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樣做,台灣電視未來死路一條!——給下一輪戲劇盛世的備忘錄

不這樣做,台灣電視未來死路一條!——給下一輪戲劇盛世的備忘錄
Photo Credit:好風光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瞻前顧後、猶豫不決的結果,終究錯失產業升級契機。而彼時,這樣的危機僅止於電視平台而已,殊不知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各國早已急起直追,而網路平台等多元收視載具也正悄悄醞釀革命性的變化。

文:李志薔 (從事影像及文學創作)

一切也許該從2007年上海電視節說起。當時我帶著單元劇《腳踏車的祝福》前往參展,同年參賽的還有連續劇組《白色巨塔》導演蔡岳勳和他擔任製作人的哥哥,以及入圍最佳男主角的戴立忍。

電視節那幾天,我們經常在早餐桌上不期而遇,久了,自然談論起台灣電視未來的相關話題。那時,蔡岳勳導演和他的哥哥已著手準備《痞子英雄》電視版了,我得知其單集製作成本遠超過當時台灣連續劇規模,主要市場目標放在日、韓、大陸等全亞洲區,我擔心地問:「這樣龐大的投資,真有辦法回收嗎?」

「不這樣做,台灣電視未來死路一條!」我永遠記得蔡製片這樣回答我。

同樣是2008年,我接到蘇麗媚小姐的電話,請我赴中影觀看王小棣導演的新作《波麗士大人》,希望給些意見。在此之前,我才幫聯合文學雜誌專訪小棣老師,被他以電視戲劇做為改變社會的淑世理想深深感動。期間,蘇麗媚小姐說了一段小故事。他說之所以會做《波麗士大人》,乃因前陣子在電視市場展裡受盡屈辱。當然不是肢體言語的羞辱,而是議價和攤位的區隔上,台灣戲劇明顯地擺C區,遠遠落後於日、韓戲劇的B區和高價的A區歐美影集之外。那次經驗讓她受到極大打擊,立志要調整作法,在三立發展高品質的戲劇節目。

導演王小棣與黃天仁一同合拍『植劇場』系列作品《荼蘼》
Photo Credit:好風光提供
導演王小棣與黃天仁一同合拍『植劇場』系列作品《荼蘼》。

雖然《波麗士大人》收視率不低,外界也頗多好評,但並未掀起一波新的浪潮。台灣電視人的「維新革命」遂止於2011年壹電視的《拜金女王》,該劇號稱單集斥資600萬,找來名牌導演、製作人和演員,收視率卻鎩羽而歸(但據說海外版權販售有不少回收)。《拜金女王》失利之後,電視台紛紛以「觀眾不喜歡」「曲高和寡」「台灣市場太小,無法回收」或「台灣沒有這樣技術」等理由,再度退回低成本偶像劇、粗製濫造鄉土劇的老路。自此七、八年間,台灣電視沉寂下來了,除了強弩之末的偶像劇,幾乎興不起任何波瀾。

短視近利的電視台總是這樣思考問題的。即使有幾個具前瞻視野的有識之士,電視台鬆手讓他們嘗試失敗後,便裹足不前。瞻前顧後、猶豫不決的結果,終究錯失產業升級契機。而彼時,這樣的危機僅止於電視平台而已,殊不知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各國早已急起直追,而網路平台等多元收視載具也正悄悄醞釀革命性的變化。

如今,透過網路平台(或手機)收看的比例正激烈成長中。2015年開始,隨著中國愛奇藝、美國Netflix、Line TV正式成為觀眾選項後,台灣的OTT (Over the Top)市場開始活絡起來,然而我們業已錯失了先機。幾年來,台灣電視台仍死抱著傳統觀眾,忽略了未來真正的觀眾是那群年輕、有傳播影響力、受高等教育、視野國際化,並且清一色是網路的重度使用者。

《植劇場》邀約北村豐晴擔任首推作品《戀愛沙塵暴》導演(好風光提供)
Photo Credit:好風光提供
《植劇場》邀約北村豐晴擔任首推作品《戀愛沙塵暴》導演。

說到底,也許錢(或製作成本)並不是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視野和信念,在於改革的決心與吸納優秀的影視人才。在當今「自製戲劇內容」幾乎成為影視平台不可或缺的策略之時,也許誠實面對問題才是正本清源之道。也許我們必須深刻體認:結合優質的編劇和導演、有內容故事、優秀製作團隊,拍給未來的觀眾看,才是復興台劇的活水源頭。

這也是當我再度看見王小棣導演策劃的《植劇場》系列時,內心湧起的興奮和感動。小棣老師即是少數幾個具前瞻視野的人,即便在台劇低靡沉寂之時,猶能堅持理想,拍攝/製作了如《含苞欲墜的每一天》和《刺蝟男孩》等優質戲劇。此乃因為背後有強大的信念支持著,他一直相信:優質的電視戲劇不僅是營利的工具,它也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關鍵力量之一。

《植劇場》啟用新演員擔任系列作品要角,圖為《戀愛沙塵暴》女主角陳妤
Photo Credit:好風光提供
《植劇場》啟用新演員擔任系列作品要角,圖為《戀愛沙塵暴》女主角陳妤。

於是,這幾位優質、高知名度的導演再度集結起來,形成一股維新的力量。他們一方面透過「Q Place表演教室」培養專業、扎實的表演人才,一方面結合電視和網路平台推出八部劇集,其中包含:愛情、推理、恐怖、傳記等多元類型。這是一個以實際行動改變台灣影視產業現況開始,彷彿讓人在黑暗中又看見一股重生的契機。也許這樣鍥而不捨的精神,正是台灣戲劇邁向下一輪盛世的起點,吾人拭目以待,並且衷心期盼!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