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厚復古新辣味:嗆辣紅椒新專輯《The Getaway》值得你期待的理由

濃厚復古新辣味:嗆辣紅椒新專輯《The Getaway》值得你期待的理由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The Getaway》是Red Hot Chili Peppers新世紀的經典,無疑是言過其實,但這張專輯確實帶來了不一樣的元素這對成團三十多年的老團來說,實屬不易,給了人們可以期待的理由,能在多年之後擁有這樣的理由,對死忠的樂迷即已足夠。

即便是Red Hot Chili Peppers最死忠的歌迷,也不得不承認,這幾年樂團正在走下坡,從1999年《Californication》之後,RHCP的歌曲就逐漸陷入一種莫名難言的哀傷氛圍之中,特別是由主唱Anthony Kiedis歌聲所構成的旋律線,總是帶有化不開的憂傷。低吟的比重也漸漸壓過了Rap。

前期的代表作《Blood Sugar Sex Magik》裡頭,〈Give It Away〉、〈Suck My Kiss〉類型的歌曲越來越少見,成為偶一出現的靈光一閃;類似〈Under the Bridge〉路線的歌曲起來越多,而且還是更收束、低落甚或廉價的版本,更不用說早期那種生猛的惡搞姿態了。定期四、五年左右發行新專輯,早已令人不期不待,沒有驚喜,只剩或大或小的餘溫。

2009年吉他手John Frusciante的二次離團,幾乎是致命的一擊,一方面是Frusciante個人的個性和音樂風格,本來就偏向小眾,和RHCP那種大團式的運作格格不入;另一方面也間接證實了RHCP在音樂上的僵化和暮氣,已容不下Frusciante那種充滿無拘無束的創作力。

AP_19914149972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嗆辣紅椒樂團在德國紐倫堡「Rock im Park」的演出,由左至右分別為貝斯手Flea(Michael Balzary)、鼓手Chad Smith、吉他手Josh Klinghoffer。

接替的吉他手Josh Klinghoffer與Frusciante是好友兼音樂上長期合作對象,兩人演奏互有影響,和RHCP亦長期合作。或許關係太密切,在2011年專輯《I'm with You》裡的表現,像是Frusciante沒有靈魂的替代,就像一位搞不清狀況臨時被抓來的代課老師,無法給學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正當覺得可以放棄這個樂團的時候,於今年發行的新專輯《The Getaway》,一口氣推翻了這幾年的失望,展現出不可思議的能量,宣示著他們回來了,還有作出驚豔好音樂的能力。

別誤會了,並不是說我們又能見到了上世紀的RHCP,旋律憂傷的主調依舊,貫穿專輯內多數的歌曲。讓這些歌能有所不同的,竟然是在上張沒有什麼表現的Josh Klinghoffer,他的吉他得到更多發揮和舒展的空間,以豐富的變化和多樣的音色,填補了旋律上的制式氣氛,替每一首歌注入了全新的活水,讓Kiedis不再自溺地呻吟,重新讓人們想起貝斯手Flea和鼓手Chad Smith所構成的節奏組是多麼穩定的強大。Klinghoffer終於將他身為一位吉他手的獨特姿態,呈現在世人面前,並以此獨特的姿態,賦與了樂團新的樣貌。

在這張專輯之後,Klinghoffer終於可以真正被視為Red Hot Chili Peppers的一員,樂團也正式進入Klinghoffer的時期。

開場的同名單曲〈The Getaway〉是近期RHCP的常見的風格,在2006的專輯《Stadium Arcadium》裡有過淋漓盡致的表現,說明了樂團創作主軸的延續。然而,從第二首歌〈Dark Necessities〉開始,這聽似熟悉的RHCP,有一些不同的元素和生命力滲出,這首由Flea的Bass為主導的第一首單曲來說,Klinghoffer以極為內斂的方式,改變了整首歌曲的慣性。

這張專輯裡我最喜歡的是〈Goodbye Angels〉,Klinghoffer的吉他挑大樑地撐起這首歌,表達出面對死亡的複雜情緒。〈Detroit〉、〈This Ticonderoga〉就是吉他的個人主秀,逼著樂團跟上他的腳步。〈The Hunter〉裡,Klinghoffer則同時肩負起吉他和Bass的演奏,Flea改負責小號的吹奏,以RHCP少有的迷幻氛圍,講述著身為人子的感悟。

能有那麼大的轉變,幕前的英雄如果是Josh Klinghoffer,那麼幕後真正的推手便是年僅38歲的製作人Danger Mouse,這位英美音樂界的新星,取代了長期合作的Rick Rubin,在不變動樂團風格的情況下,帶來細部的空間分配和巧思,並共同參與了數首歌的製作,與RHCP一起帶來新的音樂質地。

AP_07013104044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嗆辣紅椒新專輯找來製作人Danger Mouse(Brian J. Burton),他也是愛黛兒新專輯《25》的製作人,曾獲得5座葛萊美獎、1座金球獎。

這種質地,在我聽來有著濃厚的復古味,譬如〈Dark Necessities〉中段,兩分半突然加入的鋼琴聲響,給人上世紀60、70年代的古樸實驗感。最後一首歌〈Dreams of a Samurai〉,六分鐘左右的長度,這在RHCP的作品雖非沒有,但仍屬少見,營造的出來的層次和厚實感,卻是前所未有的,甚或帶有些許Psychedelic/Space Rock的前衛味道。

和Elton John、Bernie Taupin這對傳奇創作組合合作的〈Sick Love〉,更是復古調性的好例子,在錄製過程中,團員發現這歌有點像Elton John的〈Bennie and the Jets〉,於是詢問Elton John要不要一起合作,結果一拍而合,John本人還主動演奏鋼琴,兩組人馬合力打造的了21世紀版本的〈Bennie and the Jets〉。

這或許只是件小軼事,似乎也間接說明了,對樂團和製作團隊,這次能「更新」的背後,在自覺或不自覺的情況下,多少是以「復古」為出發的。

如果說《The Getaway》是Red Hot Chili Peppers新世紀的經典,無疑是言過其實,但這張專輯確實帶來了不一樣的元素,產生了正向的變化。這對成團三十多年的老團來說,實屬不易,即便日後證明了僅是曇花一現,但都給了人們可以期待的理由,能在多年之後擁有這樣的理由,對死忠的樂迷即已足夠。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