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老台北地下金庫,大稻埕文藝復興也有「副作用」?

被遺忘的老台北地下金庫,大稻埕文藝復興也有「副作用」?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昔日地下金流湧動的大稻埕,一度頹敝不堪;如今,濃濃的文青風,為老建物注入新靈魂;老店展現新面貌,也為世代傳承帶來新活力。大稻埕復甦了,但人們並沒有忘記舊時「惜情」的老商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游筱燕|財訊雙週刊 第506期

這裡沒有明亮的玻璃帷幕大樓,更沒有花園別墅,傳統而略帶陳舊的街景下,卻蘊藏著豐沛的財富;大稻埕──這裡是「老台北的地下金庫」。

老大稻埕人有一種自得的脾氣,他們對自己的歷史感到自傲,而不斷被傳述的故事則更增添傳奇。一位老大稻埕人得意地說:幾年前,他家附近有一位急需用錢的屋主,有意釋出一棟二樓透天厝,由於含有可以轉移的容積率,消息傳出沒多久就成交;買主是隔壁門前堆著雜亂紅蔥頭與蒜頭的義和蔥蒜行,「2億多元,用現金買的!」

口袋深到超乎想像
售價二億元透天厝 付現金成交

於是,外地人學到第一課:在大稻埕,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一家看似不起眼的雜亂小店,因為他們身家財產或是手中握有的現金,多到你無法想像。

大稻埕人習慣以現金交易。就有人說,假使你急需1億元現金,去銀行借,銀行可能拿不出來,但這邊總有幾家百年老店可以馬上拿出來。

一九八○年代,是大稻埕格外風光的年代,「現金多」讓這裡得到「台北地下金庫」的美名。股市衝上萬點的熱浪背後,許多丙種融資(地下借款)的幕後金主,都來自大稻埕。

一位在地的股市老手形容,八○年代股市正盛時,迪化街金主在台股可說是呼風喚雨,每天在迪化街流動的資金,少說300、400億元,多則上千億元;「當時在國內一千家號子中,一半以上和迪化街金主有資金往來。」

大稻埕的崛起,老財富靠的是「老商道」掙來的:一種長年累積的精準眼光、一種大開大闔的買賣氣魄、一種耐心等待收穫的沉穩,加上一種相互信任的情義。

一百多年前,茶產業興盛,大稻埕就已是全台最繁華的貿易中心,華、洋商人湧入,華商分布在迪化街沿線,洋人則在淡水河邊設置洋樓的辦公室和倉庫。日治時期,更發展出南北貨、中藥、布匹等行業,成為台灣最重要的轉運站與集散地,龐大的資金潮更發展出強大的金融業,一度也讓大稻埕有「台灣華爾街」的別稱。

一位在地人說,民國之後,碰上原物料驚驚漲,光是枸杞就漲了三倍,黃金漲五倍,「延平北路上的金店,當初囤了多少金塊?財富非常可觀!」許多人在此賺到大錢,富賈一方。

許多台灣知名企業家都發跡於此,包括和信辜家、新光吳家、義美高家、光泉汪家、旺旺蔡家、力麗郭家、台鳳黃家、聯發紡織葉家、聯華食品李家等等。

知名企業家發跡地
隨著重心往東移 光環逐漸黯淡

後期,隨著產業和人口外移,台北商圈重心往東區挪移,大稻埕光環不再,就逐漸和沒落畫上等號。然而,近年一場新興的商業活力,正注入這片原已頹敝的區域。

「今年是大稻埕最混戰的一年,農曆年後,很多小店紛紛搶進卡位。」大稻埕創意街區發展協會文宣人員吳孟寰說。

大稻埕的再起,當然要從2011年說起,在世代文化群負責人周奕成的推動下,接連開了小藝埕、民藝埕、眾藝埕、學藝埕、聯藝埕五棟老街屋,帶入了200人、30多個微型創業團隊,也帶動了大稻埕的文藝復興。

外來的、歸鄉的年輕人,不斷為這個老商圈注入了新靈魂。租下屈臣氏大藥房「小藝埕」二樓的ASW TEA HOUSE茶店,主打大稻埕二○年代風情,吸引眾多國內外觀光客目光。創辦人之一的蕭勝元就說,「現在來採訪我們店的日本媒體還比台灣媒體多!」

在台北市政府推出「都市再生前進基地」的政策支持下,也讓文創風進一步吹拂古意大稻埕。奪得老屋新生大獎的瓦豆.光田,其創作者江佶洋是一位燈光設計師,為了找尋上一代的記憶,回到阿公留下的街屋繼續設計。

大稻埕 迪化街
Photo Credit: Roger Hsu @ Flickr CC By 2.0
微型創業新基地
濃濃文青風 老建物注入新靈魂

此外,以帆布袋包、天然染服飾深耕台灣逾十年的設計品牌蘑菇MODU,也在大稻埕開了一家路面店。賣木製文創小物與輕食咖啡料理的蛙灶咖,有濃濃的台灣味,在門口設置了一個台灣獨立小物專區。

過去幫歐美名品牌代工、自創品牌十餘年的百貨名鞋專櫃ALL BLACK,嘗試在此設立了足下通大稻埕專賣店,試圖走出差異化,看準這裡的日本客多,為進軍日本做準備。

根據台北市商業處內部統計,近三年,大稻埕在中西藥材行、南北雜貨、服飾及布業、茶行、飲食、文創商店六種業態中,就屬文創商店成長最大;從2013年的14間,到去年變成42間,成長三倍。

大稻埕的文藝復興,是新舊大融合的序曲。老建物與新創意,譜寫出綺麗的新商機。

2014年,大稻埕富商、鳳梨王葉金塗的古宅「金泰享商行」,由星巴克租下這棟仿巴洛克風格的紅磚古建築,改裝經營。2015年底,民生西路上,見證大稻埕十九至二十世紀、作為茶貿易港口的產業歷史的台北最大茶工廠「新芳春茶行」,由興富發建設修復完畢,重現連續三崁式街屋、華洋混風的現代建築。

老店展現新面貌
招收年輕學徒傳承 新舊交融冒火花

一時間,大稻埕新舊交融,老店也被感染,有了嶄新面貌。在大稻埕落腳20餘年的「衣戲院」,老闆蘇光展近一年租下同棟二樓,打造成布料的「共同工作空間」,與志同道合的人在此交流打版手藝,教些學校沒教的事。這家多數做歐美打版訂單的商家,更不時辦展覽、音樂會,讓更多人走進大稻埕,了解布業生態,希望藉由活動吸引年輕人加入,擦出不一樣火花,創造更多可能。

感嘆西服業人才流失的凱恩洋服陳才能師傅,儘管已到了退休年齡,卻還想為傳承盡一份心力;從今年開始,收了六位年輕學徒,耐心一針一線教導他們,從縫扣眼到一套成品西裝,試圖為老店帶來新氣象。

迪化街上的聯通中藥行,看著大稻埕文青風起,接納了年輕人的意見,正著手要把店內商品用文創包裝,也決定要一改以往中藥房將藥材推滿店的形態,挪出空間,還給客人優游店內的輕鬆感。

只是,大稻埕的文藝復興,也帶來一些甜蜜的副作用。「店面變得很難找,若房東有意出租,常常不到三天就被租走了,一堆人排隊要租。」在永樂市場開店超過50年、至今已第二代經營的欣合布行老闆張芳賓說。

住商不動產企研室經理徐佳馨指出,去年忠孝商圈每坪月租金行情在2萬至3萬元間,使得退租的租客不少,多數人因為高租金、景氣下滑而黯然離開了市場;惡性循環下,店面空置率最高達到5%,進而傳出有一些房東願意降租,平均每坪最高降到2萬5000元內。

反觀大稻埕商圈,因為價格親民,1坪月租金在5000到1萬元間,加上商圈風格愈來愈有特色,吸引諸多小店進駐,近年來,店面反而難求,空置率僅2%左右,打破過去東區熱鬧、西區沒落的印象。

儘管西區感覺已漸漸復興,卻沒有什麼房仲店在周邊經營,與台北市其他商圈迥異,在房地產市場形成獨樹一格的地區。

曾經研讀大稻埕歷史、深耕大稻埕商圈多年的信義房屋松江南京店專案經理謝依靜表示,台北市政府早年沒有經費去復原迪化街,便承諾屋主,若自行修復成古蹟原貌,就可開放容積移轉,被劃定的地點多落在延平北路以西、涼州街以南、貴德街以東,2008到2010年是移轉的全盛時期,一間有容積可移轉的二樓透天,賣價就高達3億元。

大稻埕
Photo Credit: 財訊
主街金店面超搶手
租金投報率2.4% 優於東區

謝依靜說,不像東區的「三黃一劉」投資客左手進、右手出的炒法,大稻埕人買賣房產,屬於傳統、保守型,只要買下了,除非急用錢,這輩子都不會賣,因為他們認為賣房子就是「了尾仔囝(敗家子)」。而周圍只要鄰居拿出來賣,瞬間就會再被鄰居買走,而且是現金交易,根本輪不到外面的人來買,釋出的機會少之又少,等同於沒有流通的一攤死水,沒有買賣就沒有行情,所以附近的房仲店都走光光了。

香港商匯泓不動產投資顧問協理吳懿倫表示,近期大稻埕多半已經沒有容積移轉價值,卻還是很搶手,原因在於投報率;以大稻埕主街上、二樓透天店面市值約1億元,平均月租金總額落在20萬元計算,就有2.4%投報率,比起東區普遍1.5%左右的行情高出許多,也高於銀行定存。

大稻埕復甦了,但老大稻埕人並沒有忘記他們的老商道。謝依靜分析說,一來大稻埕的人不缺錢,二是很「惜情」,租久了不會漲租,還會體諒年輕人因為愛護自家古厝,以及創業維艱,或是最近經濟不景氣,而主動降租,也是這波小店風潮愈發興盛的原因。

大稻埕
Photo Credit: 財訊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