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性感」的歐盟大選:興致缺缺的公民,像參加一場主人沒被邀請的Party

「不性感」的歐盟大選:興致缺缺的公民,像參加一場主人沒被邀請的Party
Photo Credit: mark notar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性感嗎?歐盟重要嗎?四成出頭的冷感投票率已經說明,歐盟既不性感也不重要,不過就是五年一度的大拜拜。勝選政客若持續呼著口號、忽略制度系統化與透明化對選民的意義,那今天的新聞5年後還是可以拿出來用,一樣冷感也不重要。

這次歐洲議會選舉前,荷蘭出現了一支不到50秒的廣告,附帶一句口號:「歐盟不性感,但是很重要。

裡面有個大學女生艾瑪在自己房間裡書寫,而房間裡滿是范龍佩(Herman van Rompuy)的海報。口白邊說,「艾瑪很快就可以得到Erasmus獎學金,出國念書。」聽起來,歐盟這個金主的角色是真的很重要。

問題來了。范龍佩是誰?比利時籍的他,雖然身居歐洲理事會主席,又稱「歐盟總統」,但卻毫無存在感。這樣一個重要但神秘、市井間默默無聞的人物,肖像卻會被做成海報、貼滿一個普通女孩的房間,這就更詭異了。

歐盟自然很清楚,作為一個超級政治組織,就像范龍佩那張偶爾滑稽、多數時候無趣的臉,當然不性感,需要廣告才能吸引大家投票;但它也沒忘記自己的重要性,因為這關係到各個國家分配到的資源與利益。不過,如同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在歐盟議會裡嗆明,「范龍佩先生,你是誰?我們不認識你,而你卻是歐盟五億公民的領導人?」堂堂主席竟只能透過廣告中突兀的海報來展示存在感,似已預示這場選舉的結果。

五年一次的歐洲議會選舉上周結果出爐,也留下許多引人深思的影響,比如離奇的四成三投票率;但還有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疑歐派(常和排外主義、國家主義理念相近)席次大增。

一個結果、各自解讀,政客們紛紛發表自己的勝選宣言:歐洲人民黨(EPP)主席多爾(Joseph Daul)聲稱歐盟選民選擇穩定,自由與民主派同盟(ALDE)主席伏斯達(Guy Verhofstadt)說挺歐派獲勝,法國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主席雷朋(Marine Le Pen)卻說疑歐派贏了。他們說的,其實都只對了一半;沒有被提及的另一半——或者說超過一半,是沉默的多數選民。

歐洲議會黨團內的合縱連橫相當複雜,訴求也多如牛毛,容易引起選民混淆已經不是新聞。歐盟選舉投票雖然和國內選舉幾無二致、投給國內某一個黨即可,但該黨會與歐洲各國類似的政黨合作、成為一個更大的黨團,反讓人覺得該黨的影響力不只因為國家太多而減少,還因為跟其他黨合作而減少。如上述的EPP和ALDE黨團,都由各個國家內性質相近的政黨組成,有時一國甚至有兩個黨。而歐盟除了政黨與黨團外,還有各種委員會、議會和遊說團體,裡外交雜令人摸不著頭緒。

歐洲議會選舉中的競選海報,寥寥數字背後是簡化的系統與複雜的訴求/Photo Credit: William Murphy CC BY SA 2.0

選舉海報更充分體現了這個現象。海報中充滿各種直觀但混亂的口號,許多重要議題直接被簡化成「要」或「不要」,看得選民眼花撩亂。議題遭簡化或忽略不說,挺歐疑歐派在競選過程中不斷使用「多一點歐盟」還是「少一點歐盟」的二分法,更讓人心浮氣躁;加上媒體報導有限,來自布魯塞爾的資訊不夠,歐盟整體決策制度也不透明,連多數歐洲人都搞不太懂,自然無心投票。

既然制度龐雜、訴求又不盡明確,投票率只有慘淡的43.1%,也就不那麼意外了,投票率最低的斯洛伐克甚至僅13%。坐擁歐盟總部、投票率也最高的比利時,雖開出90%的高投票率,但這卻也是強制投票制催生的結果。這種制度只在少數的歐洲國家中出現,除比利時外僅義大利實施此制,但本屆義大利投票率也只有60%。

以荷蘭為例,歐洲議會選舉投票率更是逐屆下降,首屆曾有超過50%的榮景,此後卻一路下探到不及30%(1999年),今年總算略微回升到37%,但仍低於平均。

大多數國家都在周末投票,但英國與荷蘭有別於其他國家,總是在周四投票,捷克則很貼心提供周五周六兩天的投票日。非假日投票對結果是否有直接影響?這對荷蘭來說其實並不適用。荷蘭選舉通常都在周三,但國會選舉投票率卻動輒破七成,地方選舉則都有五成水準;英國也是類似情況,國內大選並非在周末投票,投票率也比歐洲議會選舉來得高出許多。可見議題、影響力的差異實質反映在投票率上。

除給人龐大複雜的印象外,歐盟議會也有許多惡名昭彰的草率畫面,最經典例子莫過於下面這個影片。

一分鐘內通過16項法案外、快速以「誰贊成、誰反對」帶過,進度通通趕完後主席不忘告訴議員們「好了,可以吃午餐啦,用餐愉快」,議員們紛紛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影片的內容甫一公布,即令許多人感到憤怒,除了氣議會召開所費不貲,還氣議會監督的失能。

某種程度上,這個選舉結果可解讀為多數歐洲公民覺得歐洲議會權力有限。其實,自從2009年的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後,歐洲議會的權力已有些許增加,比如在預算的審議上有更多空間,還有一般立法權的擴大。但除此之外,通常歐洲議會對外大多僅聚焦人權觀察和種族議題,對內只能局部約束歐洲理事會。也就是說,歐洲議會非一般意義的議會,而是監督機構,而這樣的機構是歐盟唯一一個直選機構。人民對這種大一統式的集體政治感到厭煩冷感時,右翼疑歐派自然也就趁勢崛起。

將本屆選舉反歐疑歐理念接近的黨團加起來,得票率近20%,這比例雖不高但仍不在少數。英國的「英國獨立黨」(UKIP)和法國的國民陣線在國內勢力都強壓其他黨派,但在歐洲議會裡兩黨的合作卻不是十分凝聚,能否發揮影響還有待觀察。除英法兩國外,匈牙利的Jobbik、奧地利的FPÖ、丹麥的DF、荷蘭的PVV也都屬這類不與他黨結盟的疑歐、排外與國家主義黨。這類政黨的集體崛起雖然分散,卻不容小覷;荷蘭PVV儘管在疑歐派普遍大勝的風潮下卻比上屆還少獲一席,但荷蘭外交部長Frans Timmermans已對整體結果表示憂心,認為這象徵排外主義的抬頭。

歐洲議會權限不足、對外資訊不透明,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只能審議和表決;表決又如同趕場,議員只是傀儡般的投票部隊,投一投好趕快去吃飯。這些畫面看在公民眼裡,根本提不起興趣投票。若將選舉比喻為舞會,當家的公民就像就像沒被邀請的主人,投票就像沒有人民的民主;倒是這回湧現了許多憤怒的公民投給疑歐派,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很多歐洲人對歐盟的興趣,似乎轉移到反面的出口去了。

歐盟性感嗎?歐盟重要嗎?四成出頭的冷感投票率已經說明,歐盟既不性感也不重要,不過就是五年一度的大拜拜。勝選政客若持續呼著口號、忽略制度系統化與透明化對選民的意義,那今天的新聞五年後還是可以拿出來用,一樣冷感也不重要。

Photo Credit:  mark notari  CC BY 2.0

Photo Credit: mark notari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