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女殺阿嬤長照悲歌再響起,失智老人除了送安養院至少還有十八種替代方案

孫女殺阿嬤長照悲歌再響起,失智老人除了送安養院至少還有十八種替代方案
Photo Credit: Andrew Harnik /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遺棄」。老人家與家屬,一想到安養院,腦海就會冒出這樣的字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社會的長照悲歌再創令人心痛的紀錄!桃園7月9日發生一起人倫慘劇,二十一歲吳姓女子在祖父過世數天後,因擔心與自責從小同床共眠的失智祖母無法得到夠好照顧,而拿刀砍死祖母,隨後又跳樓自殺。台灣這些年長照悲歌接二連三發生,有老夫殺老妻、媳婦殺公婆、兒女殺爸媽,但孫女殺阿嬤是第一次。

吳女因父母離異,從小由阿公阿嬤帶大,祖孫感情緊密,即使後來父親買房搬出自住,吳女還是獨自回到附近老家與阿公阿嬤同住。吳女在中部就讀醫事學校,最近剛畢業,或許對照顧阿公阿嬤更增添一份責任感。誰知阿公在數天前過世,而平常由阿公照顧,不曉得已經失智多久的阿嬤,也在父親安排下,可能住進安養院,或許吳女因此陷在祖父母即將相繼離去的自責與焦慮情緒裡,而做出傻事。

有媒體說阿嬤將被送到療養院,這是用詞錯誤,須知療養院乃收治年輕精神病患,而給老人家住的是安養院、護理之家或長照中心。媒體在報導此事件時,也必須追問阿嬤的失智程度,才能判斷到底阿嬤被送到安養院恰不恰當,有沒有其他替代作法。

長輩失智以後,除了送往安養院照顧,有沒有替代作法?當然有,至少有十八種其他作法!只是為什麼吳家沒有考慮替代方案?因為台灣社會還有許多人,存有「老年照顧=送安養院」的觀念,只要照顧不來,直覺反射就是讓老人家離鄉背井,住到冰冷機械的通鋪房間裡。

「遺棄」。老人家與家屬,一想到安養院,腦海就會冒出這樣的字眼。

完全錯誤的長照觀念。失智以後,除了送安養院,至少還有居家服務、居家托老、走動照顧、日間照顧、夜間照顧、周末照顧、短期喘息照顧、小規模多機能照顧、失智之家照顧、失智單元照顧等等。當然還可以聘雇外籍看護。

安養院也未必是人間地獄,絕非「送安養院等於痲瘋病隔離」。比如失智之家,就是九人以下,設在社區,由公寓或透天厝改裝的家庭式溫馨照顧空間,老人家等於住在老年宿舍,跟年輕時代念書住宿舍是一樣的居住方式。

失智老人家的「六人行」。《六人行》是美國知名肥皂劇,描寫男女室友的生活故事。在失智之家裡,老人家不只過得快樂又有尊嚴,還可能「八十歲找到真愛」。

然而這些長照的可能作法,吳女知道嗎?吳家知道嗎?不要說他們不知道,連當今主管長照的政府單位與主管,都未必知道,或者知道了也心不在焉,沒有全力擘劃台灣的長照體系。

「都是前任政府太無能啦,新政府上台後會把長照做好,蔡總統在就職典禮上都講了!」是這樣嗎?蔡政府要做的,用遺產稅、營業稅來做長照的點子,就能夠遏止長照悲歌的發生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財源太小,一年頂多張羅四百億,只能做社區照顧,無法改善機構照顧。「把社區照顧做好,就不用送機構了!」大錯特錯。至少有三成失智失能老人家,無法在社區照顧,必須送到專人專責照顧空間,否則很難照顧。

試問,觀念錯誤的長照,如何遏止長照悲歌的發生?日本每年至少發生三十多件「照顧殺人」(照顧者因心力交瘁而殺害被照顧長者),他們的長照財源以GDP比例來算,是蔡政府要做的稅收制長照的三到五倍。

新聞中的吳女由阿公阿嬤扶養長大,對於老人家有一份回報的責任心,這在臨床上相當常見。在失智老人家的照顧裡,只有極少數由孫子女承擔,而這些「隔代孝順」的孫子女,沒有例外,都是從小睡在阿公阿嬤身旁長大的。於是祖父過世與失智祖母將被送往安養院,對吳女來說,相當於爸媽相繼離去那麼痛苦。

此外,吳女因為就讀醫事學校,或許對於照顧老人家會有更高的自我要求,這是家屬在討論照顧安排上必須特別注意之處。甚至可以這麼猜測:吳女是不是因為想要好好照顧阿公阿嬤,才去讀醫事學校?

只是吳女就讀的醫事學校,有沒有相關長照課程,能不能告訴學生,失智除了送安養院還有很多可做,安養院也可以做到變成老年樂園?

長照議題需要更多人的覺醒與關注。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