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有差嗎?一場還沒開始就知道結果的「安倍經濟學」信任投票

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有差嗎?一場還沒開始就知道結果的「安倍經濟學」信任投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見證英國脫歐所帶來的後續效應,會促使日本青年思考:現在的決定,會不會影響一輩子的人生。在沒有更明確、理想的選擇下,保有現狀就會成為多數人的判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參議院將在7月10日改選半數參議員,這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連任後的第一次全國性選舉,更是日本在野黨經歷大幅度重整後的首場戰役。受到英國脫歐(Brexit)的影響,日圓一度成為避險貨幣而大幅升值,「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的貨幣寬鬆政策受到直接檢驗,因此這場選舉也是安倍政權的一次期中考。

日本國會分為參議院與眾議院,參議員任期6年,總席次為242席,每3年改選半數席次,採用「複數選區相對多數制」與「開放式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的混合選制。除了修憲案必須在兩院都取得三分之二多數以外,日本國會權力多集中在眾議院,參議院並沒有被賦予特殊的職權或地位,其決議甚至可以被眾議院推翻,讓參議院廢除的聲浪一直存在於日本政壇中。雖說參議院的獨立性不高,但能夠順利掌握國會兩院的主導權,對執政者來說仍然相當重要。

從1989年宇野宗佑擔任首相期間丟掉參議院多數後,自民黨一直都未能單獨在參議院過半,必須加上聯合執政的公明黨才保有穩定多數;安倍晉三在2007年第一次擔任首相時,聯合執政的自公聯盟因政績不佳而失去參議院多數,形成國會兩院朝野各執其一的「扭曲國會」。此一局面對安倍晉三與後繼的福田康夫麻生太郎,在施政上都陷入效率低落的困境,以至於鳩山由紀夫領導的民主黨,在2009年眾議院選舉大敗自民黨,締造日本1955年以來首次完全的政黨輪替。

從選前的民調來看,自民黨很有可能會時隔27年再度於參議院單獨過半,這會直接影響執政聯盟能否達到三分之二多數的修憲門檻。目前參議院由自公聯盟取得過半的135席,加上支持修憲的大阪維新會守護日本之魂黨,修憲派此次須改選61席,未改選有84席,再取得78席即可達到162席的修憲門檻,因此自民黨的席次勢必要極大化,才有機會拿下三分之二多數。

在改選的121席參議員中,共有73席是各都府道縣的「選舉區」所選出,剩下的48席則是全國為一個選區的「比例代表」。然而,這次參議院選舉的最大特色,就是試圖解決長期以來被日本社會所詬病的「票票不等值」現象。

由於各地人口數的差異,造成每一票背後代表的價值出現落差,多次被日本最高裁判所判定違憲。為了改善選制上的缺陷,這次參議院選舉對各選舉區的席次做出調整,稱為「10增10減」,而這項席次調整最特別之處,就是人口較少的鳥取與島根、德島與高知,要兩縣合併選舉一位參議員。

除了選舉區的席次調整,這次參議院選舉的另一亮點,就是將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因此產生240萬的首投族,成為各黨積極拉攏的票源。一般而言,年輕世代對保守型政黨的支持度較低,應該會對日本民進黨等在野黨較為支持,但是從《讀賣新聞》的調查中顯示,自民黨在首投族中竟然取得近五成的支持度,優於該黨在其他年齡層的表現。

在野黨支持度低迷的情況,並未隨著投票年齡下修而有所起色,相當程度上與選戰策略有關。安倍晉三在今年6月1日宣布,原訂於2017年4月上調消費稅至10%的政策延後兩年半實施,並聲稱國際局勢動盪,會繼續秉持「安倍經濟學」的原則施政,因此將7月10日的參議院選舉定調為對「安倍經濟學」的「問信於民」公投。民進黨與日本共產黨等在野勢力,除了宣傳「安倍經濟學」徹底失敗,並警告若由執政聯盟取得三分之二多數,將會面臨修憲的命運。

在《讀賣新聞》的調查中顯示,日本民眾對於此次參議院選舉最關心的政策,年金改革以34%高居第一,憲法修正僅有10%;對首投族而言,最為重視的政策是稅制改革,修憲也並非最重視的議題。由此可見,在野黨所主攻的修憲危機牌無法引起民眾高度共鳴,自由民主黨在這項議題上技巧性的冷處理,以維持穩定為號召,說服民眾繼續支持「安倍經濟學」,才會讓在野黨的攻擊不痛不癢。

AP_78815499106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綜上所述,在野黨之所以無法吸引首投族,甚至是多數選民的支持,有三個值得觀察的面向:

一、民進黨為首的在野勢力,在此次選擇修憲議題作為政策攻防的焦點,卻不是當下民眾最關心的事情;修憲所涉及的核心是「集體自衛權」,這個問題對於年輕人而言似乎太過生硬、遙遠,相比之下他們更關心未來自己要繳交多少稅金,因此在野黨的訴求自然難以成為投票的誘因。

二、縱使在野黨猛批安倍內閣的失敗,但民調顯示自民黨支持度仍保有37%的水準;相對而言,兩大在野黨的情況相當不樂觀,民進黨僅有11%、共產黨只剩4%。這項調查結果的意義,就是證明日本目前缺乏具有吸引力的在野黨,其中民進黨多半是民主黨改組而來,前幾年聲勢大漲的日本維新會在分裂之後,影響力也大不如前,無法出現一個與自民黨相抗衡的在野黨。面對猶如一盤散沙的在野勢力,自公聯盟在近幾年選舉可說無人能敵,在野黨才會陷入長期低迷的困境。

三、在批評「安倍經濟學」失靈的同時,在野勢力無法提出比「安倍經濟學」更有說服力的構想,對於經濟政策未能建立一套系統性的論述。在日本經濟長期不景氣的狀況下,「安倍經濟學」雖令人不甚滿意,在野黨卻無法提供其他更好的選擇,因此未能博得民眾信任,在野黨本身也要負起很大的責任。

舉世皆然,年輕世代的投票率一直以來都不高,當面對有直接影響的議題時,年輕人的投票行為才會出現改變。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蘇格蘭議會原先的如意算盤是年輕世代會比較支持獨立,因此史無前例將投票年齡下修到16歲,多出15萬的首投族;然而最終調查發現,首投族有高達57%選擇留在英國,很大的原因就在獨立派沒有辦法說服年輕世代,蘇格蘭(Scotland)獨立之後會不會比現況更好,因此紛紛走出家門投票,不能讓年長者替他們決定一輩子的未來。

在英國脫歐後的世界局勢中,選民轉向支持較為保守穩健的政黨,此一趨勢從6月23日西班牙國會大選的結果也可得到證實。此次日本參議院選舉,是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後的首場全國性選舉,各項調查都顯示自公聯盟為首的修憲勢力,很有可能會取得三分之二多數的席次,首投族缺乏如蘇格蘭獨立的投票誘因,加上在野黨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導致首投族的投票意向選擇保有現狀,與多數年長選民並無區別,因此對選舉結果也不會產生太多變化。

日本青年在參議院選舉中選擇支持執政黨的行為,或許是對民進黨改組前的民主黨執政時期印象太過強烈,從鳩山由紀夫到野田佳彥施政的荒腔走板,青年就業與薪資狀況慘不忍睹,讓日本民眾寧願選擇令人不甚滿意,但具有明確國家施政總目標的自民黨,最起碼可以達成政局的穩健與平順。

見證英國脫歐所帶來的後續效應,會促使日本青年思考:現在的決定,會不會影響一輩子的人生。在沒有更明確、理想的選擇下,保有現狀就會成為多數人的判斷,誠如前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名言:「政治自殺的麻煩在於你會活著後悔。」(The trouble with committing political suicide is that you live to regret it.)

相關評論:日本資深媒體人:18歲首次可投票、「安倍經濟學體檢」⋯⋯為何這次參議院改選依然這麼平靜?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