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直擊 》歐盟崩解危機、脫歐骨牌效應,全球資金大竄逃!

倫敦直擊 》歐盟崩解危機、脫歐骨牌效應,全球資金大竄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投過後,走過英國住宅區的街道,一些插著「支持留歐」的旗子,在陽光下閃耀著;那被留下的標語,看來卻是如主人的心情一般,有些落寞和不知所以的失落......。英國人有英國人的苦惱,但全球卻也陷入新的不確定之中。如今,英國公投脫歐成功,正為歐盟各國的分離勢力,帶來莫大的鼓舞。脫歐骨牌效應,會是一記敲響歐盟解體的警鐘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敏靜、廖怡景|財訊雙週刊 第506期

6月23日,英國在「脫歐公投」前夕,下起了連夜滂沱大雨。期待雨過天青的英國人民,沒想到隔日「脫歐派」大勝之後,近半數贊成「留歐」的英國人民,即使走在難得的豔陽天下,心情依舊是低落忐忑……。這種發生在英國人民身上無奈至極的苦悶,在2016年內,已不是第一次。

大英帝國回不來了
榮光與失落 就在一念之間⋯⋯

五月倫敦市長選舉,倫敦人出乎意料的選出穆斯林市長沙迪克汗(Sadiq Khan),也同樣跌破許多英國人民的眼鏡;怎麼也不相信一向以優越血統自負的英國人,會讓一位穆斯林裔的英國移民後代,可以和出身上流社會的倫敦前市長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平起平坐。

這兩次投票的結果,隱隱然透露出英國變了!甚至連英國人也變了!世人不能再用過去傳統刻板印象,去看過去這個以「日不落國」歷史驕傲的英國「紳士」與「淑女」。

脫歐公投結果顛覆了世界的猜測,同時也彰顯英國人的認同以及價值。最為明顯的,就是仍有大半的英倫人民,對於過往「大不列顛帝國」光榮的嚮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對於大多數老英國人而言,他們打心底認為「英國人非歐洲人」。

知名英國歷史學家伯格達諾爾教授(Vernon Bogdanor)分析,「雖然,孤立的時代已經過去,但這對英國人的影響極為深遠,使得他們並不喜歡與歐洲產生太密切的聯繫。」

美國《華爾街日報》引用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所言,形容英國與歐洲大陸的微妙關係。當時,她說:「在我人生當中,所有的問題都是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法都來自世界英語系的國家。」其不經意流露出高度的英國人優越感。

各國分離勢力大受鼓舞
英國面臨分裂困境 蘇獨公投再起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威爾遜(Sam Wilson)解釋,「英國人對大英帝國的留戀,加上對於光榮的嚮往,很可能是這次脫歐公投可以成功的原因;畢竟,英國人很習慣對他人發號施令,而不習慣接受別人指揮。」然而,加入歐盟後,事事得商量,完全破壞了英國的「帝國榮耀感」。

其實,英國人的心情並不孤單。歐盟各成員國內部,或多或少都存在著不滿的分離主義者。如今,英國公投脫歐成功,正給他們帶來莫大的鼓舞。瑞典、丹麥、斯洛伐克,甚至包括義大利、法國和荷蘭等歐盟創始國,都出現要求舉行脫歐公投的請願。在野的瑞典民主黨黨鞭卡爾森(Mattias Karlsson)表示,「這是令人喜出望外的結果,我們將展開推動瑞典脫歐(Swexit)的活動」。

英國也因為這項歧異過深的結果,而面臨國家分裂的困境。身兼蘇格蘭國家黨(SNP)黨魁的蘇格蘭首席部長斯特金(Nicola Sturgeon),24日立刻召開內閣緊急會議,討論在兩年內進行新一波蘇格蘭獨立公投。同時,近300萬支持留歐的人連署要求重新公投,理由是投票率僅72%,其中支持脫歐的得票率52%,民意代表性不足(總共1740多萬人支持,含部分大英國協會員國公民)。

但重新公投獲得議會通過的可能性為零。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理由有二:首先,英國的公投規則可以事先設定,但在結束後,失敗的一方不能重新要求設立規則;其次,根據法律,超過10萬人連署的請願議題是可以在議會辯論,但並不要求議會落實辯論結果。

荒謬的是,在投票決定離開歐盟後的幾個小時,英國人開始瘋狂的用谷歌(Google)搜尋到底歐盟是什麼?谷歌自己發布的熱門搜尋題目,第一名是「離開歐盟會發生什麼事?」第二名是「歐盟到底是什麼?」

歐盟
Photo Credit: 財訊
歐盟疊床架屋最受詬病
卡麥隆弄巧成拙 改寫歐洲歷史

根據維基百科,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EU)簡稱歐盟,是根據1993年生效的《馬斯垂克條約》所建立的政治經濟聯盟,擁有28個成員國。歐元雖是歐盟的官方貨幣,但28個成員國中僅19國採用。另取消部分成員國之間邊境管制的《申根條約》,則有22個歐盟成員國和3個非成員國實施。

英國醞釀脫歐,並不是近年的事。從一開始,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就是複雜的,而且一直在改變。英國人猶豫了許多年才決定加入當時的歐洲共同體,1975年英國人還曾舉行了一場公投,決定去留問題,最後為了經濟的考慮,英國人不甚情願地留下來。上周公投後,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就說,英國脫歐「不是友好的分手」,但是「反正也不是一場親密的戀愛」。

歐盟最受批評的是官僚機構疊床架屋,其主要機構有歐洲理事會(成員國家首腦組成)、歐盟理事會(成員國家部長組成的歐盟參議院)、歐盟執行委員會(歐盟的行政機構)、歐洲議會(歐盟的眾議院)、歐洲法院、歐洲中央銀行(ECB)等。

近幾年來,英國的脫歐聲浪逐漸高漲。英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5年連任後,兌現選舉支票,承諾將在2017年底前舉行去留公投。卡麥隆主張留歐,但前提是歐盟改革。英國提出四項主要改革訴求,包括限制移民福利,移民必須在英國工作四年以上,才能申請在職福利,且英國在七年內可以對移民申請福利「緊急煞車」;保障包括英國在內的非歐元區歐盟國家,保護倫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提升歐盟競爭力,確保歐洲單一市場、自由貿易,英國企業不再被迫遷往歐陸;賦予英國不參與歐盟進一步整合的權力,英國將不再是「歐盟超級國」。

難民危機是關鍵引爆點
英國提分手 卻無法決定何時分

今年2月20日,經過30小時的馬拉松磋商後,歐盟全體成員國領袖終於無異議同意英國提出的改革方案。卡麥隆挾著這項外交勝利,隨即自信滿滿地宣布舉行公投日期;然而,英國人顯然並不滿意,在公投前即使發生支持留歐的女議員慘死槍下,仍無法扭轉民意。結果卡麥隆弄巧成拙,斷送自己的政治前程。

很多英國人覺得,這幾十年的歐盟成員國沒有給他們帶來什麼經濟好處,這點解釋何以年紀愈大的英國人愈支持脫歐。脫歐派選前一個有力的訴求是,英國花在歐盟的費用是每周3.5億英鎊(約160億元台幣),退出後這筆資金可用於改善英國國民衛生服務。最關鍵的脫歐訴求是,英國無法控制自己的邊境,尤其是近一年嚴重加劇的難民危機,許多人對英國接受的移民人數感到擔憂,覺得工作都被移民搶走了。

脫歐派得償所願,有人歡呼公投這一天是「獨立日」,但很可能成為「獨立的十年」,因為不光是與歐盟談判退出,在國內,由歐盟法規終止到英國新法制定將是一段漫長旅程。目前,英國政府討論的一個方案是,把管理從基改食品到吸塵器等的歐盟法規先寫進英國法律,英國國會在脫歐後,按照自己的時程修改和刪除相關的法規。要保留多少歐盟法規將是棘手的政治決定,如果改變太快可能會給與歐盟的經貿關係增添困難;照單全收又失去脫歐的意義。

卡麥隆含淚請辭,但使出拖字訣,說要等到十月保守黨大會選出新首相後,再由新首相展開脫歐磋商。未料歐盟核心六國外長表態,認為英國應該立即展開脫歐談判,並立即推出新首相,盡快進行「分手」談判。不過,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反對快刀斬亂麻,強調歐洲絕不能對英國公投做出倉卒草率的結論,以免歐洲進一步分裂。

事實上,分手談判也急不來。歐盟成員國退出的法令依據是《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款,又稱《退場條款》。它設定達成協議的投票規則(經過加權的大多數),以及2年的磋商期限(須經其他成員國全體同意始得延長);所以,英國雖然是提出分手的一方,但要如何談判及何時可以分手,卻由不得它。

歐洲剛開始統合的前50年,沒有任何正式條款可讓成員國退出。法國提議在1957年的《羅馬條約》設立《退場條款》,但遭到駁回,唯恐有成員國真的想要退出,直到2007年才寫入《里斯本條約》。一些歐盟律師認為第五十條款充滿漏洞,很多地方或有爭議,可能就是不要有人動用。英國是首次動用這項條款的國家,究竟實際如何執行,雙方將需要召開無窮無盡的會議。

歐盟
Photo Credit: 財訊
最迫切問題:穩定歐元
蝴蝶效應恐發酵 投資置產再等等

對於英國決定退出歐盟,絕大多數都持悲觀看法。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擔憂,英國脫歐將造成重大經濟後果,加劇全球市場波動。「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則警告英鎊貶值到1.15美元以下。國際貨幣基金(IMF)報告,英國在脫歐五年內,家庭所得將每年減少3,000到5,000英鎊(約13.7萬至22.8萬元台幣)。

主掌19年美國聯準會的前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則表示,歐元貨幣是眼前立即的問題。他說,歐元和歐元區是歐洲政治整合進展的重要一步,如今卻在瓦解中。他認為歐元會最快出現問題,因為歐元的問題嚴重,歐元區南部國家依賴北部國家和歐洲央行挹注資金。

在台灣,不論是學生、民眾或企業,英國這項歷史性公投都會對我們造成影響。英國若失去申根簽證資格,持有的學生簽證還能前往歐洲嗎?是不是應該趁著英鎊貶值去倫敦觀光血拼,順便購屋置產?英國若不再享有對歐洲貿易的優惠,是否應該放棄在當地設廠與投資?

不過,歐盟也可能進一步團結或是改革,抑或重新思考歐盟的未來。這也是把英國脫歐視為長期利多的論點的主要依據。「末日博士」麥嘉華(Marc Faber)便認為,英國脫歐是全球經濟成長利多,「向那些病態的政治菁英和廢物布魯塞爾官僚,那些只會用複雜法律和繁瑣法規來阻撓經濟成長的人,發出一項明確訊息說,勞工大眾受夠了。」

英國人心底最憂懼的想像
逐漸消失在世界強國的地圖裡

公投過後,走過英國住宅區的街道,部分民眾,依舊在窗邊留著「支持留歐」的標語,藍紅白對比顏色在陽光下閃耀著;那被留下的標語,看來卻是如主人的心情一般,有些落寞和不知所以的失落。

雖然,公投結果揭曉,過半數民眾願脫歐,但英國社會又掀起了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的聲浪。到底以議會政治為主的英國,會如何面對這次的民意?它是會傾向「願賭服輸」態度,要英國政府履行公投結果?還是會再以其他手法,翻轉這次的公投結果,帶領著英國和歐盟再次「牽手」?這世紀大難題考驗著英國是否可以繼續站在世界舞台,延續過往大英帝國的氣勢與光榮;又或者是,在正式和歐盟分手後,逐漸消失在世界強國的地圖裡?這恐怕是許多徬徨的英國人民目前心底最憂懼的想像⋯⋯。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