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藥、蓮蓬頭、免治馬桶…… 醫師說:從現在起不管遇到甚麼都要拿來給我看

黑心藥、蓮蓬頭、免治馬桶…… 醫師說:從現在起不管遇到甚麼都要拿來給我看
Photo Credit: Unsplash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機可趁、見縫插針,往往就是這些不到藥物等級的東西,規避法律,又用含糊不清的文字來暗示療效。在門診看著這些產品來來去去,無限感慨。

偏鄉診間小歸小,初診斷出來乳癌、或是在大型醫學中心治療完後追蹤…這些病人也慢慢越來越多。

乳癌的診斷會合併多種檢查工具:觸診、超音波、乳房攝影甚至是核磁共振,選擇跟拿捏都是不斷的從經驗累積及進修學習而來。

更多時間,在影像檢查高度懷疑時,甚至還需要組織的切片確認。

在終於最後答案公布後,對著確診乳癌的病人,我都會花上許久的時間解釋、解釋、解釋。

用電腦螢幕說明、逐字對著病理報告上火星文般的英文翻譯、畫圖、寫流程、指著旁邊的海報跟模型…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不停對病人關心,關心,再關心。

因為初次被診斷出癌症,除了腦袋一轟之外,再多的話都聽不下去。

當年家母被宣告白血症時,我徹底體會到這句話有多椎心。

給予時間消化過多的資訊後,就是最重要的治療開始。

「幫醫師一個忙,讓醫師來幫你忙」,是我很常講的一句話。

沒有團結與共信的醫病關係,很難進行後續的追蹤。

然而在病人恢復勇氣面對之後,我漸漸會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狀況。

丁太太:「小劉醫師,妳上次說那個…」欲言又止。

我:「甚麼事嗎?」

丁太太:「除了妳講的那些治療,是不是還有甚麼最新…免疫之類的?」

我抬起一邊眉毛:「幹細胞療法目前乳癌的部分沒有特別效果。」

丁太太還想說啥,我反問:「是不是最近妳親友知道妳得乳癌之後,開始冒出來各種牌子推薦給妳?」

丁太太用力點頭:「對啦對啦!我不好意思講。」

我:「這沒甚麼不好意思,妳講,甚至妳把牌子照相下來給我看,我都可以幫妳評估看看有沒有需要。」

丁太太鬆口氣:「齁~那就好,那我問妳,這個葡萄籽的、朝鮮薊的、紫錐花的、火星蘑菇的@#$^%~$#$^!」排山倒海講了好幾個品牌,橫跨各大直銷橫銷領域,我看得傻眼又好笑…

「希望最美,有夢相隨」,邊翻動各種包裝,沒有衛生字號、成分產地不明、中英標示明顯是Google翻譯的,而且,地球上還真多五花八門的動植物啊!每段時間還流行的不一樣!

我嘆氣:「丁太太,妳為何還要再另外花這些錢啊?妳有好好依循治療計畫就夠啦!」

丁太太笑笑:「啊至少多個心安嘛。」

我攤手:「妳自己評估經濟狀況許可,而且說真的,妳規律運動,調整生活作息,還比較重要。」

丁太太揮揮手:「喔~那太困難了,我還是吞吞這些比較快,看!它說可以加速我排毒、增強免疫力…」

背後彷彿看到直銷公司在年度銷售大會上,為感謝丁太太的貢獻,拉起布條「希望最美,有夢相隨」。我只好說:「那至少標示不清的、功能不明的、甚至可能會傷身的,不要碰。」

這時一旁跟診的大眼蛙開口了:「劉醫師就叫妳不要亂吃啦!怕到時候跟癌細胞會有甚麼反應都不知道!」

丁太太瞪大眼!我內心給大眼蛙用力比了個讚!

大眼蛙是門診跟診的護理師,大大眼清秀臉,跟診時教訓病人可是非常有架式!跟她一起上診常能合作無間!

但是想到市面上多少夾帶著惡意跟貪念的產品流竄,真的有效的產品早就被學會納入治療指引當中,論文一查應該已經眾多討論,但偏偏就是這樣…

醫師們每年每年依循著世界上各大實驗累計近萬的研究人數,再怎麼嚴謹即時地更換最新版本建議,對民眾來講那樣的建議卻是高不可攀。有機可趁、見縫插針,往往就是這些不到藥物等級的東西,規避法律,又用含糊不清的文字來暗示療效。在門診看著這些產品來來去去,無限感慨。

說到這,不得不佩服隔壁診的照哥,新進院內,已是資深的肝臟及消化外科醫師,冷調跟腹黑常常讓病人在診間內崩壞!

病人阿伯:「醫師我怎麼會得肝癌?我都有吃那個人生變彩色的保肝捏?」

照哥冷冷:「吃保肝有效的話,你就不會來看肝了。」

阿伯驚呆了。

病人阿姨:「醫師我大腸癌可不可以不做人工肛門?」

照哥酷酷:「可以啊,我又不可能拿棍子敲昏抓你去開刀。」

阿姨傻住了。

丁太太又回診,如獲至寶的從包包裡掏出一個龐然大物。

蓮蓬頭。

我啞口無言看著她,丁太太口若懸河說起這蓮蓬頭可以把水分子化為更細、加速淋巴排毒、噴嘴的水流設計如何震盪云云。

我眨眼說不出話:「……」

丁太太理所當然貌:「是妳自己說的,從現在起不管遇到甚麼都要拿來。」

我:「…是。」

跟照哥在閒聊時,他邊喝咖啡邊講:「那算甚麼,有一次我病人直接把沖屁屁馬桶座搬來。」

我差點噴茶:「馬桶座?!」

照哥:「對阿,因為廣告說這可以水沖宿便,否則致癌。」(誇大「屁屁SPA」誆防腸癌)

我整個無言…

照哥:「然後還有病人給我跑去參加禁食營,說空腹一周只喝水,排宿便,最後拉出焦油黑糊便,大家還會拍拍手」

…那是胃潰瘍出血(解黑便tarry stool)了吧!

回門診看診時,我心中暗自慶幸,還好我是看乳房的。XD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