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陶傑談脫歐浪費時間,這樣分析脫歐才夠全面

聽陶傑談脫歐浪費時間,這樣分析脫歐才夠全面
Photo Credit: Tom Jacob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不乏評論人談論英國脫歐公投,以及脫歐後對全球政經局勢的影響,但分析有分層次嗎?有多少評論全面且可靠?作者對此提供跟進分析和全面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猜測脫歐公投結果,跟分析脫歐的利害得失是兩回事

有些人喜歡以競猜脫歐公投結果,來判斷我對「脫歐」的總體分析,這是不分層次的思維方式,必須知道猜測脫歐會否成事,跟分析脫歐帶來的影響及是非對錯,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層次;而且,我已三番四次強調,這次脫歐支持和反對的民調接近,沒人能斷定結果。我最後說沒有信心準確猜到,只是嘗試猜測一下,相比坊間不少人從來不會因為民調數據的變化,倒過來懷疑自己的判斷,不會動搖自己猜測公投的信心,心態反而沒有那麼客觀。最後所謂支持和反對脫歐,兩邊只是幾個百分點的上落,也無法排除部分選民的情緒波動。更重要的是脫歐本身的問題,我認為脫歐對英國乃至全球局勢也無好處,要爭論的人應該關注「這一點」。

英國人過半贊成脫歐背後的「三大對立面」

這次脫歐公投顯示英國重大的內部問題,有三大對立。其一是「城鄉對立」,像倫敦市民普遍支持留歐,而英格蘭不少人支持脫歐。背後原因主要是倫敦人希望有較多機會跟歐盟諸國做生意,脫歐後英國較大的銀行,極可能會將部分業務搬往法國的巴黎、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或德國的法蘭克福,相信這幾個城市在脫歐確實以後會很開心,得益不少。

其二是英國境內邦國的對立,英格蘭跟威爾斯傾向脫歐,而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傾向留歐,蘇格蘭近七成人主張留歐,而且蘇格蘭議會主席更聲言會阻擋脫歐議案通過,可見聯合王國之間的對立。蘇格蘭2014年公投「脫英」獨立之所以未成事,主要是當時不少國民要留英才能留在歐盟,所以最終主流民意仍不支持獨立。現在情況剛好倒轉,在英國公投贊成脫歐後,蘇格蘭考慮獨立才可以與歐盟維持關係,而北愛爾蘭則認為脫歐後與愛爾蘭做生意極為不便,也不滿公投結果,倒不如考慮加入愛爾蘭維持與歐盟的關係。

其三是年輕人與老年人之間的對立,多數的年輕人希望留歐,估計他們較有國際視野,與香港年輕人看國際問題剛好相反;而老年人則多數主張脫歐。最有可能是英國年輕人希望在歐盟諸國保留發展機會,假如不久之後到其他歐洲國家工作需要簽證,感到非常麻煩,現在也有不少英國人在歐盟各國工作。至於老年人的想法,我暫時無法判斷真偽,他們說老年人依然懷緬大英帝國昔日光輝,所以國內問題與排外情緒掛勾。另一點也許較為確切是老年人需要更多福利,如果東歐人與英國人共享醫療服務,無論排隊和其他福利問題,都會為老年人帶來一定情緒反彈。

陶傑稱留歐會令人湧往英國「搶福利」,有讀新聞也知胡說八道

說到這裡,我想起陶傑談脫歐公投時胡說八道,他說必須脫歐其他歐盟國的人才無法取得英國福利,簡直荒謬之極。早在舉行脫歐公投之前,本年2月卡梅倫已和歐盟有新協定,假如最終英國公投後仍然留歐,歐盟國移民英國或工作已不能取得英國人福利,所以即使最終留歐,對英國人的既有福利已無影響,稍為有看新聞報導也不會如此「亂吹一通」。

好了,一旦英國在公投後決定脫歐,須啟動《里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第50條,有一系列脫歐的程序和限期要遵守,過程快則兩年慢則七年。遠的不說,最近卡梅倫已半拖延脫歐,10月正式辭任首相,留待英國人選出新首相,到時他自行決定是否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這樣已有四個月或以上的時間緩衝。

若新首相真的決定啟動脫歐程序,英國才開始兩年與歐洲進行漫長的談判和安排,像離婚也要詳談分身家和其他事情,英國脫歐後與歐盟有怎樣的政經關係等等,要談好細節絕不容易。例如,究竟英國是否仍然要參與歐盟「共同市場」(共市)?如果要留在歐盟共市又不屬歐盟成員國,這是極為複雜的談判協議,若兩年限期仍談判無果,取得27個歐盟成員國同意或許可以延長數年。即使前後大約三年談好脫歐後安排,那不過是談好各國同意的做法,最終還要分階段落實政策,並不是一談好便隨即開始,極有可能五年後英國才正式開始脫歐後的關係。

脫歐後英國仍要守人權法,其他經濟合作無法取代歐盟

還有,別以為英國脫歐後甚麼東西都不用遵守,照樣要受《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ECHR)和歐洲人權法院約束,不是英國日後喜歡排外就甚麼底線原則都不用遵守。又假如英國只想與歐盟維持「共市」方面的經濟關係,英國同樣需要像挪威一樣支付費用(挪威年付近4億歐元),同樣要守歐盟共市的種種規條,歐盟成員國卻不會有任何互惠利益給予英國,英國只是開啟一段單向懇求歐盟給予共市交易的關係,而脫歐前英國本來有一半生意與歐盟共市交易。

可想而知,只要理性地看英國脫歐後的影響,我不知道英國人是否願意重回繳付貿易關稅和工作簽證的日子,因為英國若選擇鮮明的獨立外交,她又不屬《神根公約》的成員國,自然也無法享有神根公約成員國免關稅和自由流通之利。

有些人說,英國脫歐又如何?大可跟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形成新的政經共同體。這說法極度幼稚,英國若結成這種聯盟,大家合起來的人口只有近五千萬人,怎能跟數億人口的歐盟相提並論?已別說歐盟各國地理位置相近,這個新聯盟國各自遠在天邊,完全沾不上取替歐盟之說。如果說世界總體經濟實力,歐盟GDP加起來足以稱為最大經濟體。英國如重回數十年前英聯邦的做法,怎可以跟現在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捷克等國聯合的經濟實力可比?

又有人說,如果英國人「終於」明白了脫歐對自己不利,再次重新公投是否可行?這當然不可行,一旦可以短期內就相同議題重新公投,下一次英國人公投結果是留歐,那麼原初支持脫歐的人再次要求公投,就無法拒絕,如是公投來公投去,何時完結?要以民意推翻這次公投決定,必須有方法確實有七至八成國民,壓倒性決定留歐,不再反悔,要如此確實民意,又至少要調查操作數年才能說服全英國人。更可能是英國脫歐後種種不良後果浮現,才會出現所謂反悔的公投出現,重新公投短期內根本不可能。

然而最黑色幽默的是,蘇格蘭聲稱可以反對脫歐,嚴格上並不可以,她只能尊重公投,盡量在未來英國與歐盟簽訂新關係的細節時提出反對,這樣做不見得有利,更可能是舉行脫英公投。說到底,英國沒有辦法制止蘇格蘭與北愛爾蘭自行發動脫英公投,這才是她們不想脫歐又最有機會作出的反應。

【附:英國脫歐公投全面回顧】
在英國親身聽取當地人對脫歐看法

在英國公投脫歐之前我身在英國,期間也去了蘇格蘭愛丁堡,碰上一部分居英華人,他們跟我說贊成英國脫歐,那時我警惕自己碰上的人,可能有取樣的偏差,究竟有多少代表性必須有所保留。不過我亦留意到一點,就是居英華人按道理主張保持現狀,不想有太多變化,所以碰上的華人幾乎一致跟我說贊成脫歐,不得不令我驚覺這次脫歐的支持度非常之大。

首先,數十年前英國首相威爾遜決定加入歐盟共市後,在1975年舉行過公投表態去留,結果當時英國人普遍支持留歐。相隔數十年以後,英國人在公投中以51.89%比48.11%贊成脫歐,這個結果背後有兩大理由。第一大理由,英國人不滿移民為國家帶來問題,英國雖非神根公約成員國,但根據歐盟成員國規定,歐盟成員國公民可以自由流動,28個成員國之間可以四處居住和工作,也可享有該國公民等同的權利與福利。

據指波蘭人在英國工作約有百萬人,歐盟成員國公民在英國工作和居住,大概涉及數百萬人。有部分英國人表示害怕移民會奪去原國民的工作,另外是怕分薄了他們的福利,或使英國人面臨加稅。我聽了這些說法之後,比較懷疑是後者。基本上英國人沒有因為移民問題需要加稅,卡梅倫管治之下未曾出現。那他們的福利受衝擊嗎?如果英國人有需要接受醫院專科治療、做手術,便需要排期,多了東歐人同樣可以享有英國醫療服務,英國人認為這樣排期會延長不少。可是,當我詢問抱持這種意見的人,有沒有評估過延遲了多久接受醫療服務,他們又無法說出來,但是,無可否認這是脫歐派立場的重點之一。

我還聽到一個說法,英格蘭學生到蘇格蘭讀書,或蘇格蘭學生到英格蘭讀書,他們都要付約九千鎊學費,可是,從歐盟成員國來的學生卻毋須付學費,這些事例加起來令英國人感到不公平。

第二大理由,批評歐盟組成並不民主,像香港一些大學生會上年「退聯」的情況,歐盟的制度凌駕於英國主權,英國不少政策或法律要跟歐盟規條。譬如歐盟決策主要分四重,第一重經過各國元首會議,第二重各國代表組成委員會制訂政策,第三重交由28國部長會議決定細節,第四重由歐洲會議通過。這樣的情況有些像傳統中國大一統帝國,中央離地方很遙遠卻決定一切地方事務,英國人感覺地域民主的訴求在歐盟體制之下無法反映,反而必須接受歐盟的種種決定,猶如凌駕英國主權和民主程序(至少有所削弱)。

另外,還有錢方面的理由,英國需要津貼數億英鎊予歐盟,用以接濟較貧窮的歐盟成員國,一些英國人認為倒不如將這些錢用於改善國內房屋政策更好。

正是上述英國人的一些重要想法,塑造成普遍脫歐的情緒,奠定了公投脫歐的結果。

脫歐之後預估對英國經濟影響

脫歐之後,估計英國會有不少業務轉移到歐盟成員國發展,另外英國勞工市場在脫歐後也會有明顯變化。這次公投可謂卡梅倫的一次「豪賭」,之前一次公投豪賭贏了蘇格蘭「留英」,成功壓倒保守黨內反對聲音,這次重施公投,結果事與願違。我認為卡梅倫這樣做相當冒險,他大可以將之前跟歐盟商議的新協定提上國會通過,根本毋須賭上自己和英國短期的政治前途,只是他太想以公投壓倒黨內疑歐派的聲音,終於輸掉要付出政治代價。保守黨內大概有四成人贊成脫歐,其餘六成人只會怪責卡梅倫為何用上公投手段試驗留歐立場,相信很快英國黨派之間就首相一職會展開激烈的競爭。

至於對英國經濟的總體影響,英國與歐盟的生意往來佔英國市場的一半,反之,歐盟市場中英國的角色只佔數個百分點。所以英國脫歐對歐盟實際影響,是心理衝擊多於即時的經濟衝擊,因為英國脫歐令全球懷疑歐盟是否能夠長期持續,為何不會分崩離析,歐元(歐羅)體系會否瓦解等等,這些都是一系列對市場信心動搖的因素。

綜觀人類歷史,罕有出現許多主權國聯合起來使用同一貨幣。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英國強勢,英鎊相當流行,接下來世界由美元主導,致使一些小國弱國,索性與美元掛勾,而非美國但直接使用美元的國家極少,歐盟正是在沒有同一主權大規模使用同一貨幣的創舉,現在英國脫歐使歐元終於面對更巨大的影響。

歐元體系一向以來都有各大問題。第一是歐盟成員國各自的通貨膨脹、議會、負債情況非常不同,當初歐盟之父(開國元勛)認為成員國只要不超過某赤字警戒線,保持一定利率穩定等等,都可以使用同一種貨幣。可是,成員國一直以來都屢有犯規,甚至連德國有時赤字也超過一定GDP預算限額,再加上英國脫歐,未來歐元作為舉世第二大的流通貨幣會否終止,這的確是市場的疑慮,英鎊大跌是短期可預計的事(可能自80年代以來跌至新低位),但長遠歐元的前途無法簡單預料。

歐盟似乎越見不穩,倒令美元和日元走勢強勁,這是環球對歐盟危機反應最明顯的徵兆。歐盟未來開各國元首會議,必定嚴厲正視英國脫歐,不會寬容對待,因為恐怕其他國家「有樣學樣」,加速歐盟瓦解;而且,歐盟會加強歐洲化,透過一些政策更團結關係。

脫歐後對香港經濟影響,特別是對李嘉誠有何影響?

那麼脫歐公投有結果之後,對香港有何影響?恆生指數隨即跌了數個百分點,這樣的跌幅背後有其實際根據,不純粹是心理因素,因為香港部分公司在英國有資產,當然是以英鎊計算資產值,一同跟隨英鎊跌勢貶值,自然最快在恆生指數反映。最明顯的事例,匯豐、渣打銀行在英國擁有資產較多,股價跌近10%。但我並不擔心匯豐銀行受很大影響,因為他們對脫歐早有準備,國際大銀行會做好外匯對沖,他們的英鎊資產和負債大致相等。譬如他們在英國資產有30%,當中跌了20%,那麼資產值跌了約6%,而沒有其他市場風險。

至於長和系有多少資產在英國?之前他們改組時我初步計算過,將錢藏在不同公司,如長和系、長江基建、電能等。在過去七、八年,他們大力投資在英國的公共事務,例如水廠、電廠、電訊網絡,這類屬於基建業務大約有7%至8%回報,他們用了槓桿原理來增大利潤。

有人曾經計算過長和在英國總資產值約有四千億人民幣,另外,他們將原本長和系的負債變換收藏起來,透過變成「聯繫公司」(Associated company)處理掉。譬如他們投資100元在發電廠,便找些外人佔20%至30%,李嘉誠自己再佔20%至30%,令長和佔不足五成,便因此成為聯繫公司,這樣負債不會計算在內。有人估計長和這樣將債項轉化的數額大約有數千億人民幣,如此,將長和系、李嘉誠基金再加外人份額,合起來在英國的總資產值達過萬億人民幣。

若他們作為一間香港上市公司,有一萬億(人民幣)總資產值在英國,一旦貶值兩成相當於蒸發了兩千億。如果債務同時以英鎊計算,便會互相抵銷。總之,粗略評估長和在英國總資產值大約失掉四分之一左右,假如英鎊持續下跌,損失也不斷擴大。又假如英鎊急跌四成,李嘉誠還挺得住嗎?長和會被人要求拆放嗎?至少信貸評級將被大幅度降低。

當初我知道李嘉誠將大部分資產轉往英國,我已強調絕非好主意,尤其投資在英國公共業務絕非好選擇。假如你問我是否應該將資產仍然放在香港,我的確認為這樣做是必須的,在中國撤資正確,在香港撤資則愚蠢。

問題巨額資產不放在英國、中國,可以怎麼辦?我固然認為李嘉誠做生意比我聰明千倍,但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我還是有些意見分享。李嘉誠應該在美國設立投資總部,處理全世界的重要投資,以他的名聲及向來的投資策略,再加上做好一系列對沖,相信管理這大筆資金遠沒現在那麼麻煩,他決心要做我估計會做得很好。我對李嘉誠的眼光還是有信心,但李澤鉅是否也有如此眼光?難說。

總之,投資英國公共業務是不智之舉,根本全世界富豪難以倚靠投資公共業務賺大錢,回報也十分微薄。投資英國面臨一系列外匯風險、利息突然升高等問題,還有政治變動,像地鐵加價總有許多國民反對,這些都是當初我偏向不看好李嘉誠將資產轉移英國的原因。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蕭若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