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學英文更重要的是…先學會跟世界社交與溝通:下次讓孩子自己跟醫生說哪裡不舒服

比學英文更重要的是…先學會跟世界社交與溝通:下次讓孩子自己跟醫生說哪裡不舒服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溝通與社交是那個階段最重要的事情了」,另一個老美接著說,「那時候跟老師建立起來的情感(bond)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正因為北美這邊是一個強調溝通與社交的社會,只要能用他們習慣的方式跟他們溝通,很直白有自信地表達自己,不要讓人家猜測,你很容易深入地跟他們打成一片。

作者:Winston Chen(台灣工程師的矽谷故事

上個週末,筆者跟一票老美去柏克萊吃北京烤鴨,在那觥籌交錯,擺滿珍饈的10人座原木桌上,筆者的老婆發揮人來瘋的精神,把場面炒得好熱,天南地北的議題都拿進來討論。

在場坐著一個當地小學老師,負責小學一年級的教育。

「他們現在在學校學什麼東西啊?」人來瘋問了,想說答案不外乎是語言或是數學那類的東西。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老師不假思索的回答了:「溝通與社交啊。」

「溝通與社交是那個階段最重要的事情了」,另一個老美接著說,「那時候跟老師建立起來的情感(bond)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腦中彷彿被一記悶棍打了一下,我咀嚼著他們的討論,這個回答有更深的文化意涵在。

前幾年讀過一本加拿大人寫的書《異數》,書中提到了兩位絕頂聰明的天才。一位因為從小環境不好,沒有人教他如何跟人進對應退,儘管天資破表,卻在現實社會屢屢遭受挫折,從沒有從社會那裡取得發展自我的資源,最後隱居鄉間,過著孤芳自賞的生活。

另一位天才是中產階級出身,儘管屢屢違法犯紀,但是卻能夠利用絕佳的人際技巧左右逢源,受到社會的原諒、認可與讚賞,平步青雲。

我想,這位老師的回答跟我讀到的這段有點關係。

我們小時候看醫生,大多是父母代為發言,跟醫生討論病情與診治的方法等等,《異數》這本書列出來的北美中產階級的教育方法卻不是這樣。

開車前往診所的時候,北美中產階級父親或母親會先給孩子作心理建設,醫生等等應該會問些什麼問題,比如說哪裡不舒服,感覺怎樣等等的,同時也教導小孩子可以怎麼回答,等到了診所以後,大人們會讓小孩子自己跟醫生對話與討論,醫生主要的談話對象也會是小孩,然後才是父母。

北美的中產階級是這樣無時不刻的教育孩子如何跟社會相處,如何跟大人對話,如何適切的表達自我的需求與想法。難怪你在火車上,飛機上,酒吧裡,會看到他們一派輕鬆的跟陌生人搭訕聊天,到了一個全是陌生人的場合,也很快的能夠找到自己需要的資源,我們也會覺得他們從小就很獨立,有擔當。

反觀台灣教育,從小到大的決定大部分都是父母捉刀,面對世界,父母都會站在小孩的前方主導,由於疏於練習,跟陌生環境溝通能力從來沒有建立過,出了社會一切重新訓練。

你所不知道的溝通與社交

在硬體與代工的時代,我們只要向世界證明我們的良率比別人高,同一個規格,我們的成本可以更低,或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快。但是到了品牌,軟體,與服務的時代,考驗的是把問題轉化為產品的能力;考驗的是讓概念藉由各種管道,快速傳遞的能力;考驗的是把一盤散沙組合成一隻精兵的能力。以上三種能力,分別是「產品管理」、「行銷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全都是由溝通與社交組成。

不管產品管理如何發展,它的核心價值不外乎是把人類的需求轉化成產品的規格設計,並實作出來。你當然可以照著教科書上面的方式作問卷,用一大堆MBA量化的方法分析,但是在銅板的另一邊,質化的方法同樣也是不可或缺,而質化方法的基礎,基本上就只是跟對象好好的坐下來討論他們遇到的問題與解決方法。

行銷管理整個聽起來就跟溝通有很大的關係,筆者認為,其中一個最難的部分在於精準的表達出你想傳達的訊息。你可以花大錢,用各種管道傳達出很混亂的產品訊息,對公司整體幫助不大,或是精準的把所有的資源都投資在一致與有效的溝通訊息上面,然後 Just do it。

最後,一個人是沒有辦法成事的,你需要有你的團隊。於是問題來了,人家為什麼要聽你指揮?絕對不是因為你是創辦人或是官做得比較大,你需要運用絕佳的溝通技巧去傳達你所擘畫的願景,你必須要使出渾身的人際技巧讓大家跟隨你的步伐往前衝刺,沒有溝通與社交這兩項能力,根本不會有團隊可言。

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Denver

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Denver

然後,跨國、跨文化地作

現實是,台灣市場很小,很多產業如果只靠我們的內需市場,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就算全台灣的PC全都用宏碁的,也沒有辦法養得起宏碁這間公司。宏碁2013Q3 PC出貨量是666萬台,夠整個台灣1/4的人口換全新的電腦,但是宏碁2013整年是在虧錢的狀態,換句話說,不賣國外市場,就算全台灣每個人買一台,宏碁的PC ,當年度宏碁都沒有辦法轉虧為盈)。因此,我們如果要發展一個國際級的品牌或是服務,溝通與社交的對象也絕對不能僅僅是我們早就爛熟的台灣同胞,要在別人的市場成功,我們必須要能夠精通不同文化國籍的市場溝通與社交才行。

這其實非常困難。

筆者到矽谷工作的這段時間,發現如果不是從小就在當地生長的ABC,長大後,尤其是大學後才到這邊來的菁英們,很難打進這裡的主流社會。假日會跟一幫同是台灣來的朋友混在一起,如果當地台灣人少些,交遊的對象很可能就會加入中國人與香港人,人際關係鮮少延伸到市場的主流社會。

這些旅居矽谷的人各個爛熟英文,托福/GRE考得比美國人都還要高,所以這不會只是個語言問題這麼簡單。

連海外旅居人的人際關係都是如此了,更何況身在台灣的品牌與服務,想要打進海外市場,想要對海外的消費者溝通出自己的價值了。

看到這裡,你可以很草率的下個比檸檬還酸的結論:「這一定是因為文化歧視」,但是就我的觀察,這絕對不是原因。正因為北美這邊是一個強調溝通與社交的社會,只要能用他們習慣的方式跟他們溝通,很直白有自信地表達自己,不要讓人家猜測,你很容易深入地跟他們打成一片。

他們會先跟你單獨出來在酒吧喝酒聊天,慢慢開始邀請你到他們的家中,最後把你納入他們生活圈的一個部分,你會慢慢了解他們的思考邏輯,生活習慣。如果你是員工,你會知道怎麼在他們的文化下成功,如果你是創業家/公司,你會學到他們設計/衡量產品服務的想法。

台灣人才的硬功夫真的了得,基本上只要開好規格,哪種硬體軟體都可以做得出來。很可惜的是台灣內需不足以養活國際規模的大型公司,因此我們必須要向外走。向外走需要跨文化市場的溝通與社交,台灣本土家庭與學校的教育卻從來很少強調這兩個能力的重要性,更何況是跨文化的運作了。

所以,下次帶小孩去看醫生的時候,教他如何自己跟醫生說吧,讓他早一點開始練習跟世界的社交與溝通。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台灣工程師的矽谷故事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CC BY 2.0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