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之國」僅剩不到千頭:神獸不敵金錢誘惑,60年後寮國大象將滅絕

「萬象之國」僅剩不到千頭:神獸不敵金錢誘惑,60年後寮國大象將滅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象被寮國人視為神聖的動物,然而,隨著經濟發展,大象的處境也變得岌岌可危。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寮國古稱「瀾滄」,意指「萬象之國」。在古代的寮國,大象被視為神,象徵著力量、精神和智慧;如今寮國人民仍將大象視為神聖的動物,只是隨著棲地被破壞、傳統信仰的流失,以及不法分子對象牙的覬覦,保育人士警告,未來60年內若不採取保護措施,寮國的大象便可能完全滅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馴象師正在小河中幫他的大象洗澡,在商業行為入侵以前,寮國人和大象的相處也曾簡單而深刻。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東南亞是亞洲象的主要棲息地,而嚴重的盜獵和非法象牙交易,是使野生象群數目銳減最大的主因;除此之外,寮國內被馴養的大象則必須背起整個國家的經濟重擔,被迫全年無休地從事繁重且危險的伐木運送工作,使得過勞的象群失去生育能力或是死於工作意外,同時伐木行為也逐漸破壞野生象群的棲息地。

根據統計,自1975年到2008年寮國已馴化的大象數量從900隻下降到700隻,到了2012年,更只剩下約450隻大象。野生象則僅存400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2007年開始,每年2月,寮國都會舉辦大象節,藉此吸引觀光人潮。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被馴化的大象高齡化現象也日益嚴重,工作過勞與行動上的限制,讓大象失去求偶的興趣與自由,導致生育率嚴重下降。如今寮國的大象年齡多落在20到49歲之間,其中,30到39歲的成年象最多,而20歲以下的大象僅有13%。被馴化的大象象群同時也面臨著疾病的威脅,34.1%的馴化大象都患有肺結核,而為了搬運木材,大象們也經常需要在不同的區和省之間遷移,容易成為疾病的長距離攜帶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僧侶正為了人們和大象而祈福。大象如今在寮國仍然地位高尚,婦女會帶著嬰孩去接受大象的祝福,然而被馴養後的大象卻過著與神獸相差甚遠的悲慘生活。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由於近年來寮國森林面積急劇縮小,許多搬運木材的象群逐漸無事可做,母象從懷胎到育嬰需要4年的時間,小象在15歲之前甚至不能工作,使得寮國人愈來愈不願意耗費時間飼養大象。此外,野生象的境遇也令人擔憂,許多野生象群曾試圖返回已被開發的棲息地,卻被人類當作踐踏私有財產的野生動物而被射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對姊弟看著他們的父親,為了2月份即將到來的寮國大象節作著準備。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為了獲取利益,寮國國內每年有1/3的小象被輸往外國的馬戲團與動物園,讓大象的境遇雪上加霜。雖然寮國在2004年曾簽下CITES瀕危物種貿易公約,答應共同反對交易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但是許多馴象人仍透過公約的漏洞,以「長期租賃」的名義,將最好且最健康的大象送往國外進行表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寮國的許多大象扮演著伐木業的搬運工,大象們負責將砍下的原木搬運到河邊的沙灘上,再用貨船運往碼頭。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寮國,大象屬於私人財產,牠們的出口無法被阻止,而中國和韓國常是這些「出租大象」的主要目的地。儘管國外的馬戲團以及動物園願意支付出口大象的運輸費,卻時常毀約,不肯承擔大象回寮國的費用,使得即使合約到期,大象主人也無力將大象帶回家。

在2002年到2003年之間,便曾有19頭大象被送往韓國馬戲團,最後所有大象都在韓國被轉賣,再也回不了寮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貪婪的人類,踩在被殘忍殺害的動物屍體上,數著販賣犀牛角和象牙換來的鈔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盜獵象牙也是象群必須面對的危機之一。寮國亞洲象保護中心(ElefantAsia)創始人迪菲約指出,象牙愛好者喜愛購買完整的象牙,而象牙中段至牙根有神經分布,更有1/3的象牙長在頭骨之中,但為了謀取來自象牙的暴利,許多不法分子仍選擇殘忍地獵殺大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我們買下一根象牙,就有下一頭成年公象要為此付出生命。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寮國一頭成年大象的售價已經從10年前的1萬美元,上漲到2.5萬到3萬美元,成年雄象因為有較長的象牙,價格也更為昂貴;而由於大象價格太高,同一隻大象甚至可能擁有多達6個主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名女子正溫柔地撫摸一頭成年公象的象牙,象牙正是讓野生大象惹來殺身之禍的元凶。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位於寮國沙耶武里省的大象保護中心,是亞洲象保護組織(ElefantAsia)所建立的大象保護機構,由兩名法國人和一名寮國人合辦。大象保育中心不同於大象觀光營區,其成立目的是提供象群能安心繁衍、哺育和修養的避風港,同時也是寮國第一間大象專門醫院,並且提供馴象人與飼主技術上的協助與生活補貼。

大象保護中心是寮國少數動物至上的地方,種滿了枝葉飽滿的香蕉樹,竹編的涼亭和搖籃點綴其中,像是一個動物樂園,他們一間扛起了保護寮國大象的重任。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亞洲象保護組織也積極推廣如何更友善地對待大象,如:以往用來載運乘客與貨物而設置在象背上的座椅(象轎),不符大象骨骼形狀,對大象的健康有害;直接坐在大象的背上對牠們而言反而還比較舒服。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亞洲象保護組織為大象量身規劃了許多繁殖方案,其中包含一項母象產假計畫,將嘗試給與馴象者其他經濟誘因,提供懷孕的母象在伐木和觀光外的輕鬆工作,讓母象能確實保有兩年的懷孕期和兩年的育嬰期,且身體健康也不受工作影響;此外,組織也積極鼓勵馴象者拒絕伐木工業,轉而帶大象從事永續且工作環境良好的觀光計畫。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名寮國長者正享受他與一頭老象之間的安靜時刻。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野生大象和已馴化的大象,面臨著不一樣的困境。亞洲象保護組織表示,對於野生大象而言,最需要的是政府採取措施,保護他們生活的森林,同時加強管制對大象及象牙的獵捕行為;而已馴化大象則需要政府注重繁殖狀況與工作待遇,才是有效阻止大象滅絕的有效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