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學習型還是勞雇型助理?立委連出三考題 教長、勞動部支吾其詞

這是學習型還是勞雇型助理?立委連出三考題 教長、勞動部支吾其詞
Photo Credit: 教育部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位立委質詢時質疑學習型助理缺乏明確定義,以致學校從成本考量,學生配合行政和研究,都被歸為學習型助理,以規避勞雇型助理要加保勞健保的成本支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教育部去年修法,將大學兼任助理分為「學習型」與「勞僱型」二種,引發不少爭議,上周學生團體至教育部前抗爭,甚至發生憤怒學生在官員頭上「爆蛋」的事件。

聯合報導,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今(13)日邀教育部和勞動部進行「學生助理聘用勞雇化規畫」專案報告,多位立委質詢時質疑學習型助理缺乏明確定義,以致學校從成本考量,學生配合行政和研究,都被歸為學習型助理,以規避勞雇型助理要加保勞健保的成本支出;「假學習,真助理」花樣百出,因此造成學生和校方認定上的紛爭。

立委柯志恩出了三道情境題考教育部長,潘文忠也無法立下判斷,認為有模糊空間。同樣這三個問題,柯志恩也問勞動部次長廖惠芳,她則回答,如果有對價關係,就屬勞動型助理。潘文忠允諾,教育部會訂出學習型助理的定義和樣態,供學校遵循。

聯合報導,柯志恩提出的三個題目為:

狀況一:一位數學所的研究生,去數學系的課堂上教學,這算是學習型還是勞動型?

潘文忠回:「這個界定比較模糊」,廖蕙芳則說「這個是屬於勞動對價關係,傾向是勞雇型。」柯志恩表示,這個應該比較傾向勞雇型,因為碩士生已經懂微積分了,來教大一生應該是屬於勞動,但是以教育部的規定來看,如果未來是為教師生涯準備就變成是「學習型」。

狀況二:一位圖資系的學生,去圖書館協助進行圖書分類、編碼等,這算是學習型還是勞動型?

潘文忠回:「這個界定應該是勞雇型」,但柯志恩說,這個在教育部規定來說,應屬於課程相關實務內容,「所以又是模糊地帶。」

狀況三:研究生當國科會助理,幫老師找研究資料,研究資料也和學生論文有關,算是勞雇型還是學習型助理?

潘文忠沒有回答,廖蕙芳則回,如果是科技專案,勞動部會認定是勞雇型。柯志恩說,這個工作內容是跟論文有關,但還是花大部分時間在幫老師收集資料,這又定義模糊了。

蘋果報導,柯志恩痛批,教育部為何還要繼續做學習型助理,還要做垂死的掙扎,實際上在學校付出勞力工作的學生,都應屬勞僱型,難道只是因為堅持校園文化最後一道防線,怕把師生關係淪為勞雇關係,對老師來說是無可承受之重。潘文忠強調,千萬不能「假學習真勞雇」,未來學習型助理定義會再更明確。

聯合報導,立委蘇巧慧指出,政大教研中心徵求「暑期計畫學習型臨時性人員」,工作內容包括電腦文書處理、環境清潔整潔等;中正大學文學院也徵求「網頁製作行政學習型助理」,工作內容是網頁製作、資料發布、內容更新等。她質疑,這是明顯的「假學習,真雇用」。潘文忠回應說,如果是明確有勞務關係,會嚴格以《勞基法》來規範。

另外,上周被政大研究生突襲蛋洗的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今天也受到立委關切。立委陳學聖請她上備詢台,問她上周被蛋洗時,她和學生代表溝通內容,和今天教長的答詢內容是否一樣?她說,內容是一致的。陳學聖為她喊屈說,王淑娟是代表教育部長出面接受學生陳情,卻替部長挨了一顆蛋。王淑娟立即緩頰說,事件後經部長指導,已對學生助理的樣態做了更細緻的規畫。

11個QA看懂「兼任助理」爭議,回應網路上那些紛紛擾擾
大學兼任助理納保是遲來的正義?從頭剖析兼任助理的納保爭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