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聽診器是裝飾品!醫生還有其他技巧去檢查病人

別以為聽診器是裝飾品!醫生還有其他技巧去檢查病人
Photo Credit: Oswaldo Riva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細問病歷外,醫生檢查病人的主要技巧包括「睇、摸、敲、聽」四種。為甚麼要敲病人的身體?

數天前,在FB見到星屑醫生買了一個新的聽診器(sthethoscope),顏色鮮艷,十分奪目耀眼。話雖如此,除了外觀好看令自己開心一點,聽診器在醫生診斷中的過程中有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除了細問病歷外,「睇、摸、敲、聽」(Inspection/ Palpation/ Percussion/ Auscultation)正是我們檢查病人的主要技巧。所以,很多人說醫生的聽診器只是用來裝飾,我絕對不同意呢!

聽力受損,學聽心肺聲添困難

有一件事情,到現在我還是耿耿於懷。想當年年少無知,在外國遊學期間跟友人去了Disco,在漆黑的環境裏,無知的我原來站在大喇叭旁邊,強烈的音樂隆隆的在耳邊響起,隨之便是感到耳朵十分刺痛,並感到有分泌從右邊耳朵流出。

找不到同伴,我只能夠掩著耳朵,摸黑離開場所,剛步出門口,導師看見我,說了一句oh my god,只見自己的手和紙巾都是鮮血。由於翌日返港,沒有立刻在當地求醫。回到香港,比耳鼻喉科醫生診斷為「穿耳膜」,不能修補,從此右邊聽力受損,學習聽心肺時倍添困難。

到了醫學院學習時,曾為聽不到一些心臟雜音而悶悶不樂。不過比起前人來說,我所面對的困難只是小巫見大巫。我所用的聽診器已經是十分優質,高音低音顯現得十分清晰。但是以前的醫生是怎樣為病人聽心肺的呢?

聽診器的源起

Stethoscope一詞源於希臘文,Stetho意思是胸口,Scope大約意思是尋找探索。未有聽診器之前,醫生如果需要了解心肺的異樣,只能夠把耳朵貼在病人的皮膚上聆聽。

在19世紀初,有一名法國的醫生René Laennec,他觀察到有兩名小朋友在公園裏玩「傳聲筒」遊戲,傳聲筒就是一條木頭,然後其中一名孩子以金屬針刮出聲響,對方則在木頭另外一邊聆聽。Laennac醫生發現傳遞的聲音頗為響亮,於是聯想到可以用此方法製作一個聽診器。

後來他遇到一名有心臟問題的女病人,出於尷尬他不願意把耳朵貼近她的胸口,但卻因此令他聯想到傳聲筒一事,把一疊紙張捲成一個圓筒,使末端放在病人胸上,Laennac發現聲音清晰了很多!

就是這樣他在往後幾年用心鑽研,從紙張到使用空心木管,他把診斷病情時聽到的聲音以文字記錄,並以剖屍結果作為印證,確認自己所聽的與病況吻合,就成為了現代聽診器的先驅!

及後聽診器不斷改良進化,以膠喉代替木管,並把聽診頭(chestpiece)變成bell和diaphragm,準確聆聽不同音域的聲音。

為甚麼要敲病人的身體?

那為什麼要「敲」病人身體呢?原來可以用來區分身體內不同的病變。我還記得教授們跟我們說,要回家敲敲不同的物件,實心的、空心的、有液體在內的,去比較不同情況下發出的音質。

「敲」(percussion)的始祖是奧地利醫生Leopold Auenbrugger,他的父親是辦旅館兼釀酒的,由於空氣和液體傳導聲音的能力不一樣,故此他父親會以敲桶的方式,來評估酒桶內的酒量。

這啟發了Auenbrugger醫生以實驗形式把液體及不同物質注入屍體的肺部,再研究液體水平和聲音的關係,這個發現對日後醫學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回想我在醫院病房裡為肺積水和腹腔積水的病人「抽水」或「放水」時,也是運用以上基本技巧的。

以身犯險,發現糖尿病病理

除了「睇摸敲聽」,幾百年前的醫生更加要身先士卒,以身犯險!以前的醫生由於沒有太多輔助診斷工具,他們所接觸到的體液,包括痰、血、尿、糞,都會被視為尋找答案的「至寶」。

其中一名17世紀的英國醫生Thomas Willis,他在研究疑似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病人的尿液樣本時,似乎太過熱衷和雀躍,決定親自體會它們的味道,竟然發現糖尿病病人的尿液「像蜜糖般甜美」——Mellitus一字正正解作蜜糖!

就是這樣,Willis醫生推算體內過高的糖分會透過尿液排出,成為研究糖尿病病理的其中一個重要里程碑。此外,Willis亦是一名腦神經科專家,腦動脈相連血管(Circle of Willis)和中央神經線(Cranial nerves)都是由他數算發現的。

由此可見,重大的醫學發現都是靠著細密的觀察,豐富的創意和過人的膽識才能成事,即所謂「能夠使出真功夫,就是大師傅」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于非)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