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被需要」的孤狼:一個愛狗的人,為什麼會犯下台鐵爆炸案?

渴望「被需要」的孤狼:一個愛狗的人,為什麼會犯下台鐵爆炸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婚姻的失敗、工作的挫折、小孩的成長,一波接著一波的生命浪潮翻攪著他的心靈,讓他望海興嘆,見海生畏,最終生命走上絕路、慘遭滅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北元

台鐵松山車站7日晚間10點驚傳區間車列車爆炸案,於警方的調查下,案情輪廓逐漸清晰,在事件中的傷者之一、55歲林姓男子疑似就是這起爆炸案的嫌疑犯。

林姓男子為什麼要炸火車呢?他的犯案動機,警方目前還在調查中。不過,《中國時報》今天有一篇報導,標題為〈孤狼炸彈客,與犬四處流浪〉,倒是詳細說明了林姓男子的生活與臉書內容:「個性孤僻,以車為家,帶著愛犬四處流浪,居無定所,靠打零工維生」、「罹癌的他喜歡上山遊玩,接近大自然,似乎想藉此忘掉病情」。

我十分好奇:一個會愛狗的人,為什麼不會愛自己?更不懂得去愛別人?如果他懂得愛,就不會在火車上引爆炸彈,企圖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不是嗎?

人會養寵物,就我的理解,可能有兩種原因:一是把牠當作是自己與自然界的一種「橋樑」;其次便是在生活中渴望「被需要」。

先談寵物是人與自然間的「橋樑」吧。

人類的文明讓人脫離了生活數萬年的大自然,走入人工的都市叢林中,讓每個人或多或少在生活中都出現了莫名的孤獨感、疏離感。在英國牛津大學教授、知名文學家C·S·路易斯(C.S. Lewis)眼中,人類的生活過得太複雜,知性也太過於發達了,許多本能都萎縮了,自我意識也跟著強烈無比。這樣的生活讓人覺得疲累,盼望著能夠擺脫這樣的自我束縛。

於是,豢養寵物成了現代人一個回歸自然的中介,畢竟要再回到自然環境中,對絕大多數的人而言,那是個只能偶一為之的休閒活動。C·S·路易斯就曾說:「動物的四條腿,一條是踩在人界,另三條則是踩在自然界。動物是一個中介、一個大使。」

接著,來說說每個人不免會有的內心渴望:「被需要」。

「被需要」,是一種自信心的來源、甚至是一種生命價值的象徵,象徵著自我的「存在價值」。如果有一份工作,沒有你無法完成;當你的懷中的嬰孩需要你的照顧,寸步不能離開時,生命的自我存在與認同感油然而生;而當工作完成人走茶涼、孩子長大成人離家遠去後,那種失落感,也是許多人的共同經驗。

是的,如果你活在這個世界上,完全不被別人需要,那你還會感覺到生命有什麼意義?人的內心世界中,都會有一個「利他的需求」,就是被需要。當一個人遍尋不到自己的內在價值,又無法獲得別人的需要時,在不知不覺間,他的內心必會遭受空虛侵蝕,終至沮喪憂鬱。

既然問題這麼可怕,那有沒有什麼方案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呢?當然有,養一隻寵物。透過移情的作用,你可以創造出一切自己「被需要」的感覺,只是苦了那隻小動物,因為你會給牠許多身為動物不需要的對待。

話說到此,我們回頭來看看那位引爆炸彈的林姓男子。他二十歲時曾有一段婚姻,生下一個孩子,離婚後孩子由他一手扶養長大,如今已踏入社會工作,父子很少聯絡。這樣的生活背景,我們不難理解為何他會有一隻心愛的小狗叫「女兒」,更不難想像為何他會喜歡接近大自然了,他與這個世界之間有太大的鴻溝跨不過去啊——內心對這個社會有著強烈的疏離感,同時又失去了生命存在的價值感。

婚姻的失敗、工作的挫折、小孩的成長,一波接著一波的生命浪潮翻攪著他的心靈,讓他望海興嘆,見海生畏,最終生命走上絕路、慘遭滅頂。火車上的那一顆炸彈,與其如媒體的最新消息,把它說成「疑似前台鐵員工的復仇」,倒不如把它看待成是一種強烈「被需要」的轉換,他想要讓自己被別人、被社會重視,於是,犯下驚天動地的大案成了他的選擇。

相信林姓男子下定決心在火車上引爆炸彈,他自己就沒有再活下去的打算,然而,上帝並不想成全他的想法。未來,他會有一段不短的時間要待在監獄裡,我希望能有機會去看他,讓他認識上帝,知道這世上還有一位神愛著他,這樣他就不再需要「被需要」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劉北元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