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者中野剛志的《TPP亡國論》能帶給台灣什麼啟示?

日本學者中野剛志的《TPP亡國論》能帶給台灣什麼啟示?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一個經濟體系只在乎帳面上的數字,忽略橫向的國族問題與縱向的階級問題,他必然無法長久與社會相合,終將招致人心的反撲。而TPP作為另外一個,侵蝕民主的全球化進程,真的讓人不住要提問:它能走得順利嗎?

文:王法明

全球正處於多事之秋,近東的戰火,歐洲的恐怖攻擊,英國脫歐公投一個接一個出現,原本以為不該發生的通通發生了,歷史好像沒有終結,反而往未知的方向邁進。在太平洋,近年最重要的國際協議之一,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定(簡稱TPP)去年十月五日在亞特蘭大完成第一輪談判。現在只要等各國國會批准(甚至不用全部批准),就可以開始運作。

TPP是歐巴馬政府任內力推的經貿戰略,但現在眼下看起來似乎起了不少變數。美國的總統候選人,包括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與在民主黨初選落敗的桑德斯(Bernard Sanders)都因為不同的理由,發言反對這個協定。甚至連被認為較有可能當選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對此都不敢把話說太滿,她先是在與桑德斯的辯論中反對TPP,後來又比較謹慎的表示,在結果明朗化之前,她不會為這個協定背書。

跟美國的遲疑相比,太平洋的另一側又是不同的樣態。日本政府積極參與TPP協商,看起來目前也取得了可以接受的成果,在農業防線上面尚不算是全面潰敗。而台灣,跟其他議題比起來,目前為止並沒有太多關於TPP的討論。在這裡我想要介紹日本在2010年左右,在對TPP一片讚賞聲中的異音,中野剛志的作品 「TPP亡國論」,希望開啟對此更多的討論。

1971年出生的中野剛志是日本的政治思想史學者。遊走於產官學之間,曾任職於京都大學、特許廳(專利局)、通產省,也曾出差到民間企業去擔任顧問。大力推動日本的高科技產業發展。論文〈Theorizing economic nationalism〉(論經濟民族主義)曾在2003年獲頒英國民族學會的論文獎。著作包括《國力論—經濟民族主義的譜系》、《TPP亡國論》等書。目前唯一翻譯成中文的作品就是本文要介紹的《TPP亡國論》。

作者如何理解TPP與世界局勢

打了這麼落落長一段前言,《TPP亡國論》其實是本小書。但在不到兩百頁的規模當中,作者循序漸進從TPP本身開始講述,逐一反駁贊成派的所有主張,接著盱衡世界經貿局勢的發展,再又反過來把TPP放在世界體系的架構下重新檢視。

作者前半部花很多力氣反駁贊成TPP的各種主張。作者指出,因為日本當局是「先射箭再畫靶」,先有了要加入TPP的結論,在反過來寫劇本說服國民,因此出現了各種荒腔走板,甚至自相矛盾的說法,比如說一方面宣稱不加入TPP就是拒絕開放,就是大亞洲主義,但另一方面又說要加入TPP來攫取亞洲的市場,作者批評:「這種說法比較像大亞洲主義吧!」

在理清戰場之後,作者重新用全球經貿秩序的視角,來看TPP在當前世界體系當中的位置。作者盤點了從二十世紀末到2008年左右的全球化進程。第一期從1980年到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為止,第二期則在那之後一直發展到雷曼兄弟戳破美國房市泡沫為止,共兩期的全球化。

概略來說,在第二期全球化期間, 世界經濟主要的成長動能來自美國的消費,但是美國的消費來自超額借貸,在2008年房市泡沫破裂之後就無法繼續支撐。到此為止的全球經貿體系,區分成不對稱的產品消費國跟產品供給國,分別呈現收支的赤字(出超)與黑字(入超)。在雷曼風暴後,美國也體認到這樣的模式不能繼續下去,因此歐巴馬政府試圖「讓美國的輸出倍增」,扭轉美國長期的入超情勢。而TPP就是為了讓美國輸出增加的重要戰術之一。

在WTO已經存在超過十年的今天,其會員國都逐年調降各項關稅。因此TPP的談判並不是以關稅為重點(他本來就很低了),反而是以各種非關稅的貿易障礙為標的。套句孫窮理在這篇報導裡面的說法:「這早就不是攻城戰,而是城門大開之後的巷戰。」

美國要平衡自身輸出不足的困局,根據作者的說法,中國、印度的內需品項又與美國不同。因此擁有1.2億人口的內需大國—日本,就成了很好的輸出目標。作者認為,日本的「過度出超」不應該靠TPP輸入低價的美國農產品來解決,那反而會導致更嚴重的通貨緊縮,使得景氣無法復甦。相反的,應該讓政府用公共投資帶動景氣,擴大內需之後,解決根本的通貨進縮問題,也才能讓日本成為更健康的產品消費國,平衡原本過度超出超的問題。TPP的針對性如此強烈,再加上美日兩國在TPP的參與國當中,GDP的總和超過90%以上。作者認為,TPP根本就是「衝著日本而來的」。

TPP與日本的歷史

作者在書中保持冷靜自持的語調,有條有理的對支持派的論點一一回擊。但在書的後半,從第四章「質疑以輸出為導向的經濟」、第五章「缺乏戰略思考的日本」到最後一章「期待真正的開國」,作者將焦點慢慢從TPP轉移到日本自身,進行更精神上的討論。

在日本的歷史上,曾經有過兩次的開國。第一次是在幕府末期,佩里「黑船來航」事件之後,日本被迫開放通商,得一直等到日俄戰爭之後才取回各項自主權。第二次是戰後麥克阿瑟直接坐鎮日本—甚至干預到天皇與憲法的層次!這樣的歷史,搭配日本時任首相菅直人於2010年10月,在橫濱回合的APEC上宣言的「橫濱就是1858年開港的港口。現在,加入TPP,日本將要再次開國了!」兩相比較之下,不難看出日本人複雜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