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知道數十年前的貪污實況,便不想失去現在的廉政公署

當你知道數十年前的貪污實況,便不想失去現在的廉政公署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親身經歷香港由沒有廉政公署到它成立之後的對比,當初人人不重視廉署,可是數十年來廉署改變香港很多,今天許多變動,會否破壞珍貴的廉署,值得深思。

若果你問我,香港會不會有一天沒有廉政公署,我可以肯定答你:不會。其實香港未有廉政公署之前,警察部也有所謂「反貪污部」,針對警察的貪污,跟廉署有同一功能,但對其他行業就管不著了。其實,從97年回歸後開始,廉政公署給人的感覺是形同虛設,似是打擊不同「對家」的打手,有點像古時的東廠,令到市民對廉署逐漸失去信心,這現象從前不會有的。

現在很多香港人沒有經歷過沒有廉署的日子,廉署成立不知不覺就超過四十年了,因為它的成立令社會明顯改變,你可以從內到外觀察到,並不是什麼的高深學問,尤其是我做了30年公務員,而且是紀律部隊部門,較有深刻感受。譬如,你會看到一些有身份的人被判貪污,或者被判妨礙司法公正等罪名的在囚人士,一些不公平或令行業腐敗的風氣,會隨著有廉署得到改善。

有廉署是不是沒有人貪污呢?肯定有,只是從一些判罪的案例可以知道,較有組織及明目張膽的大型貪污事件,幾乎絕跡。而廉署條例的嚴苛,從一些簡單的個案便一目了然,例如,我有一位舊同事,因為擔保上司到財務公司貸款,都受到刑事檢控,因此,看得出廉署檢控大多是要求嚴謹約束行為,可能未必涉及實際金錢利益或交易,但阻止不當行為已會令其他人有所警惕。

我們看廉署的價值,難以只由一些個人案件的審查過程可以看出,可是,到有一天最表面也讓大眾看出廉署處事失效,相信形同虛設的日子也不遠了。就像警隊一樣,變了做特區政府的守護神,特首叫他「咬」那人就那人,大家所看到的和實際情況也確實接近。說回廉署,全世界都有類似這種政府部門,從部門成立之初的架構和宗旨,的確能使社會走向光明、邁向進步。一旦與理念稍有背道而馳,後果就難以想象,香港以北的「地方」已是鐵證。

上述是最近我就廉署一些變動的感想,往後如何,有很多的未知之數,可以變好,也可以繼續壞下去,完全沒有答案,我只是回顧和推想。我出生於50年代,在60年代到70年代初期,當年貪污的不單止只有警察,可以說是全民活在貪污的影子之下,所見所聞,貪污風氣之普遍你難以置信,所以,梁振英說他老豆當年是在「清水衙門」,守港督府,相信當年就只有這些崗位才「可能」沒有貪污,他便這樣說。

當然,那時最大的貪污組織一定是警察部門,無論便衣和軍裝都會貪污,後來很多電影也有演繹,內容可能有點誇張,雖不中也不遠矣。只是電影很難認真的給大家講清楚,那些大型貪污案,在法庭審訊時的狀況就一清二楚,根本嚴重得難以控制,一切在警、廉大型衝突後,廉署被逼將一批警察特赦,大家才鮮有再提,涉案較嚴重的人物到今天還在通緝名單之中,可見廉政公署初起的威力。

我做「飛仔」的年代,有朋友都當了差,他們都會說一些貪污行為並提醒我留意,令我最感興趣是他們說的「射雕」。什麼是「射雕」呢?原來,每晚十二點過後,若再有人「打麻雀」的話,差人就會上門,你不必收起,這時只要將兩元交給差人就可以。由於以往是九龍區有很多七層大廈,從地面看上去很容易看得單位搞甚麼,差人就會從七樓開始查看,據講當時星期六一天就隨時收到一百幾十元,你必須知道當年他們月薪只有660元。所以,他們就稱這些做法為射雕,專貪「打麻雀」的人。其他,一些較為公然的有小販「派片」,記得每天交五毫子才可以開檔,大牌檔每張枱計五元一周等。這些做法都不用交公數,所以,隨時是天一半地一半,意思是:個個月都出雙糧。

那個年頭除了警察之外,其他公共業務,像裝個電話都要比茶錢,你不給茶錢保證你天天要找人修理。另外,我親身見證的一件事發生在醫院,記得1970年的時候我受傷住院,先母每天都給醫院阿嬸五毫子,這樣就確保我有熱水飲用。我對上兩個哥哥都是要夾錢在牌簿才考到車牌,這些都是親身經歷,相信其他人可能經歷更多。

由於當年社會缺乏資源,勞苦大眾佔大部分,那時現在所謂「民智」大家要求不高。因此,廉政署成立初期,大家都不寄予任何希望,不認為真可杜絕貪污。中國人的想法是「捉貪污那些人自己不用吃飯嗎」?但是,後來證實了很多人都看錯了,遠遠低估了廉政公署的功能和精英實幹,這個部門不單是處理貪污投訴,更對一些公職人員行為不當、不公平的商業行為進行調查,加上妨礙司法公正等等,把那些人繩之於法。

這是沒有廉署和有了廉署後的變化,前後對比太大,可能我有點太認真,往後香港人需不需要有廉署的存在,繼續看看吧。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