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醫護】花花的班表,燃燒的腳底板──念醫檢的人這麼多,為什麼醫院永遠在缺人?

【血汗醫護】花花的班表,燃燒的腳底板──念醫檢的人這麼多,為什麼醫院永遠在缺人?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晚上不是都沒病人嗎?你們都在忙什麼?」別忘了還有住院和急診的病人啊!小夜時段還有夜診,同時還要兼顧門診採檢,大夜則有晨血,整棟醫院各個病房的檢體集中在同一時段一起來,分別簽收、離心、上機、發報告,不良或錯誤的檢體進行退件,此時若再被病房急召做心電圖,實驗室只能放空城,等到回去又是另一批檢體等著要處理。

文:林佳儀(醫檢師)

醫檢師,幾乎八成的民眾都沒有聽過這個名詞,也不清楚這個行業的內容。每次被長輩們問起時大多是這樣的狀況:

「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阿?」在OO醫院做醫檢師。

「醫檢師?那是在幹嘛的啊?」做檢驗的。

「蛤?什麼檢驗?」簡單來說就是驗血驗尿驗大便的啦!

「哦~不錯阿,應該不用輪三班吧?」要輪三班喔。

「那薪水應該不錯吧?」普通啦。

除了在抽血櫃檯能夠與病人互動(沒錯,你們在抽血櫃檯看見穿白袍的抽血人員也是醫檢師),醫檢師大多的時間都泡在實驗室裡,負責各項檢體檢查的進行與報告的發出,以各項檢驗報告來協助臨床判斷病人的狀況,以利於找出病灶或進行下一步驟的治療,是醫院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群體。

你以為醫檢師不用輪三班?錯!

通常醫學中心等級或者大一點的醫院,因為檢體量大、檢驗項目多,所以分工較細,各個組別有各自的組員,再依檢驗的項目畫分位置;有些醫院還會將急診檢驗獨立出來,能夠更迅速地出報告。但像一些規模較小的醫院,檢驗科只有門診(含血液和鏡檢)、血庫和生化組(血清和細菌則另外獨立),一個位置白班只有一個人,他需要能夠同時處理門診、住院和急診的檢體;小夜班兩個人、大夜則是一個人包辦所有的項目。

之前家人曾疑惑的說:「晚上不是都沒病人嗎?那你們都在忙什麼?」別忘了還有住院和急診的病人啊!小夜時段還有夜診,除了實驗室內的檢體處理,同時還要兼顧門診採檢,夥伴間的默契和合作很重要。大夜則有晨血,整棟醫院各個病房的檢體集中在同一時段一起來,分別簽收、離心、上機、發報告,不良或錯誤的檢體進行退件、打電話通知病房重新採檢,像顆陀螺轉個不停一刻也沒停下腳步,此時若再被病房急召做心電圖,實驗室只能放空城,等到回去又是另一批檢體等著要處理。

shutterstock_346797638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花花班表,燃燒的腳底板

因為大小夜值班人數少,工作分擔下來其實上完一輪就已經蠻疲憊的,所以不太有人願意包夜班,大家每個月的班表都是白班、小夜、大夜混成,作息怎麼辦?自己想辦法調整。且因為人力短缺,遇到狀況時也很難調派人力,有時就算身體不舒服,人員也常常都是要硬撐著上班。

也有人疑惑,「現在檢驗不都自動化了嗎?只要上機就好了,應該很輕鬆吧?」從上機到發報告,其中還包含了儀器的保養、品管的確認、排除其他可能的干擾、比對項目之間的相關性等等,一筆可信的報告是需要花費精神去判斷,並不是直接上機就可以得到的。而且仍有些項目還是要依賴人工判讀,比如尿液鏡檢和不成熟白血球分類(當然這些也有機器可判讀,但是並不是每家醫院都有)。

念醫檢的人這麼多,為什麼有的醫院永遠在缺人?

記得還在念書時常聽到老師提起因為招生人數多,醫檢師走向飽和,但在自己進入臨床後卻發覺現況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反而感覺各家醫院都在缺人啊!

觀察身邊的同學大多選擇走向生技醫材、研究助理,或者努力念書考後中/西醫,實際進入臨床當醫檢師的人並不多。我想這不外乎是幾個原因:

1.需輪三班、休假不固定

現在人們越來越注重健康,願意輪夜班的人減少,夜班工作也不比白班來得輕鬆。因為是排休,休假的時間通常和家人朋友都是錯開的,很難一起互動交流。而在人力短缺的情況下,也可能連續上七天以上的班。另外還要利用休假時間花錢、花時間上課取得醫事人員繼續教育積分。

2.醫病關係緊張 

資訊越來越發達,人們對於醫療資訊可說是信手可得,從原本的完全信任,因為資訊的衝擊而轉變為保留的態度,甚至是質疑。病患講求服務品質,要快速、準確而且態度要好。報告迅速與良好的品質通常病患是沒有感覺的,但若延誤報告時間或者有錯誤,馬上就是一筆客訴,若處理不好可能就會產生醫療糾紛。執行抽血時病患都有「一針就上」的期望,有的甚至會出言恐嚇,也曾看過因為抽血導致病患瘀青而被提告的新聞。

3.各種考核壓力 

處理線上作業的同時要面對內部稽核、外部稽核、醫院評鑑、還有實驗室認證等等,每一次考核都是一次壓力,考核完還要進行各種的檢討改善,然後等著下一次的考核。

4.薪資不高,遷升的空間相對狹小 

臨床醫檢師相對其他醫技能走的出路來說工作量大(有些醫院做院內檢體同時還要處理大批的體檢檢體),暴露的環境危險度高(檢體具感染性),薪水平均來說卻偏低(有些醫院底薪不到兩萬元,其他的執照費、大小夜津貼、績效等等加上去也可能只有四萬多或不到),而醫院不一定有升等制度或者未依年資加薪,有幾年資歷的醫檢師薪資可能依舊原地踏步。

在臨床能夠學到以前在學校學不到的溝通能力和處理事情的思考邏輯。雖然科技日新月異,自動化的儀器越來越多,但希望院方在壓縮人力時應該做適當調整,不能一味的壓縮人力成本而導致人員過勞。現在因為健保制度下的醫療環境不佳,醫師、護理師還有其他醫療人員都很辛苦,其實很希望醫療人員都能彼此互相尊重與體諒,而政府和院方也能改善目前的就業環境,讓畢業的社會新鮮人能夠願意投入醫療產業。

【血汗醫護】徘徊在過勞之島上空的幽靈:治療師們,這一次,我們救的是自己!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