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華人社群媒體WeChat重創澳洲工黨選情

【紐澳新聞週報】華人社群媒體WeChat重創澳洲工黨選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到華人區去問有多少人會閱讀澳洲主流報紙,你將會得到一個非常、非常低的百分比;大部分華人都是一大早先打開手機,上WeChat看中文訊息。」

本週編譯:Dennis Peng, Rick Liao, Zoe Hu, Oddis Tsai
Blog Editor: Rick Liao
漫話紐澳 Credit: Zoe Hu

1. 「媒體姓黨」現象擴散至澳洲中文媒體

北京如何控制澳洲的中文新聞?手段包括︰撥打一通「警告電話」給記者、將記者阻擋在公關活動外、發布指令要求中資企業撤回廣告,或是中國政府機構直接注資特定媒體。

根據《雪梨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的報導,北京幾乎已將新聞控制延伸到全澳中文媒體。關於中國的政治敏感話題或是負面報導,共產黨都能有效地阻止,甚至加緊過濾海外中國人所能接觸的任何新聞訊息。

一位任職於某間澳洲「親中」中文刊物的編輯,以匿名方式向《雪梨晨鋒報》透露︰「將近95%的澳洲中文報紙,在某種程度上都是由中國政府帶進澳洲的。」而這個與中國政府之間達成的交易條件十分簡單明瞭,即多多報導關於中國政府的正面新聞。

中國政府使用胡蘿蔔加棍棒、恩威併施的手段,抓住小型獨立出版刊物「經常面臨商業壓力」的弱點。這些刊物的廣告主通常是中國人擁有的企業,而這些企業又必須與中國政府打好關係,因此中國使館的官員便可要求這些企業把廣告從「不願意配合」的媒體撤走,並將資金轉投入願意「緊跟著黨的路線走」的中文媒體。

這些親中媒體除接受中國使館的廣告預算之外,也相當依賴中國官媒的資助;中國官媒會付錢安插好幾頁、同時也在中國發布的審查文章。

這位不願具名的編輯表示,到頭來,幾乎所有的澳洲中文報紙都只刊登中國政府想要他們刊登的東西。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研究人員蔡彼得(Peter Cai)將「北京試圖控制和形塑海外中文媒體」比喻為一個「潛在病因」,一個澳洲民眾或是英語為母語人士無法看見的病因。

參考資料:Sydney Morning Herald, 10/07/2016, “Chinese language newspapers in Australia: Beijing controls messaging, propaganda in press

2. 華人社群媒體重創澳洲工黨選情

本次澳洲大選中,工黨在華人聚集的地區失去了許多的選票,間接導致工黨在這次大選失利。在選後的檢討中,工黨成員指出選舉期間,不利工黨的言論有組織地出現在華人的社群網WeChat上,他們質疑是否有人在暗中操控這次的選舉 。

「投給工黨將會導致難民潮大量移入、壓縮華人家庭的生存空間;或是如果選工黨,校園將會開放女廁給男生上廁所,對於子女的安全將會是嚴重威脅 。」

「工黨支持同性戀的立場,最終將導致濫交的情形氾濫…」雖然提出這種說法的人最後堅稱是翻譯問題導致的誤解,不過對於工黨的選情已經造成一定的傷害。

雖然也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之前澳洲的右派政府開放大量的投資移民人口,自由黨(執政黨)的經濟政策本來自然就會吸引因此而來的移民選票。

不可否認的是,華人移民在澳洲的生活與澳洲主流社會格格不入,平時並不關心政治,導致最後投票關頭抱佛腳,決定要選哪一位議員,自然容易被誤導。再加上澳洲實行義務投票制,所有的公民都被要求強制投票,否則會被罰款;這樣的組合,造成盲投瞎投,甚至被牽著鼻子投的狀況層出不窮。

「如果到華人區去問有多少人會閱讀澳洲主流報紙,你將會得到一個非常、非常低的百分比;大部分華人都是一大早先打開手機,上WeChat看中文訊息。」

雖然「中國有他們自己的玩法」已是老生常談,但是對於澳洲這個講求多元融合的民主社會來說,長期下來將會傷害到既有的民主機制。

澳洲未來如何避免掉入族群對立陷阱、繼續維持全球最幸福國度的稱號,將是同為移民社會的台灣觀察與借鏡的重點。

參考資料:The Guardian, Saturday 9 July 2016, “How a Chinese-language social media campaign hurt Labor’s election chances"

3. Pokémon GO熱潮引發各種離奇交通事故

《精靈寶可夢GO》手機網路遊戲「Pokémon GO」於2016年7月6日在日本、紐西蘭與澳洲發行,美國也緊接著於隔日跟進。遊戲造成轟動的同時,引發了不少意外事故。

Pokémon GO利用攝影機和GPS衛星導航相互配合的「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技術,使玩家能持手機,在現實世界中被設定為抓怪據點的地標,守株待兔。比方說,最近不堪其擾的澳洲北領地達爾文警局,就是稀有物種的出沒區。由於不同的玩家可能同時都在單一據點狩獵,此遊戲提高了不期而遇的機會,也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然而低頭緊盯螢幕,可能忽略周遭的交通路況,腳踝受傷、被迴轉門打到、滑跤瘀青,以及走路撞到樹等事故頻傳。一名玩家在Pokémon GO的Reddit網頁上,說遊戲釋出不到半小時,他就跌斷腳骨送急診,需六至八週才能復原,還騙醫生說是遛狗意外。在美國,則有一名玩家從滑板上跌落,被人行道裂縫割傷手;另一位在尋覓的過程中,被橋下棄屍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