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者:港英政府以「廉署」打造本土身分認同 麥理浩42年功德梁振英一夕摧毀

歷史學者:港英政府以「廉署」打造本土身分認同 麥理浩42年功德梁振英一夕摧毀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稱為廉政公署「一姐」的李寶蘭快將離職,傳媒與大眾沒有想像中關注事件,可是,廉署幾乎是香港治亂興衰的重要標誌,甚至可追溯至六七暴動,本文為此追本溯源,對近日廉署地震觸發深刻反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廉署地震,新一代香港人遠不及老一輩激動

香港廉政公署不久前發出公告,被譽為女神探的廉署「一姐」李寶蘭將於大後日(7月18日)正式離職。廉署自1974年成立,她在10年後的1984年入職,因表現出眾被重點培訓,又在10年後正式成為執行處助理處長,再在11年後升任為署任執行處首長,數十年來破貪污大案無數甚有威名。最近她突然遭取消任命「執行處首長」決定離職;事後,白韞六向公眾留下一句「表現不佳」為女神探降級一事作結,坦言決定前沒有跟她說過半句,但此事有知會梁振英,社會已有不少評論人指出,廉署發「降級令」一事有多處「政治疑點」,即使你極端保守「姑且」視之懸案一宗,也無法否認社會對廉署獨立性信心動搖,為97年回歸後的香港廉政蒙上污點。

新一代雖然越來越多人擁護本土派政治思潮,強調「我喺香港人」,對事件的注視程度看來不及老一輩,或許,廉署作為香港身份認同的重要標誌,歷史往事太過遙遠,部分親身體會過廉署成立前後社會極大對比的香港人,才對此最為痛心疾呼。

接下來的內容可能有些令年輕讀者感到奇怪。一方面,奇怪為何追溯廉署要從「六七暴動」說起;另一方面,為何它的成立與港人身份認同密切相關。可是,別以為是長篇分享土生土長的港人陳年回憶,細說「想當年」香港貪污腐化的故事,卻是當時英政府對社會價值、香港人身份的重要定位。

六七暴動太暴力令警隊變英雄,反加速腐化

歷史學者高馬可(John M. Carroll)近年一本備受觸目的香港史著:《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特別行政區》(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為廉署的前世今生展示了非常獨到的歷史脈絡。過往,由中學乃至大學歷史教育,我們多聽說六七暴動影響了當初殖民地政府反思社會福利、民生嚴重不足,導致70年代初港督麥理浩大舉改善房屋與福利政策,卻較少把事件聯繫到廉署的成立。

1967年5月工人基於不滿工資、工時,由小型勞資糾紛迅速演變為暴動,而被視為中共香港支部的「港澳工作委員會」受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號召,把暴動視為反英抗暴的革命鬥爭,部分左派學校響應在校內實驗室製造炸彈。此後,5月某日下午一些年輕人聲援示威工人,向到場的警察投擲石頭、玻璃樽,警察即以警棍和催淚彈反擊。5月中示威者遊行至中環後,襲擊英國廣播公司電視攝製隊。事件演變至7月初,沙頭角華界村民以石頭、玻璃樽、彈炸等進擊當地警崗,此後警方以宵禁應對。隨後示威者改變策略,至7月底香港多處地方遍布真假土製炸彈,8月持續升級,竟有炸彈客攜上孩子一起去放炸彈,炸彈提前引爆,孩子走避不及當場炸死,另在北角有兩名兒童被一件球體炸彈炸死,至8月24日電台主持人林彬因批評左派示威者暴力抗爭,被左派份子伏擊,活生生把林彬及其堂弟淋上汽油燒死。

原本,香港人普遍對英政府沒有好感,英國殖民地港督與高官向來不足以取信於華人社會,六七暴動初期不乏反對英政府的支持者加入,才能引發大型暴動,可是暴力抗爭嚴重違反港人基本道德底線,更有次被美國電視台拍攝到一批年輕示威者,在防暴警察逼近之前,並沒有發生衝突死傷,但他們在警察逼近期間先把「紅藥水」在身上淋得「血流披面」,成為了示威者大失民心的轉捩點。

整場六七暴動持續半年,官方公布死亡數字為51人,當中10人是警察,近800人受傷,當中近300人被炸彈炸傷,最後有5,000人被捕入獄。

高馬可分析道:

「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這場動亂賦予了港府新的聲望和合法性。六七暴動似乎證明了香港的生活比大陸好,也顯示任何形式的反英運動對香港人都沒有好處。當時是香港大學學生的科大衛寫道:『六七暴動是首次公開反抗現政府的行動,但對許多人來說,示威、炸彈和不時發生的暴動,證明報上所載有關文化大革命的暴行是事實。』被迫在中國和香港之間做選擇的香港人,大多數認同殖民地政權是他們的政府。同時,他們愈來愈多視自己為一個特殊群體的成員,既區別於殖民地政府,又不同於在中國大陸的同胞。」

市民對暴力有陰影,變相縱容警隊,總警司葛柏貪到極點蘊釀「廉署」成立

更意想不到的是,由於示威者的暴力遠超預期,鎮壓暴動的警隊突然之間變成香港英雄,當時的印象是警隊換來暴動後的社會和平,暴力示威者盡失民心,自此:「警隊在六七暴動中的表現卻『戲劇性地』提高了它的聲譽,並令香港公眾『對一些在太平日子不能受的(貪污)行為睜一眼閉一眼』。」

事後,總警司葛柏(Peter Godber)被指鎮壓暴動表現英勇,獲政府頒授獎章,在1971年升任九龍警區副指揮官,諷刺的是,正是葛柏「乘民氣」將香港貪污問題惡化至難以收拾的地步,警隊是所有公務員之中貪污的「佼佼者」。在這段時期,雖然因貪污入罪絕不乏外籍人士,但是,殖民地官員把貪污情況歸咎於華人社會,認為這些居住在香港的華人受中國文化陋習影響,「而英國人則大都潔身自愛,白璧無瑕」。

上樑不正下樑歪,那時連消防員只要沒收到「開喉費」,即使市民遇上火警,也不會開水龍救火,政府各部門亦充斥無休止的敲詐勒索,顧汝德如此總結:「(官商同謀)形成了一種令營私舞弊和貪贜枉法的行為,能在公營部門和私營機構滋生的環境」。如是,在警隊鎮壓示威暴動換來和平,盡得民心之下,葛柏隻手遮天多年,全港貪污風氣極盛,在警方刑事偵緝處反貪污科調查揭發下,發現葛柏坐擁20年年薪乘以六倍的身家,他已靠人事關係潛逃境外。這才迫使當時如夢初醒的港督麥理浩,委任百里渠(Alistair Blair-Kerr)調查事件,再在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交由姬達(Jack Cater)、彭定國(John Prendergast)帶領,在1975年成功將葛柏引渡返港受審,士氣大振,市民由對反貪絕望一轉重燃希望。在1977年廉署忍痛宣布局部「特赦令」後,花了極長時間才建立了今天廉署的聲譽。

麥理浩透過「廉署」成功建立港人身份認同,使港人愛好本土法治與廉潔

高馬可總括整個時代的「肅貪倡廉」,認為:

「如果不是靠著處理香港最嚴重的問題—貪污,來達到非凡的政治公信力,殖民地政府創造本地身份認同的努力就不可能成功。」

正正由於港督麥理浩最能打貪,才建立了香港政府劃時代的威信。現在,社會輿論高度質疑梁振英,因脅迫於李寶蘭追問UGL5千萬申報事宜,借白韞六之手取消「李氏任命」,被視之梁振英為求連任,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40年前,普遍香港人之所以成功建立身份認同,完全由於當時香港政府打造和平社會、肅貪倡廉,才實現往後的繁榮經濟 、法治開明、實幹管治的香港社會。現在,不但暴力紛亂重現,香港數十年之間,由一位天使般的領袖人物建立廉政公署,到今天信譽轉眼間被人一手擊潰,香港的核心價值、治亂興衰、成敗得失一經對比之下,「香港廉政公署」可謂標誌性的關鍵。

如果我們不各盡己任,任由事件被放淡冷待,便不知需要多少年月,香港才有另一位麥理浩,把社會撥返正軌。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