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崩壞的救命仙丹不是國際醫療,濫用健保的問題只能從「人性」來救

台灣醫療崩壞的救命仙丹不是國際醫療,濫用健保的問題只能從「人性」來救
Photo Credit: tenz1225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講求市場機制的自費國際醫療中,需求者以財貨價值來交換醫療人員的技術,醫療人員提供技術給高財貨的需求者。但是,商業上的供需法則根本無法解釋,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供給,為何還是有人傻傻願意持續提供服務?也無法一勞永逸的解決參雜道德因素的醫療供需問題。因此健保衍生出來的人性問題,只能從人性救。

作者:花生仁(高雄市民)

針對關鍵評論網讀者投書〈台灣人貪小便宜的民族性格不配健保?加速國際醫療方為國人之福〉一文,發展國際醫療應以市場「看不見的手」來分配醫療資源的論點,說說我的看法。

今天台灣醫療的惡化,我認同病家不了解醫療人員的訓練要承擔多麼重大的壓力和煎熬,也不體諒醫療品質的提升必須仰賴整體社會的配合,只是一昧的仇醫仇富,健保餵養了民眾貪心與挑剔的心態,對醫院與醫師予取予求的同時又浪費急診和健保資源,造成醫護過勞與醫療糾紛;公立醫院醫療品質良莠不齊,私立醫療機構拯救了醫療的水準與效率性。

但是推動自經區國際醫療真的能將上面癥結給解套嗎?

在講求市場機制的自費國際醫療中,需求者以財貨價值來交換醫療人員的技術,醫療人員提供技術給高財貨的需求者。只能說市場上,財貨價值符合技術價值,畢竟在市場機制中,道德價值從來沒有被考慮過。

但是,醫療本身是把道德價值給考慮進去的,不論古今中外,對於一位醫者的道德要求是很苛求的,所謂醫者父母心、醫事人員的受袍從業誓詞,在在都是要求醫者在面對病家的苦痛時,必須放下成見,只為解除病家的苦痛。所以我們常常看到或聽到說某位外科醫師就算健保給付給的摳門,還願意留下來開刀只因為想看到病人康復後的笑容;就算下班時間已到,正在執行醫療業務的醫事人員仍然會留下來繼續完成,而不是兩手一攤的說:「我時間已經到了,等下一位再來接手完成吧!」

商業上的供需法則根本無法解釋,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供給,為何還是有人傻傻願意持續提供服務?也無法一勞永逸的解決參雜道德因素的醫療供需問題。

因此健保衍生出來的人性問題,只能從人性救。

利用健保的制度徹底建立「家醫制度」與「分級轉診制度」。一個人生病,如果沒有經過診所、區域醫院、地區醫院……層層轉診,而是直接到教學醫院就診,但是診斷結果是基層醫療院所可以處理的,那麼病人的醫藥費全額自付,健保不給付。

如此一來,民眾面對金錢可能大量損失的情況下,才不會貿然往大醫院急診衝,而會就近到認識的診所先做初步的診療,再進一步諮詢家庭醫生意見是要就地解決,還是病情不單純,往上轉診。這樣,教學醫院才會真正是診治急重症的病人,而基層醫療院所接收大量慢性、輕症的病人,這樣才是正常的三角形。

今天醫療崩壞,並非一朝一夕就形成,因此我們要拯救即將崩壞的醫療,也不可能一蹴可幾,要從根本上砍掉重練(但是代價我們承受得起嗎?)或是慢慢一點一點的保本固元?一點淺見,讓大家參考討論。

Photo Credit:  tenz1225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tenz1225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