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農夫怒趕荷蘭熱氣球飛行員的啟示:觀光與農業、公眾與私人孰輕孰重

鹿野農夫怒趕荷蘭熱氣球飛行員的啟示:觀光與農業、公眾與私人孰輕孰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台東縣政府來說,發展觀光是補足財政來源不足的重要作法,但是在公部門卯足全力發展重要產業之際,私人權利是否也因此遭到傾軋,如何創造一個共好的發展環境,是所有相關人與單位需要思考照顧之處。

台東熱氣球嘉年華儼然成為當地觀光重點,甚至為台東縣創造了約25億的商機,但是很顯然當有人受惠之際必有人受害,有位農地位於熱氣球活動舉辦地點——鹿野高台附近的農友自稱是全鹿野對熱氣球降落自家農地的農夫,因為,「農夫沒有被公平對待。」

名為林義隆的農友在臉書上說明了7月3日早晨6點50分,他在自家門口收割後水田趕走一個想要降落的熱氣球,當時在熱氣球上的荷蘭飛行員以英文對他說他很不友善,林義隆則是回應:「是的,我很不友善。」

(編按:以上圖片為林義隆於2015年8月16日清晨所攝,當時熱氣球擬降落他的農地被趕走後,改去鄰居農地降落。)

台東的熱氣球嘉年華會自2011年舉辦,到今年已經是第六屆,林義隆的農地由於採行秀明自然農法,外觀看起來猶如雜草叢生,於是,2013年那一年他「長草的鳳梨園」首次遭到熱氣球降落壓壞十多株鳳梨,之後每年都會被降落一次。他曾經與台東縣政府、交通部民航局、以及負責營運的天際航空公司聯繫,但這些熱氣球相關單位包括卻始終沒有實際行動做出回應,屢屢遭到信件回函表示會處理、會訂立降落補償後就音訊全無。

他並舉例還有其他農地遭到熱氣球後勤車輛開入,把剛翻好鬆過的土壤又重新壓緊,也有部分案例是飛行員自行判斷以為沒有農作物就降落而壓壞農作物。

林義隆表示,他不反對熱氣球活動,也不反對熱氣球活動帶來的觀光效應,但他認為私人農地不應該無條件提供降落,他不是在乎幾百元或禮物補償,而是期待「心態上的公平對待」,期待「尊重私人財產的對待」。

台東縣縣長黃健庭曾經接受《今周刊》訪問時指出,該縣靠著熱氣球提振了當地觀光,一年約25億的商機,也因此創造了4,000個工作機會。為了做到熱氣球嘉年華這個每年固定在夏季舉辦的活動,甚至積極與中央部會協調修改台灣航空器法規,讓熱氣球能在台灣成為合法化的航空活動,也因此與國際熱氣球產業接軌,甚至得到德國熱氣球飛行員的讚賞認為當地水準幾乎要與澳洲坎培拉差不多了。根據主計處統計,台東縣2014年農業產值則是87億元。

目前台東鹿野高台的熱氣球搭乘分為兩種模式——定點飛與自由飛,其中定點飛是1,000元,但可能是影響到附近農地的自由飛模式,是以30分鐘9,000元為收費依據。根據《TVBS》2015年的報導,搭乘熱氣球在花東縱谷中飛行在2014年還是8,000元,但業者考量到營運成本,便在2015年調漲到9,000元。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