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討論血汗醫護的沒有春天,我們要先了解經濟學家說的「鮑莫爾成本病」

要討論血汗醫護的沒有春天,我們要先了解經濟學家說的「鮑莫爾成本病」
Photo Credit: 醫護非視不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次聽到楊志良這些人,痛批醫院、醫生的貪婪,我都很想叫他去經營醫院看看,貨真價實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據說最受華航罷工啟發的是醫護人員,血汗醫護爭取勞動權益勢在必行,但很抱歉,經濟的現實是這樣,再怎麼抗爭也沒用。要討論血汗醫護的沒有春天,我們要先了解經濟學家說的「鮑莫爾成本病」(Baumol's Cost Disease)。

有些產業非常仰賴人力資源作為生產要素,但生產力並無法靠科技提升,因為生產力無法提升,單位售價不但無法因競爭下降,反而漲勢驚人。這現象即稱為「鮑莫爾成本病」。醫療產業有很明顯的「鮑莫爾成本病」,醫護人員一天就這麼多的時數可以看病人,科技再進步,都沒辦法改變這現實,所以生產力被鎖死。但另一方面,醫療服務極為仰賴人力資源,這醫護人力的薪資成本又為外在環境所決定,說漲就漲,而且漲勢驚人。兩者挾擊下,醫療服務費用,只會快速上漲。美國的大學學費漲勢遠超過通膨,原因也是一樣的「鮑莫爾成本病」。

然而美國大學可以收高學費應對成本的漲勢,台灣的醫療產業卻不行,因為健保卡住這漲勢。但「鮑莫爾成本病」並不會因為健保而消失,所以醫院只能擠壓醫護人員,由「壓搾勞工」來提高一點點的生產力,以對付這成本病。這就是血汗醫護沒有春天的理由。

也許你會說,台灣的22K薪資,那裡來的成本高漲?有醫療專業的醫護人員,當然領的不是22K,他們的薪資報酬水準甚至不是跟隨一般的經濟成長趨勢,因為「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台灣的醫院,如果不付相當水準的薪酬,醫護人員可以不幹,有醫美這快樂天堂,有外國的誘人薪資,只靠故鄉情,而不管薪情,能撐多久?而且說實在,台灣的醫生,是當初想唸哪一學門就可以唸的好學生,醫生不幹了,找別的出路很難嗎?所以到頭來,該給的高薪還是得給,不然連醫生都找不到。但高薪是有代價的,得拿血汗來換。

每次聽到楊志良這些人,痛批醫院、醫生的貪婪,我都很想叫他去經營醫院看看,貨真價實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我寫「誰是慣老闆?」,建議爭取勞動權益的勞動階級,設身處地幫「慣老闆」思考,才有抗爭成功的可能。依此邏輯,到底誰是血汗醫護的慣老闆?是台大、長庚,還是署立醫院?很抱歉,都不是,是全民健保。所以血汗醫護你們要抗爭的對象是全民健保嗎?是全體民眾嗎?老實算一算,你們選舉的時候有幾票,「全民」有幾票?你們根本一點勝算都沒有!就算上街頭,甚至醫生納入《勞基法》,也於事無補。挖了東牆,西牆還是要補,不是健保費要調漲,就是醫療品質要下降,怎麼看都沒有贏家。

這悲情的結果,幾乎全世界都一樣。無解。也許我之前提的保險市場自由化可以有所緩解,但在民主台灣,吃慣健保自助餐的民眾,接受保險市場自由化的可能性為零。冬天來了,但春天根本沒可能到來,怎辦?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5張圖看護理人員有多血汗:on call也算休假、加班再「賣假」...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