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機場跑道破壞原生生態的太平島,再也不是「美麗之島」

經機場跑道破壞原生生態的太平島,再也不是「美麗之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有意義的主權不是虛幻的線,過去太執迷於虛幻的線與大興土木,令我們失去真正的環境主權與經濟主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賈伯楷(綠黨北北基支黨部執行委員)

很久以前,太平島還沒蓋機場,想起電視報導的一幕,一位學者說:「我看到太平島,就像當年葡萄牙人看到台灣,是個美麗之島,『啊!Formosa!』」

但很可惜,太平島已經不是美麗之島了。

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出爐,指出太平島是礁不是島,導致太平島不被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庭(PCA)認定擁有200浬經濟海域。第一時間看到蔡政府宣稱不接受仲裁結果、重申擁有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的主權,並決定提前派海軍軍艦巡弋的消息,外界輿論甚至有讓陸戰隊駐防的呼聲,如此反應令人失望。

自己不要還怪人:太平島從未公告經濟海域

這次仲裁案並未否定台灣對太平島及12浬領海的實質擁有,受影響的是周邊200浬經濟海域,根本不是什麼神聖主權。要維護經濟海域的權利,應該是派海巡保護經濟海域,在經濟海域上執法的是海巡,不是海軍。只要類似事態發生,派出軍隊是許多人直覺的第一選項,政府也樂於照辦,不但沒有實質幫助,還徒然升高緊張情勢,令人汗顏。

諷刺的是,其實政府從未對外宣告將太平島周邊劃入專屬經濟海域,海巡署更沒有劃設太平島周邊的執法範圍。也就是說仲裁前後,實質上對我們沒有差別,政府本來就沒有認真看待太平島的經濟海域。

map_03_05
Photo Credit: 行政院海巡署
海巡署公告之執法範圍,從未將太平島納入。

要確保太平島的經濟海域利益,就應該好好劃設太平島專屬經濟海域及海巡執法範圍,並執行落實,真正對外宣示自身利益不可侵犯,而不是膝反射式的耀武揚威、隔空放話。這也正是日本在沖之鳥爭議維護自身利益的做法:主張沖之鳥是島,對外公告沖之鳥專屬經濟海域範圍,並透過海上保安廳確實執行,也在會實質影響沖之鳥地位的國際場合力爭。

太平島機場:體現迷失的南中國海政策

政府除了未採取實質維護利益的政策,各種作為也沒有清晰的完整規劃,只有迷失,特別是興建太平島機場。

太平島機場興建時不但刻意規避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程序,甚至在當年立法院以興建經費不符《預算法》為由凍結經費後,扁政府卻仍執意興建。現在島上一半面積的原始植被因此毀滅,變成跑道,生態遭受全面的破壞。受限於太平島面積,機場只有一條單純提供起降的跑道,唯一的功能只有每兩個月讓運輸機起降一次,給島上駐軍帶來補給。然而同樣的功能,改以大型水上飛行艇在海上起降,無須大費周章興建及維護機場、以島嶼生態毀滅為代價,就能做到。

一座完整的機場,必須具備替飛機整備、維修、油彈補給的能力,並讓飛機得以常駐,以及更重要的防衛能力。然而政府並沒有讓國人看到有訓練相襯的飛機修護整備人員進駐的規劃;也未提出完整充足的自衛方案,特別台灣是所有南中國海周邊國家最鞭長莫及的,要如何因應他國能就近從本土出動的武力;若跑道遭到破壞,有沒有能力修復;更沒說島上面積能否滿足上述措施?還要再破壞多少原始植被?雖然後來再興建了油庫,但無法改變太平島機場是個不明所以的半調子機場的事實。

(經機場破壞的太平島,喪失許多能證明為島嶼的自然狀態,已經不是美麗之島。來源:Google 地圖)

機場破壞自然狀態,不利島嶼地位,戰時易攻難守

對於太平島原生生態的堅持,並非天真的想像,仲裁案判決指出,被多國實際控制的南中國海諸島礁,駐紮人員所賴以維生的基礎設施及海水淡化廠,都是依賴外來資源來運作,無法證明這些島礁能在自然狀態下能夠維持穩定的人類社群及經濟活動。太平島除了是南沙群島最大島,最重要的是島上豐富的原生生態,以及原始植被所涵養的淡水。機場導致的植被毀滅、增加大量不透水面積,將影響地下淡水儲量;生態多樣性的喪失,更不利維持自然狀態下的經濟活動。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菲方於仲裁過程引用一份1994年的研究,宣稱太平島上的井已有鹹化趨勢,且並非終年有水,已不足以在自然狀態下供人類生活。由於菲方說法獲仲裁庭採納,此應透過環保署環評程序儘速查明真相!了解機場對自然狀態的影響。若還進一步讓太平島從可輕易被大型水上飛行艇替代的半調子機場,轉為機能完整、能夠自衛的機場,恐讓太平島淪為與中國填海建設的礁岩相同下場——只剩依賴外來資源水泥設施,完全無法以自然狀態自給自足。

太平島本身也因機場工程,失去原有相對複雜的叢林地貌,讓已經幾無縱深的島嶼地形更加簡單、平坦,令太平島更加易攻難守,也成為顯著的戰時首選攻擊目標,很容易受到攻擊。一旦發生軍事衝突,他國只消以反艦飛彈充當攻陸飛彈,數分鐘內在跑道上炸出數個大洞,即可令跑道失去作用,最快四小時後才抵達的空中支援也無濟於事,平坦的地貌讓島嶼與機場更快落入敵方手中資敵,從此台灣就與南沙群島利益無緣。

Beriev_Be-200_Israel_5-12-2010
Photo Credit: Michael Sender @ Flickr CC By SA 3.0
大型水上飛行艇可輕易取代現有太平島機場運補功能,讓太平島恢復能強化島嶼地位的自然狀態,圖為俄羅斯 Be-200 飛艇。
太平島防務替代方案

簡而言之,太平島機場現有功能不足、維護成本高,現狀可被大型水上飛行艇輕取代,必要性不明;危及確保島嶼身份的自給自足自然狀態,不利淡水涵養;機場讓太平島地形更加易攻難守,並容易成為戰時首要攻擊目標喪失作用。

由於島嶼面積有限、鞭長莫及,不能寄望太平島獨自防衛,相較於滯空時間有限的空軍軍機,應賴於海軍艦艇經常性於周邊海域巡弋待命。太平島機場規模應該縮減為面積小、容易維護的直升機停機坪,並將受破壞區域復育為有利於島嶼地位認定的自然狀態。自磐石艦2015年服役後,海軍總算有具備大型運輸直昇機機庫的艦艇,未來鴻運計畫完成後海軍將有更多具備此功能的艦艇。

除了改以大型水上飛行艇滿足太平島運補需求外,亦可以維持太平島多元運補管道為由,讓能夠搭載大型運輸直升機的輔助艦艇及護衛的主戰艦艇編隊,以不升高區域緊張局勢為前提,於南沙鄰近海域常態巡弋,經常性以大型運輸直升機自艦艇提供太平島防衛所需的補給,令海軍於鄰近海域的存在常態化。一旦海軍艦隊於鄰近南沙海域以直升機空運補給的名義常態存在,他國欲挑起軍事衝突,比起現有的半調子機場,更需顧忌艦隊的存在,使太平島免於孤立。

太平島周遭,若政府真有意捍衛經濟海域利益,應以不破壞原生植被為前提,興建海巡艦停泊碼頭,讓經改裝強化自衛武裝的海巡艦常駐太平島,落實太平島周邊經濟海域執法。

磐石軍艦
Photo Credit: 國防部軍事通訊社
磐石軍艦服役後,海軍終具備完整海上酬載運用大型運輸直升機能力。若能廢除跑道改直升機停機坪,可讓海軍艦隊於鄰近南沙海域以直升機空運補給的名義常態存在,他國欲挑起軍事衝突,將需顧忌艦隊的存在,使太平島免於孤立。
海巡執法落實經濟主權 環評程序體現環境主權

政府長期被歷史包袱困住,堅持於過去幻想的中華民國十一段線南海主權論,不願正視南中國海的現實狀況,導致我方經常被國際社會視為與中國同一陣線,不利我方與週遭國家共同圍堵中國的擴張。黑箱作業勞師動眾建設不明所以的半調子機場,破壞太平島能證明島嶼身份的自然狀態。另一邊卻從未將太平島周邊對外公告經濟海域,海巡署也未劃定執法範圍維護實質利益,最後搞不清楚方向出動軍艦抗議仲裁法庭不承認太平島擁有經濟海域。如此的南中國海政策,實在令人搖頭。

真正有意義的主權不是虛幻的線,過去太執迷於虛幻的線與大興土木,令我們失去真正的環境主權與經濟主權。正視南中國海當前的現實,必須實質回應仲裁對我們不利的結果,應該學習日本在沖之鳥爭議的做法,好好劃設太平島的經濟海域及海巡執法範圍並落實執行。並努力復育太平島被機場所破壞的生態與植被,強化太平島能被證明為島嶼的自然狀態。

並讓南中國海政策與太平島防務接受公眾檢驗,其中至少包括應回頭進入環保署環評程序來檢視,查明機場的生態破壞對島嶼條件的影響,讓公眾一起把迷失的南中國海政策扶向正軌,令政策具備完整系統規劃,找到目前機場以外的替代方案,而非以機敏為由閉門造車,不是大興土木、讓一切看起來很軍事化的樣子就是對的方向。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