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岸是台灣的自然珍寶,為何政府老是想賣給財團賺錢?

東海岸是台灣的自然珍寶,為何政府老是想賣給財團賺錢?
Photo Credit: 安比小姐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環保署6月29日針對「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開發案,以「有條件」通過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審查,引發各界嘩然。此案開發基地位於原民會傳統領域調查成果範圍內,包含加路蘭、刺桐、都蘭三部落之傳統領域......在環境、生態、觀光的觀點之外,筆者從文化的視角對本案相關的主管機關或部會,提出幾個觀察與疑問。

作者:張宇欣(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理事)

環保署6月29日針對「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開發案,以「有條件」通過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審查,引發各界嘩然。此案開發基地位於原民會傳統領域調查成果範圍內,包含加路蘭、刺桐、都蘭三部落之傳統領域。

然因該案未依原基法第21條落實部落之「知情同意權」,因此7月6日三部落之族人北上行政院抗議陳情,此事件是繼美麗灣渡假村全案敗訴定讞後,又重啟東海岸飯店開發的敲門磚,東海岸可能再次淪陷。

160310-001
photo credit:地球公民基金會

在環境、生態、觀光的觀點之外,筆者從文化的視角對本案相關的主管機關或部會,提出幾個觀察與疑問:

一、環保署環評委員會之組成

根據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環境影響評估之定義「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及經濟、文化、生態等可能影響之程度及範圍,事前以科學、客觀、綜合之調查、預測、分析及評定,提出環境管理計畫,並公開說明及審查」。

由此得知,環境影響評估之程度與範圍不侷限於環境、生態等自然面向,生活、文化、社會等人文面向亦應納入評估之內容。

換言之,為使此案踐行環評機制,發揮其「科學、客觀、綜合之調查」,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之委員背景,應視評估面向之需要,包含上述各環評項目之專業領域,方可落實該影響評估。

此開發案牽涉原住民族文化與傳統領域,亦是本案目前爭議最大之處,然而此次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之專業背景,大多與自然資源、環工、生態相關,族群文化或人類學背景的僅有一位。

此委員會組成是否能客觀且全面地運作該案之影響評估機制,以達充分評估、減緩開發影響之效,值得探究。

20160706加路蘭部落的耆老鍾錦榮,因部落土地即將面臨開發而逝去,在行政院前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二、原住民族委員會的「無法之法」

原住民族委員會為原住民族基本法之主責機關,當為落實原基法精神而發聲與作為,然而在原民會6月30日新聞稿中,對於該案之開發「並未確實依原基法第21條『知情同意程序』辦理,造成對原住民族人權益受到侵害,深表遺憾…」。

開發方於環差分析報告中聲稱已於101至103年至加路蘭、刺桐、都蘭三部落進行訪談與說明,然而此案若確實已取得部落共識,為何又會引發7月6日三部落北上抗議?

此外,開發方於6月29日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報告中主張,因「原住民族委員會目前尚未依法完成『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範圍之法定程序並予以劃定,故本計畫土地非位於『傳統領域土地範圍』內」。

「在以法律劃定訂定『原住民族土地』範圍前,直接認定本件系爭土地係『原住民族土地』,或行政機關直接訂定行政規則定『原住民族土地』,恐有違建之法律保留之虞。」(環差書5-64)

若以此論點推之,只要原住民族基本法配套法案之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草案一日未完成立法程序,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於法上便不存在,宛如無視原住民族存在之事實。原民會對該次環差分析審查通過之結果僅表態「深感遺憾」但放任不作為,空有原基法又有何用?

原基法已施行十年,原民會應積極促使相關子法完成立法,並與相關各部會積極協商、堅守立場,確實踐行105年1月4日訂立之「諮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參與辦法」,建立部落立場表達與協商的機制和平台,使部落的各種聲音都能夠被聽見,莫讓原基法與原民會淪為「有法」卻「無法作為」的荒謬窘境。

三、失靈的文化資產局處

13522828_1074702462590999_79699413930082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開發案於民國91年1月31日環保署第92次委員會,有條件通過整體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本案於環說書中提及此案鄰近富山遺址群,疑似為未經公告之杉原遺址,此案址已發現史前文化之出土文物、石棺及文化層堆積,開發方也自行評估開發案對遺址會產生輕度至明顯程度的影響(91年環說書7-23、24)。

然而91年環說書中之減輕對策卻只提及會採取施工中監測與小規模試掘等方式處理,「於開發中遭遇遺址時通知縣市政府文化局,研擬搶救措施」,明顯規避開發責任與漠視文化資產之重要性。

而後在「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暨第二次變更內容對照表」中雖已針對遺址進行調查,但東海岸為史前文化遺址密集分布之區域,根據文資法第37條「主管機關應普查或接受個人、團體提報具遺址價值者之內容及範圍,並依法定程序審查後,列冊追蹤」、第42條「遺址由主管機關擬具遺址管理維護計畫,進行監管保護」。

從美麗灣到棕櫚濱海開發案,突顯出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與臺東縣政府文化局,對於東海岸史前遺址大量存在之事實,應落實之調查、列冊、公告等「遺址法定化」機制,被動行事且未盡其主管機關之責,以致臺東諸多史前遺址未能依法列冊、監管,每遭逢開發案時才亡羊補牢。

任憑一連串開發案於遺址群上「上下其手」卻無法可管。倘若主管機關失職在先、開發方投機取巧在後,失靈的文化局處,帶來的不僅是文化資產失落的苦果,更是人類歷史的陷落與斷裂。

四、環評防弊與思維的翻轉

13516540_1075091875885391_62359469754385
Photo Credit:地球公民基金會

從美麗灣到棕櫚濱海開發案,突顯出今日臺灣環評制度的不足與部會、法制面的失靈。環境開發的影響層面不僅是自然資源與環境生態的面向,人生活在環境中,亦是環境的影響者與被影響者。

因此在環評法制定二十餘年後的今日,環評法應與時俱進、加速修法,通盤檢討現有環評制度的弊病與缺失,例如開發方與環說書撰寫單位的雇傭關係;而社會各界也應翻轉舊時的環評法思維,將人與文化向度納入環境影響評估法中。

肯認人與文化亦是環境中不可抽離的一部份,方能真正預防及減緩「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生活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及經濟、文化、生態等可能影響」之環評宗旨。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