養育你的恩情。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許多日本人體認到對天皇需報恩。分派清酒、香菸等禮物給士兵,都是在推動帝國皇恩浩蕩。擔任神風特攻隊出擊就是報答皇恩。

潘乃德描述有兩種回報方式:義務(gimu)是對恩情根本無法完全回報的一種回報,從出生即承擔的債,如父母的恩情;義理(giri)則是以大略相等方式對恩情的回報。她又區分為對世界的義理,回報你同時代的人及家族;以及對名譽的義理,維護你的榮譽、名聲。義理甚至出現在某些家庭關係的名詞上,除了「岳父」,還有「義父」。不照義理行事,會傷害到名聲或「信譽」,被指責不知感恩行事。

償付義理甚至以西洋情人節禮物「義理巧克力」的姿態出現,女性送巧克力給並非情人的男性。有一項調查顯示,八四%女性送禮給幫過她們的人,以表報恩;可是只有二八%女性送禮給情人。三月十四日,西洋情人節過後一個月,情況倒過來,男性贈送白色巧克力給女性作為答謝。

即使你個人遭逢不幸,也不能不回報。我有個美國朋友住在日本時,母親過世。當他銷假上班時,發現同事致贈「奠禮」,有一堆信封內含現金,日本人稱之為「okouden bukuro」。他發覺依禮俗,他必須花一半這些錢買東西回贈,例如手帕,這叫做「半回」(hangaishi)。

人類學家凱薩琳.魯璞(Katherine Rupp)延續潘乃德的研究,探討日本交換禮物的藝術形式。雖不是全體日本人都按儀式進行交換禮物,但她發現其中仍有一些模式可循。日本的餽贈經濟的確是一門重要的生意:夏季就是盂蘭節(chugen)和冬季聖母節(seibo)兩個送禮季占百貨公司六成以上的盈利。商店早早就展開聖母節廣告戰,並增聘人員應付人潮,和美國的聖誕節毫無二致。老百姓因為拿到兩個月以上的年終獎金,口袋多金。

這股贈禮季節風氣始於中國,可能是佛教的規矩,藉這個機會向已逝的先人感恩。十九世紀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政府鼓吹民眾捨佛教寺廟,就民族主義色彩的神道寺院,以便創造共同體意識。長年下來,贈送禮物逐漸減少敬天拜佛的意味。它變成向父母和先人示敬或單純報恩的一種表示。今天的年輕人甚至進一步把聖母節和聖誕節結合在一起,因為兩者同樣是在年底。

在日本,謝忱不是光靠鞠躬或禮物綁上彩帶做出表示,而是要看禮物如何包裝來表現。在日本的饋贈經濟極端注重細節。婚禮及告別式送的禮物,要綁上特別的結,很不容易打開。生日、畢業或新生嬰兒送的禮物則綁上蝴蝶結,容易打開,也代表這種事較常發生。把告別式送的禮物打蝴蝶結是一大忌諱,代表很快可能又會有人告別人間。同理,婚禮送的禮物若是打蝴蝶結,也不是吉兆,代表婚姻不能白頭偕老。

上等百貨公司包裝紙包裝的禮物,代表送禮人花了很大心思金錢挑選禮物。上百百貨公司很堅持要親自代客包裝,才能控制品質、永保商譽。包裝紙上通常都附有商店名稱和地址,受禮人一看就知道從哪一家分店購買。新進員工要接受多日訓練,學會如何包裝。受禮人也應該很小心地解開禮物。其他作法包括送錢要送奇數,因為偶數可以均分,代表不詳。婚禮送的紅包右上角要有鮑魚圖案,因為它是吉祥的象徵。換句話說,在日本送禮是很繁複的過程,產生一種社會債。即使沒有正式的會計紀錄,日本的饋贈經濟彷彿有一本帳存在:禮物會受到嚴密評價。唯一看不到的是價格牌。

書籍介紹

錢的歷史:貨幣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及未來》,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卡比爾・賽加爾(Kabir Sehgal)

《錢的歷史》作者賽加爾是人人稱羨的華爾街金童,他目睹二○○八年金融風暴造成的傷害,立志要搞懂金融危機和個中原因。他花七年時間旅行超過七十萬英里,走訪超過二十五個國家,從荷蘭的鬱金香狂熱,到雷曼兄弟金融海嘯,探索金錢有什麼特色,讓全世界繞著它奔忙?金錢究竟有哪部分是我們無法掌握的?金錢又有哪些是讓我們產生怪異、不理性的行為?

本書討論金錢的生命,分為頭腦、身體和靈魂三部分。頭腦部分:為什麼我們使用金錢?作者以生物學、心理學和人類學回答這個問題;身體部分:錢是什麼?藉由研究有史以來金錢的實體形式,以及未來可能的形式來回答這個問題;靈魂部分:我們應該如何運用金錢?作者轉向宗教和藝術,說明金錢不只是價值的象徵,也是我們價值觀的象徵。

錢的歷史:貨幣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及未來 Coined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