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保持你的警戒與懷疑! 網路醫療資訊的使用提醒

永遠保持你的警戒與懷疑! 網路醫療資訊的使用提醒
Image Credit: Klaus Ohlenschläger / dpa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一名魏姓大學生,利用搜尋網站「百度」尋找醫療資訊,未再查證所選擇的就醫對象及其宣稱治療方式的訊息,誤入排名競價的醫療行銷商業模式,因耗盡費用卻得到無效治療而逝世。一個理應對網路資訊查詢不陌生的大學生,卻仍在病情陷入絕望時,選擇相信未經查證的訊息,那就更遑論一般人在面對醫療專業上,所產生的資訊不對稱。

文:陳明晃(台灣醫務管理學會理事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系博士班)

日前,中國一名魏姓男大生罹患「滑膜肉瘤」,透過中國最大的搜尋引擎「百度」,尋找就醫相關資料。看到網站上的資料推薦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魏姓男大生遂前往接受治療。在花費重金、歷經多次化療後,其病情不但不見起色,反而出現惡化。後來他才知道,其實網頁資訊所提供的「生物免疫療法」,早已被歐美淘汰。

在醫院從事醫務管理工作,常會被人詢問:「我要掛那一科?」「某一科那個醫師比較好?」「我聽說某個醫師病人很多,醫術不錯,你可不可以幫我?」「聽說此疾病有新的治療方法,你們醫院有沒有這種技術、設備?」

醫療診治有普遍性也有個別性,初期人們對症狀或疾病的模糊概念,在擔憂下總會希望找到曙光方向;但在不確定的風險中,我們收集的訊息如何產生信任的基礎?

中國一名魏姓大學生,利用中國最大搜尋網站「百度」尋找醫療資訊時,依排行順序所呈現的搜尋結果,未再查證所選擇的就醫對象,及其宣稱之治療方式的訊息,誤入排名競價的醫療行銷商業模式,因而耗盡費用得到的卻是無效治療。

一個理應對網路查詢資訊不陌生的大學生,卻仍在病情陷入絕望時,選擇相信對方治療方法的說詞,那就更遑論一般人在面對醫療專業上,所產生的資訊不對稱。這是現代社會的新議題,網路在就醫及自我照護方面,提供了哪些便利、價值?大數據能提供有品質的指引嗎?專業網站所提供的文獻或專有名詞的陳述,一般民眾如何理解?所形成的資訊落差,是否真能為有需要的人帶來幫助?

網頁資訊出現的先後順序,和專業度及正確性不一定相關

網頁上資訊出現的先後順序和專業度及正確性並非直接相關;網路上的「知識」和「回答」,不但內容不一定是真實的,有時網友的推薦也有可能造假。個人病症是否可以直接對號入座,這是使用網路查詢時需要破除的迷思和避免的陷阱。網路醫療資訊的安全性及正確性,將隨著資訊系統及通訊全球化的擴張,迅速改變人們對醫療照護的態度。

當人們習慣於利用搜尋工具,獲得的資訊即使提供者有具體署名,但資訊的正確性仍應以登載的網站是否具公信力作判斷,例如醫院的網站、政府公部門,或醫療相關學會等網站,因此網路虛擬世界應與被認可的實體搭配才能相輔相成。

照理說,網路的便利性為有需要的人來說,提供了另一個選擇,人們可以比較他們所獲取的資訊。然而實際上,一般大眾無法跨越醫療專業知識的鴻溝,有人因徹底研究而與醫師討論病情獲得痊癒,但也有人因誤信或誤解而耽誤就醫。

網路醫療資訊僅供參考 仍須尋求醫師的專業協助

同一種疾病有時有各種不同的醫療模式,醫生通常會就他的專業判斷,為病人選擇適用的醫療模式,這不是一般人的常識可以做正確判斷的。病人最終還是應該請教專業的醫生給予專業的建議。例如:乳癌的治療,依疾病的類型,年齡,乳癌的分期等不同的因素,而有不同的治療方式,例如:手術、化學治療、放射治療、抗荷爾蒙治療等。某些查詢到新發表治療技術所宣稱的效果,也要請教醫師就病況是否適合此治療方式。

網路可以提供病人更完整而多元的資訊,或對各種醫療模式的效益和副作用有更多的了解,進而改變過去完全聽任醫生專業而獨斷的判斷,使病患對自己的身體有更多的自主性,有機會和醫生討論自己的病情及處置方式,這是網路的好處。幸運的是,台灣的醫療制度、醫師養成、健保制度、就醫的便利性,讓台灣的實體醫療具可近性及低費用。

高素質的醫療從業人員,提供民眾極高的保障,再加上評鑑對照護人力比的嚴格監控,和各項品質及病人安全各方面的條文要求,對民眾的就醫形成重要基本保障。醫療資訊的網路世界仍需有良好的實體服務,及對實體服務的品質把關才能支撐。

而實體的把關也是讓不善使用現代科技的人,有其醫療上的保障。最近聯合新聞網的報導提到:網路已發達,但為何路邊違規小廣告仍滿街張貼?因為買得起房產的多是上了年紀的長輩,不會用網路。同樣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這些醫療的主要使用者,高齡者沒有網路資訊搜尋的使用習慣,大多依靠街坊鄰居或親朋好友的熱心介紹,認識的人口耳相傳仍具影響力。畢竟,傳遞信息的人是實體,還是會有道義責任的心理負擔。

無論獲取訊息的管道如何,對訊息過濾掌握的敏感度,或許每個人的學習管道與方式不同,但認真理解,想清楚,問對問題,尤其對所收集到的資訊進行交叉比對,尋求第二、第三意見,仍需靠自己負起責任付出心力。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