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家鄉仍舊避談六四,「你講這個我就不能回去中國了」

遠離家鄉仍舊避談六四,「你講這個我就不能回去中國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艾未未:草泥馬》導演Alison Klayman,透過一段中國女孩與埃及女孩的談話呈現跨文化對談的衝突。兩人從2013年在開羅拉比廣場的屠殺談起,當話題轉到了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女孩回應:「你講這個我就不能回去中國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Yuan

當Shen Yitong在2008年離開中國前往開羅大學修讀法語時,她並不知道會將埃及視為第二個家鄉,見證埃及革命發生地如此快速。她的雙親都是農家子弟,2004年,為了女兒的教育特地從吉林省一個小鄉鎮搬到省城長春。

我是在2013年春天一個開羅藝術節認識了Shen。因為對少數在埃及的中國外籍人士(約有千人)如何看待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倒台感到興趣,我被Shen和其他人對埃及所經歷的一切是感到喜悅或絕望所吸引。

身為外人看待派系紛爭,埃及中國人士的命運也仍在糾結,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他們不只是居住在埃及,還加上他們中國公民的身份,因此對那些在政治自由和政權更替的不確定中權衡的人,會有直接的共鳴。

我認為Yitong和她朋友的故事能彰顯全球化的另一面,也是美國觀眾不常思考的面向:不是以西方為中心的全球化,而這會有助闡明埃及革命在全球的重要性。

我在一月底至二月對Shen的拍攝是一項更大的工作計劃的一部份;Shen目前已離開開羅在巴黎攻讀碩士。這部ChinaFile的短片主要是聚焦於Shen和其埃及友人Asma El Nagar間的談話,El Nagar在開羅大學攻讀中文後在一間中國公司上班。

兩位密友放鬆地吃著蘭州拉麵,中文夾雜著阿拉伯文的談笑間交織著火花。

當他們的談話轉到時事,兩位朋友將拉比廣場(Rabaa Square )屠殺和天安門事件作出比較。既不是歷史學家、政治評論家、專家或行動者,這部影片也不是要將他們描繪為當權者。事實上,在來到開羅之前,就如每個同齡在家的青年,Shen都從未聽說過1989年發生在天安門的事件;兩個事件的共通點為都是國家針對平民的暴力鎮壓,而不管是在埃及或中國都無法自由地討論,甚至也無法紀念,因此無需擔心遭到報復。

最終,這部短片是一段關於言論自由和自由本身概念的談話。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關於共通性的例子,也是一個當跨文化聯接、交流和友誼在青年人之間產生時,棘手問題必然浮現的例子。

走在天安門廣場上,你想起了什麼?Photo Credit:Robin Zebrowski CC BY 2.0

作者Alison Klayman,被紐約時報首席影評人A.O. Scott 和 Manohla Dargis評為「40歲以下20位必看的導演」,其作品《艾未未:草泥馬》(AI WEIWEI: NEVER SORRY),獲得美國日舞影展陪審團特別獎。

本文獲中參館授權刊登,原文請見:Cairo in Chinese(6.02.2014)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ChinaFile 中參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