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小島上,已知僅餘一對野生「山雞蛙」團聚

加勒比海小島上,已知僅餘一對野生「山雞蛙」團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項動物保育計劃,近日讓在加勒比海小島上已知僅存的兩隻山雞蛙團聚,希望牠們能夠順利繁殖。

位於加勒比海的蒙塞拉特島上,科學家發現到的野生山雞蛙(Leptodactylus fallax,別名mountain chicken)僅得兩隻——估計全球在野外生活的也不超過100隻。

瀕臨滅絕的山雞蛙

山雞蛙是世上最大型的蛙類之一,雌性成蛙可長至22厘米長(雄性體積較小)。在多明尼加共和國,山雞蛙曾經被視為「國菜」,據說其蛙腿多肉、吃起來像雞肉。90年代末期,該國開始禁捕山雞蛙,但於2001年又開放3個月的「捕蛙期」,直到2003年才全面禁止。

牠們的數量受到過度捕獵、棲息地縮小以及火山噴發影響,因此不斷減少。人類引入的污染,例如除草劑Gramoxone以至排放到附近淡水水域的垃圾,也可能影響山雞蛙存活。另外,經人類進入當地生態系統的哺乳類動物,如野生貓狗等,同樣會威脅到其數量。

原本牠們生活在若干加勒比群島東部島嶼,現時只餘下多明尼加及蒙塞拉特島。而最為威脅山雞蛙的,是造成全球大量兩棲類動物死亡的壺菌病。自從蛙壺菌在2002年進入多明尼加後,當地山雞蛙幾近滅絕。2009年蛙壺菌又入侵蒙塞拉特島,使其數量暴跌,由數以萬計減至只餘200隻左右。

山雞蛙復原計劃

由於兩個島上均沒有原生的哺乳類動物,山雞蛙基本上是頂級獵食者。據當地農夫所言,山雞蛙數量大跌後昆蟲增多。山雞蛙在這兩個島內,不論文化上抑或生態上均非常重要。

因此科學家及保育人士推行配種計劃,希望能把牠們的數量復原。

蛙壺菌在蒙塞拉特島蔓延後,保育組織就把50隻未有染病的山雞蛙被運至各個動物園,成功繁衍後代,一旦牠們在野外絕種,這些人工飼養的山雞蛙就成為其種族的安全網。

2011年起,4組人工繁殖的山雞蛙於蒙塞拉特島放生,為監控其情況牠們的皮下均植入無線電裝置,不過最後電池都已經用完。

讓牠們團聚

就科學家所知,壺菌病傳播開去後,蒙塞拉特島上目前只餘下健康的兩隻山雞蛙,一雌一雄。牠們生活在一個雨林中,出沒地點相距700米。雄性山雞蛙過去數星期一直發出求偶叫聲,但一隊保育專家在經過10晚到場視察後,擔心他們無法找到那隻雌性的山雞蛙。

最後當地一名工作人員Jeff Dawson找到牠︰「牠就坐在水流一旁,那畫面非常精彩,也令人鬆一口氣。」Dawson是Durrell野生保育基金會的兩棲類計劃經理,更是山雞蛙復原計劃的主管。

其後,保育人員捕捉了那隻雌性的山雞蛙,量度數據及檢查健康,然後放到雄性山雞蛙所在地。牠首先在一個帳篷內,讓牠適應新環境。一小時後兩蛙相遇,帳篷緩緩打開,讓牠們決定何時離開。Dawson表示,當他們離開現場時,聽到令人鼓舞的溝通叫聲。

未來數星期,動物學家以及攝錄機將會繼續監察牠們的去向。他們擔心雌性山雞蛙會回到原有的居住地點,不過Dawson認為,現時兩蛙的居住點有大量自然及人工的窩洞,也有穩定的水流及大量食物,所以牠們不太可能離開。

或有助兩棲類對抗疫症

Dawson說︰「牠們現時有機會繁殖,假如當時我們任由牠們留在原地,可憐的雄性山雞蛙就只能夠坐在那兒,每晚呼叫但無蛙聽到。如果牠們能夠成功繁殖下一代,對復原計劃而言是非常好的消息。」

他又解釋,是次配種對於保育計劃而言非常重要,因為假若牠們都對疾病有一定免疫力的話,可能遺傳至下一代,有助對抗壺菌病。

未來一年,保育團隊會建立半野生環境,讓人工繁殖的山雞蛙棲息。在該處他們會嘗試改變環境,並協助山雞蛙在野外面對壺菌病時能夠存活。Dawson認為,從更廣闊的層面去看,了解這種蛙類如何復原,對於理解兩棲類如何面對壺菌病非常重要。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