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方首度啟用機器人殺人 外界質疑開啟「危險先例」

美國警方首度啟用機器人殺人 外界質疑開啟「危險先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人擔心,達拉斯警方的做法可能創下「一個危險的先例」,引起全美其他地區的警方效仿,從而增加警方過度使用暴力手段的風險。

日前在美國接連發生兩宗警察擊斃黑人事件,隨後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種族歧視,豈料,在達拉斯的抗議遊行最後竟演變為嚴重的警民衝突,槍手趁隙襲擊在示威現場中出現的警察,造成五名警察身亡,最後警方決定出動一個攜帶炸彈的機器人,將殺警的槍手炸死。據了解,這是美國警方首度運用致命性的自動裝置,也是美國本土首宗以武裝機器人殺人的案例,警方此舉引發各界質疑,許多學者指出「這是一個危險的先例」,後續效應將難以預料。

ETtoday報導,美國德州達拉斯殺警案中,警方與槍手強生(Micah Johnson)對峙4小時後,決定用炸彈機器人將其炸死。不過,警方以往多將機器人用於解除炸彈、協助運送物品至危險地區等任務,此次首度派出機器人殺人,引起外界質疑警察「軍事化」現象,也帶來有關「利用高科技消滅罪犯」的道德爭議。

有戰備專家指出,用機器人殺人將對21世紀的警務工作帶來影響,並引起法律挑戰,未來執法部門可能會運用越來越多遙控與半自動裝置對付嫌犯。對於許多人質疑,警方沒有經過談判勸服,就出動機器人將嫌犯炸死,達拉斯警長布朗(David Brown)於記者會上澄清,經談判失敗後,由於沒有別的選擇,才決定在嫌犯附近引爆炸彈機器人,讓對峙結束,「如果採取其他方法,會造成員警更多的危險。」

中時報導,美國多名現任和前任執法部門官員告訴記者,他們注意到美國警方正日益呈現軍事化特徵,如今出動機器人消滅嫌疑人的新戰術更加劇了他們對此的擔憂。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官員、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里克納爾森表示:「在戰爭中,你的目標是殺死敵人,但警察的執法目標,卻並不是這樣。」

不少人擔心,達拉斯警方的做法可能創下「一個危險的先例」,引起全美其他地區的警方效仿,從而增加警方過度使用暴力手段的風險。例如,紐約警察局長威廉布拉頓 8 日曾表示:「我們也有這個能力(指利用機器人執法)」,暗示今後不排除借鑒相同手段。

聯合報導,曾協助設計MARCbot機器人的前Exponet員工柯恩(William Cohen)說,打造機器人的目的,是解救生命,而不是終結生命。他指出,射殺達拉斯警方的武裝嫌犯斃命,不會再有警員或其他路人受害,雖然讓他鬆了一口氣,但他擔心接下來會發生的情況。柯恩強調,這開啟了如何處理這類情況的一連串新問號,以及警方在決定是否持續談判或執行這類行動時,要如何取捨。

自由報導,「人權觀察」(HRW)及哈佛法學院的「國際人權診所」即愈來愈擔憂在執法行動中利用全自動武器的情形。這兩個單位2014年發布的報告指出,「它們的程式可能被預設為處理所有的執法事態」,「它們缺乏人類的特質,像判斷力及同理心,這些特質讓警察得以避免在預料之外的情況下非法濫殺(無辜)」。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