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企業只想要佔我便宜,中國老闆卻拿高薪禮聘我這隻「野狗」

當台灣企業只想要佔我便宜,中國老闆卻拿高薪禮聘我這隻「野狗」
Photo Credit:Da-Eye@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起質疑我為什麼做那麼多工作,他們更有興趣的是,那麼多工作中,我學到了什麼?累積了什麼能力和資源?這些能力和資源又能為他們公司做甚麼,這才是他們所關心的。

臺灣人才外流早已不是新鮮事了,特別是中國最近又有新政策提供優渥的補助,鼓勵臺灣年輕人去中國創業。

以我來說好了,雖然不喜歡中國的大環境,但換過那麼多工作,比較願意給我機會、舞臺和尊重的,卻是中國人而不是臺灣人。

因為一些因素(一言難盡,有興趣請直接參加小當家時間),所以我的工作「資歷豐富」,在三十歲以前,有好幾份工作,明明做的是經理級以上的事情,帶領整個部門,也直接對執行長,沒有其他上層主管,但是因為年輕,資歷淺,所以公司只願意讓我擔任副理和特助。

除此因為「經歷豐富」,在臺灣投履歷時,許多老闆和人資往往「嚇到」連面試的機會都不給,很主觀的就判斷這個人應該有問題,才會做(換)過這麼多工作?就算得到面試時的機會,常常圍繞在調查我的離職原因,跟為何做那麼多工作。

先前去學校演講時,學生聽我分享職場的經歷,聽的興致昂然,然而結束後,教授就提醒我,你這是「野狗式」的職場求勝法,很少人能走妳這樣的路。

確實,只要面試時就會知道,即使現在不至於要求一個工作做十幾年,現實的是一份工作沒做超過三年,很少公司會敢用妳當高階主管,因為穩定性和忠誠度,是台灣老闆極為看重的,所以像我這種在職場中四處闖蕩又非名校出生的,跟流浪的野狗還真是沒有兩樣。

但我和中國企業交手的經驗卻不太一樣

前兩年,我去北京一間小有名氣的文創品牌擔任總經理,一開始,公司原本只是想找品牌行銷專員或經理,然而在面談討論的過程中,老闆發現我做過的事情很多,就主動的邀請我擔任總經理的職務而且提供符合職級的薪資和福利條件。

我有些訝異,因為在臺灣我遇過的公司,幾乎都是想壓低我的職級和薪水,從來沒有一間公司是主動因為覺得我的能力和經驗符合,就邀請我做更高的職務,更何況這間公司還不算是新創公司,全公司員工也有上百人,怎能如此「大膽」?

我問老闆,「你不會覺得我太年輕,而且過去沒有待過中國,也沒當過總經理嗎?」

那個老闆卻回答我:

「中國許多高階主管都很年輕,我當年出來闖比你還年輕,年紀不是問題,能力和態度比較重要。我們公司的其他主管都有中國經驗,但沒有人有你的經驗,你只要懂得運用他們的經驗還有和他們合作就好。

我會給你這個職務,是因為只有這個位置,妳才能有足夠的發揮空間,如果我只是讓你當行銷總監,品牌還有許多部分,妳會被其他主管制約,就無法依照妳的想法調整,所以我想要你能有更完整的權限。」

當時,有些朋友覺得是個騙局,覺得我是用過即丟的免洗筷,他們只是想更快的複製臺灣經驗和學走我的know-how。

我當然不是沒想過,但這又如何?我不也是去換取他們的經驗,而且同時拿到更高的薪資和視野,我又有何損失,這是很公平的交易,而且我很感謝老闆給我這個機會去嘗試。

更何況,我的know-how, 臺灣的公司連偷都不想偷,不偷也罷,更過份的就是,還有一些小鼻子小眼睛的公司,想這邊佔一些便宜,那邊凹一些好處,就覺得賺到。

狼, wolf
Photo Credit:Angell Williams@Flickr CC BY 2.0

後來,離開北京的工作時,因為認識的人脈,又有幾個工作邀約,而且應該是很多文創人夢寐以求的大好機會和舞臺。

在當時,與我溝通的經營者,他們看了我的履歷,不是覺得我沒定性,而是很想了解是什麼樣的人,才有能耐在畢業幾年內,就待過政黨、非營利組織、企業,還自己創業過,又是什麼樣的人,會一再放棄好的機會,繼續往前走?

他們找出了這些不同尋常的端倪,除此,更看出我有許多跨領域和擔任多間品牌核心幕僚的經驗是有多麼珍貴,而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努力刻意在培養的能力。

比起質疑我為什麼做那麼多工作,他們更有興趣的是,那麼多工作中,我學到了什麼?累積了什麼能力和資源?這些能力和資源又能為他們公司做甚麼,這才是他們所關心的。

「善偷」一直是中國企業快速成功的關鍵

偷好的人才,複製他人的經驗,而我這個「大盜」,當然是他們眼中的一塊寶,能快速的從我身上,挖掘及了解臺灣品牌和產業的狀況,所以他們給我高薪、舞臺,臺灣所沒有的資源,更願意花許多時間去了解我的想法和做法。

我雖然不想待在中國發展,但是內心,卻是感謝這幾個中國經營者,他們就像是伯樂一般,讓我感覺到備受尊重和重視,要不是有自己的追求和堅持,我一定也是會選擇離開台灣,去其他國家發展。

當回到臺灣,中國的經驗就像場夢,我又是個小雜工,如果沒有跟這些中國的經營者打過交道,可能也不會知道兩地有那麼大的落差,只能自憐總是懷才不遇,或是懷疑自己這些年來,長期拚了命的兼了兩三份工作是浪費時間。

在我看來,並不是台灣老闆比較壞心,而是因為台灣長期以來是靠傳統製造和代工產業為主,並不需要太多開創和跨領域的人才,所以經營者普遍的思維是追求穩定性和聽話,也不知道如何應付大環境的改變。

除此,台灣家族企業眾多,較不注重專業,很多組織把關係和潛規則視為理所當然,如今加上經濟不景氣,更是壓垮台灣人才發展的最後一根稻草。

中國會敢用像我這種「野狗型」的年輕員工做高階主管,是因為他們商業發展速度太快,競爭太強,根本沒有足夠的人才應付市場需求,所以必須不斷地挖掘有潛力的人才,即是在同一個企業,因為發展速度快,也較容易釋出新的職缺供員工升遷。

在一個狼性的社會,企業管理員工,不會只是一昧鄉愿的要求忠誠度、穩定性,而是勞資雙方諜對諜的互相牽制,以及用高薪和福利去搶人,那些待三五年都不換工作,且在組織沒有太大升遷,也沒被挖角的人,往往才會是被視為沒有能力,不該用的員工。

台灣的產業,其實已經陷入很糟的惡性循環中,阻礙了台灣的發展和未來的前景,如果不靠政策強力介入,以及經營者有遠見的調整,人才持續流失,只剩下奴才勉強支撐,恐怕未來要翻身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ps. 這篇所分享的都是個人的經驗,會因為產業和際遇不同而異,相信有許多人的經驗和看法與我是不同的,也歡迎一同交流自己的經驗及看法。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