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賣仔到上市公司老闆——翠華李遠康就是多行了這「一小步」

從外賣仔到上市公司老闆——翠華李遠康就是多行了這「一小步」
李遠康|Photo Credit: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翠華主席李遠康,11歲時失學做「外賣仔」,到底如何廿歲出頭就當上大廚,後來更成為上市公司主席?

文:特約記者尚思勵、信報月刊總編輯鄧傳鏘

如果你11歲失學做「外賣仔」,那麼到60歲時做「廚房佬」很順理成章。61歲的翠華主席李遠康輸在起跑線上,但他從不怨天尤人,認為「有飯食、有衫着就是恩賜」。凡事比人行多一小步,多年來已跨越了一大步,當初穿梭上環碼頭的「外賣仔」,已成為身家數十億的上市公司主席。對於時下埋怨沒有出頭天的年輕人來說,李遠康示範了如何改寫命運。

飲奶茶見真章

怎樣去品評一杯奶茶?「不單是說好唔好飲就得,還要把它的質素仔細地形容出來,是否夠香滑?苦不苦?用厚杯還是薄杯?水溫幾多度?顏色怎樣?是否順眼?所謂色、香、味,是指靠眼、鼻、口去感覺,同品嘗紅酒一樣,光看色就知道濃淡,未飲就知道值幾多分。」在剛裝修完重開的中環翠華旗艦店內,康哥拿起那杯杯身印有笑臉圖案的奶茶解說,說罷呷了一口。

廚房出身的康哥,對於餐廳每一環節瞭如指掌,深明「魔鬼在細節」的道理,小至一杯奶茶、一杯檸水都有大學問,「我每天都會飲奶茶,如果某日感覺奶茶質素差了,連續幾日都是這樣,就知道是茶葉出了問題,可能受季節、產地影響。檸檬、茶葉都是有採購時間的,要經常關注。黑椒牛柳的黑椒有幾濃?牛柳要幾大?怎樣擺?一碟乾炒牛河落幾多両牛肉?幾多両粉?過往50年,這些已經設定在我的腦海裏。」

11歲做外賣仔

雖說入行逾半世紀,其實康哥今年才61歲,按聯合國的標準仍然是青年人,只是窮人孩子早當家,小時家貧,有七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三,父親在菜欄、果欄當苦力。最艱難的時候,沒有飯吃,沒有屋住,天冷沒有衫着,一家住在菜欄冷巷,附近周圍都是死蝦死蟹,臭氣熏天,有時甚至要靠別人在後門施捨一些吃剩的菜頭菜尾充飢。今日康哥已身光頸靚,貴為上市公司主席,憶述小時貧窮恍如隔世。

「那個年代沒有政府援助、福利配套,沒有工作、不拚搏就會餓死,所以目標很清晰,既然沒有條件讀書,為了生活就要工作。」父母不願意兒子放棄學業,無奈生活逼人,所謂近廚得食,做飲食業包食包住,又可學一技傍身,那個年代做飲食大概是最好的選擇。

11歲那年,康哥由媽媽帶到上環港澳碼頭對開的海安冰室見工做「外賣仔」,送完外賣之後,便在茶餐廳內偷師學做樓面、水吧。

謹記母親教誨,廿歲出頭當大廚

送外賣經常要在街上遭受日曬雨淋,但康哥從來唔覺辛苦,「那個年代,我們好珍惜一份工作,覺得有飯食、有衫着已經是恩賜。反觀現在社會富裕,年輕人不愁沒有工作,不用擔心生活。有些人可能到四五十歲,父母過身之後才發現要努力,但原來拚搏的黃金時間已經過去了。」

父母貧苦出身,沒讀過多少書,卻是明理的人,當年母親的教誨仍然深印腦海。「媽媽雖然沒有怎樣讀過書,但很聰明,很關心子女的教育,她教我們做人不要唉聲嘆氣、怨天怨地,她經常對我們說:『你今日有得食,應該對着太陽笑,不要常常抱怨誰對不住你,人人都要捱的,你這麼年輕怎能不捱呢?你應該要自己努力。』她又教我一定要尊重師傅,對年長的同事要尊敬,對同輩的同事要像兄弟般對待。」

康哥謹記母親的教導,明白多一分耕耘多一分收穫,上班從來不會看鐘做人,也不介意多做粗重功夫,凌晨兩三點便起身學搓麵粉,五六點跟師傅烘麵包。他先後做過侍應、水吧、餅房、廚房等多個崗位,很快便熟悉茶餐廳的大部分工序,廿歲出頭便當上大廚。

廚房向來講究論資排輩,像康哥這麼年青便做主管可謂絕無僅有,「很多人會質疑我憑什麼,你想想那時我手下都是五六十歲的大叔,個個都很有經驗,最年輕的是我,那我有什麼可以表現出來呢?除了工藝,就是以身作則。」

為了服眾,康哥對自己的要求特別嚴格,每天上班都很賣力,往往做到天昏地暗,回家倒頭便睡。曾經有一次,睡到朦朧時,感覺有人掹着他的腳趾,竟然是媽媽發現太污糟了,在替他剪腳甲。

錢是靠儲蓄回來的

過去人們看不起餐飲從業員,鄙稱他們做「廚房佬」,但康哥從來不會輕視自己的行業,「幹我們這一行,不會沒有前途,命運掌握在個人手上,雖說不像金融、地產,一入行很快就可以賺大錢,這一行要從基礎做起,穩打穩扎,一步步上位,建立自己的工藝、專業以及人際網絡。做一個主管,如果不是大洗,肯慳儉一年也儲到一些錢,若干年後也有上百萬,到機會來的時候,就可以發圍。」

「那時我連回家都會考慮是搭電車還是行路,年輕人要犧牲一些吃喝玩樂,才能儲到錢。」他批評現在社會講求物質享受,標榜消費主義,「未收工就想着到哪裏happy hour、卡拉OK、睇戲食飯,想着去哪裏玩,到那裏旅行!賺錢好辛苦的,隨意揮霍不會儲到錢,現在消費這麼高,即使每個月搵三五七萬,一樣可以耗盡。我們以前哪敢洗這麼多錢?」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

1989年「六四事件」前後,香港風雨飄搖,人心惶惶。三十多歲的康哥手上已經累積了一定資本,在行內薄有名氣。當時放在他面前,有兩個選擇:一、繼續當大廚,當時他的身價已經有月薪10萬元;二、接手蔡創波因為舉家移民而出讓的翠華餐廳。正當他仍在考慮之際,卻接到消息,蔡生已經把店舖出讓給別人,一般人聽到這個消息,會選擇埋怨不走運而放棄,但康哥偏偏行多了一步,他自己也想不到,這一步改變了他往後的人生。

「我記得那天是中秋節,我因為遲了一天答覆蔡生,結果舖頭已經頂讓給別人。我知道後真的很不開心,於是打電話給太太,問她去不去澳門行下,當是散心。當時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說不去了,那時家裏沒有做節的習慣,我根本不知道是中秋節,一個人上了巴士。經過太子道東時,想起翠華就在附近,便落車,行了入去。」

「那時是晚飯時間,蔡生看見我,問我來幹什麼,我說:『過來探下你。』他告訴我店舖已經頂讓給別人,也收了訂金,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快就收錢,他說因為我遲了一天。我鍥而不捨問他可不可以再考慮一下,蔡生為難地說已經答應了別人,叫我不要想太多,還鼓勵我說:『我聽過你個名!我知道你做嘢得嘅。』於是我一路游說他改變主意,他去吃飯,我就坐在櫃面出口處堵住出路,等他吃完飯回來繼續傾。最後他問我:『你真的很想做嗎?』我看一看鐘,原來已經10點幾,足足傾了幾個鐘,然後他告訴我今天是中秋節,要拉閘回家了。」

誠意總能打動人,奇迹發生了。「11點幾回到家後,我突然接到蔡生的電話,說對方肯退訂,問我會否接手,於是我馬上出來,到舖頭已經12點多。」

「他笑說之所以被我打動,是因為我不像廚房佬,說話斯斯文文,我又年輕,合他眼緣。他知道我做慣這一行,另外一個買家不是行內人,比較之下,他更希望把舖頭頂讓給我。他說如果是其他廚房佬,知道已經頂讓了給別人,便不會再來,怎肯花時間再傾?潮州人一向牙齒當金使,還是收了別人訂金,竟然被我打動了。」

如果當年不努力嘗試,今天的翠華肯定不是李遠康的,故事的結局也會截然不同。康哥談起陳年舊事,很自豪地說:「這一件事是我這麼多年感到最開心的。」

洗碗女工痛罵 刺激變革

事實證明蔡創波看人的眼光獨到,康哥接手餐廳之後,分階段改革陋習,例如禁止員工在工作時間抽煙;打破舊有茶餐廳只用男員工的局限,聘用女員工;為員工提供在職培訓及制服。曾經在星馬泰海南餐廳掌廚的康哥,又引入不少西餐菜式及東南亞風味食品,堅持走高檔路線,顛覆了人們對茶餐廳「不求質量,但求填飽肚」的印象。

康哥銳意改革,還來自於一名洗碗女工的刺激。他曾經分享親歷的一件往事。「有一天中午,一名男侍應對一名洗碗女工讚美她的女兒很漂亮,希望這位女同事能介紹給自己認識,結果遭女工痛罵。她不光斥責他一人,罵的是整個行業,因為女工覺得做飲食業根本沒有前途。」

九十年代,翠華在中環威靈頓街開設分店,由於鄰近蘭桂坊,又是24小時營業,吸引了不少名人明星光顧,令翠華自此被冠上「富豪茶餐廳」之名,更於2012年在聯交所上市。

原標題:不怨天尤人 凡事行多步 —— 翠華李遠康改寫「外賣仔」命運

節錄六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