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大師作品不是你的錯,而是你沒有學會「真正的學習」

Photo Credit:Jason Roger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該鼓勵學生犯錯和接觸不一樣的世界,而不是一直努力的考試。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世界上有兩種學習方式:一是為了通過考試而學習、讀書,另一種是在為了考試讀書時,也能夠讓自己的生命更加豐富。「豐富」不只是擁有更多專業知識,也指的是培養知識力。什麼是知識力?就是能夠在各方面將知識運用自如,成為一個有「意見」的人。我們將要討論的是不斷的學習(類似終身學習的概念),這也應該是教育的終極目標。

在學習過程中知識不斷地累積,一層一層地堆疊,就像蓋房子一樣磚塊是一層一層地疊上去,教導學生學習是不斷累積的過程。如此有意義的教育背後有幾個教學的特點,其中一個是人要有開闊的心胸,能夠讓自己過去所學的不停地被修改。如果能在批判性思考教育的環境下學習,更有機會挑戰過去學到的知識,你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知識的極限,促使自己修正過去你以為對的事。過程中你會發現自己曾經做了什麼錯的假設或是結論,然後還有更好的答案。能發現之前所學跟新知識的差異就是一種學習,當你的想法開始改變,這個過程也默默在大腦進行,這個過程重複好幾次其實就是持續性學習。

知識是以想法和意見的形式存在,持續性學習就是不停修正你的想法,你會知道愈來愈多、愈來愈清楚,這也是為什麼好書應該要讀兩次。持續性學習是個辯證的過程,要不停犯錯才能更進步,而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要能夠提供一個適當的框架讓學生去挑戰,才稱的上是認真的教學。學習其實是個人的事,要有機會失敗、體驗失敗的感覺,從試驗和錯誤中成長,知名的認知科學家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Clement Dennett)在他關於直覺幫浦的書裡說到:「犯錯是進步的要件,你應該積極尋求機會犯錯,然後可以從中學習、恢復。」

如果無法在犯錯及修正中學習,那麼學習就會落入不斷背誦的境地,若不能馬上再次運用,知識就會消失,學習這塊磚頭下就會完全沒有知識基礎。

持續性學習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你有辦法把問題或是棘手的狀況帶到你的內心世界,把這些問題還有狀況變成是你想要解決的,你要有「精神生活」─像雅克.巴爾贊(Jacques Barzun)講的一樣。舉例來說,你正在讀一本描寫對抗不公平情況的小說,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過,你不會真的懂書在說什麼,因為無法感同身受;在看藝術品時也只會懂你關心的部分;律師應該要把案子變成自己的案子;經濟理論和政治一樣實行在其他人身上時,你要試著去揣摩可能會發生什麼影響;道德判斷也要建立在你可以了解別人處境的前提下,去衡量你的行為會怎麼影響他人。它需要的是公平,不容許任何形式的不公平、同情、憐憫,面對這個世界不同形式的生活方式、人生,都要有開闊平靜的心胸去接納。

當然每個人看世界的方法都不一樣,有的人眼光心靈比較狹隘、有人不是,如果你跟我大部分的學生一樣,生活焦點都在食物、名人還有夢想等等媚俗平庸的物質上,那麼你應該不會懂畢卡索的名畫「亞維農的少女」。在這幅早期的立體派代表作中,可以看見五個好像毀容的裸女,她們很明顯地就是靠當模特兒過活,這些立體派的畫中主角們應該不會出現在天真少女的夢想世界裡,因為她們無法把畫跟自己經驗做連結。

但是那些討厭的世界仍存在,沒錯,這個世界還是有他殘酷的地方,尤其跟我學生們的平庸粉紅世界相比,但是這些現實的殘酷面才能夠讓人成長,你要去了解、接觸這些面相,因為他們無所不在,有一次我在課堂上播了《發條橘子》這部電影,其中有個場景一個官員要證明男主角經過試驗後變的聽話(被洗腦了),要求男主角Alex舔他的鞋底,是一個頗有意義的場景,但是大部分的學生看到都嚇壞了,有些人跑出去嘔吐,有些女生甚至哭了,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解釋這個場景的意義。這些可能真實發生在我們生活中的事,對他們來說好像很遙遠。

每個人的確都有權利過他們想要的生活,但是你應該不會希望自己的朋友過著盲目無腦的生活吧,超出他們世界的東西都是外星來的。對大部分的台灣人而言,只要是不符合文化規範的東西,都跟外星人沒兩樣。

就拿我大學的本地學生還有外國學生來比吧,他們之間的溝通交流十分少,通常台灣人跟外國人沒什麼話好談的,大部分的時候外國學生不管是在學業上或是社交上都會感到孤立,台灣學生也許對他們很好,但是不會跟他們講什麼話。

但全球化會讓這些文化受害者更加像外來的,外國人通常會變成課堂上的領導者,主導辯論甚至某種程度上的教學,本地學生漸漸地失去他們在學術上的影響力,退到文化的高牆後將自己跟世界阻隔起來。

我們如何解釋這種情況呢?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的教育會忽略我剛剛提到的那兩點,導致犯錯是不可饒恕的,會受到懲罰而不是被鼓勵犯錯,而年輕人沒有機會可以去接觸到跟自己本來精神世界不一樣的地方,被社會永久阻隔了這些機會。

學術界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也許頂尖大學不太一樣),大部分的老師都還沒意識到學習是需要時間還有犯錯的,那麼多無意義的考試其實無法幫助學生建立知識架構,培養知識能力,同時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讓學生的人格發展更完善,因為他們的知識力跟心智人格發展是相輔相成的。反正這個文化就是不鼓勵人格發展還有知識力培養,很多老師還在用古老的方式教學逼迫學生學習,他們的IQ沒有成長,也沒有自己的想法,學術文化也無法發展,有的只是無意義的教育。

Photo Credit:Jason Rogers CC BY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Herbert Hanreich』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