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與印度教的金錢觀:接納「少即是多」的邏輯,其實是相當大的精神作戰

伊斯蘭與印度教的金錢觀:接納「少即是多」的邏輯,其實是相當大的精神作戰
Photo Credit: Mohammed J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幣上面的藝術可以告訴我們共有的歷史故事。打印在錢幣上的符號表徵不僅反映價值,還反映在不同的社會、文化,和整個人類現代文明所珍惜的東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卡比爾・賽加爾(Kabir Sehgal)

人的考驗

失去財富是約伯(Job)受到的考驗之一,但是《古蘭經》(Quran)重視的是這個考驗的反面。「Mal」意即財富或財產。財富富足本身才是考驗。對穆斯林而言,生命就是一種考驗,要依據《古蘭經》的原則,以道德方式過活,並且服從神。物質財富就是「fitnab」(意即:信仰的考驗)的一部分,因為它透露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性質。

《古蘭經》以一則富人和窮人的寓言描述這一考驗。富人的花園長了許多水果,他向窮人誇耀:「我比你有錢多了。」他自欺地認為他的花園絕不會毀壞。窮人質疑並取笑富人,問他是否忘了神的力量:「雖然你認為我財富不如你⋯⋯我的上帝或許將賜給我比你花園更好的東西。」後來,花園毀了,富人後悔自己的愚蠢。窮人了解在物質財富上,少即是多的精神邏輯。富人因為相信愈多愈好的經濟邏輯,在信仰的考驗上失敗了。《古蘭經》清楚表明,財富的確就是信仰的考驗:「你們應當知道你們的財產和子孫只是一種考驗,在真主那裏有重大的報酬。」

《古蘭經》不僅公開宣稱財富是一種信仰的考驗,還清楚地指導你如何通過考驗:要記得維持對神的信心,不被貪婪蒙蔽:「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的財產和子女,不要使你們忽略了紀念真主。誰那樣做,誰是虧折的。」

如果一個人通過考驗,服從神,根據他的意旨行事,這個人將得到精神財富的賞賜。和我們前面引述的經文相似,《古蘭經》也用農業詞語形容神的賜福:「為主道而施捨財產的人,譬如一個農夫播下一粒穀種,發出七穗,每穗結一百顆穀粒。真主加倍地報酬他所意欲的人,真主是寬大的,是全知的。」

但是一個人若通不過考驗,迷戀塵世的財富,到了末日審判時會有可怕的後果,甚至被貶入地獄:「你說:如果你們以為自己的父親、兒子、兄弟、妻子、親戚,以及你們得來的財產,生怕滯銷的生意,和心愛的住宅,比真主及其使者和為真主而奮鬥更為可愛,那你們就等待著,直到真主執行他的命令吧。真主是不引導放肆的民眾的。」「你們酷愛錢財。絕不然!當大地震動復震動,你的主的命令,和排班的天神,同齊來臨的時候,在那日,火獄將被拿來;在那日,人將覺悟,但覺悟於他有何裨益呢?」

儘管已被提醒會有這個信仰的考驗,人類卻很容易失敗、過不了關。《古蘭經》解釋人類以種種方式迷戀塵世的財富,從希望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到試圖淫蕩奸邪:「可悲啊,輕蔑、譏笑的人。他們累積財富,(不斷地)計數它。他認為財富可使他永恆。」物質財富的誘惑一向都很強大。西元七世紀,即古蘭經啟示時期,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取決於他的財富和子女多寡而定。專門研究伊斯蘭的柯林.特納(Colin Turner)教授發現《古蘭經》有八十六段提到塵世財富。根據研究伊斯蘭財經問題的學者孟哲.卡夫(Monzer Kahf)的說法,《古蘭經》並不禁止財富。他說:「穆斯林並不貶斥財富和富足。」先知穆罕默德有兩位助手,就是非常富有的人,而穆罕穆德並未譴責他們。

《古蘭經》有些章節專講如何不誤用財富,譬如不要在捐助善款後還提醒別人自己有多麼慷慨。有些章節則提醒不要迷戀財富。有那麼多章節提醒莫貪婪,由此可知當時的社會專注在塵世財富。迷戀財富妨礙人們承認孤兒出身,當過牧羊人的默罕默德(Muhammad)是先知。這樣一個沒有塵世財富的人,在敬服財富的社會裡,不易得到尊重。

總而言之,《古蘭經》有關財富的教導是,一個人必須清楚看到塵世和天上財富的差別。弔詭的智慧很清晰:塵世的財富有如蜉蝣;神才是永恆:「你不要覬覦我所用以供給他們中各等人享受的,那是今世生活的浮華,我用來考驗他們;你的主的給養,是更好的,是更久的。」

耶穌(Jesus)在山上寶訓也做出同樣的區分。穆斯林認為《古蘭經》是神授予摩西(Moses)、約伯和耶穌等先知的道理之持續和結論。《古蘭經》裡有關如何處理財富的許多教誨,很像在其他亞伯拉罕(Abraham)信仰中提到的內涵。譬如,《古蘭經》禁止崇拜雕型像。它也提到金牛犢的故事,來證明偶像崇拜的後果:「奉牛犢為神靈的人們,將受他們主的譴怒。」《古蘭經》也認為萬物皆屬於神所有,因為神創造了世界:「凡在天上地下的,在天地之間的,在地底下的,都是他的。」

神的恩賜為人類創造出因感激而生的義務,人類必須擔任上帝的富足臨時的、正直的受託人。神和人類之間的關係是信賴(amanah)的關係,也就是受信託去做正確的事,履行神的意旨。虔誠的穆斯林認為財富、子女等恩賜,都屬於神所有,因此他們試圖遵奉《古蘭經》所定的原則去行事為人。最高的原則是「盡力而為」,根據《古蘭經》:「你應當借真主賞賜你的財富而營謀後世的住宅,你不要忘卻你在今世的定分。你當以善待人,像真主以善待你一樣。你不要在地方上擺弄是非,真主確是不愛擺弄是非者。」

盡力而為的一個方法就是行善。伊斯蘭有個支柱叫施捨周濟(zakat),《古蘭經》有三十多段章節提到它。每個穆斯林只要有資源,都必須施捨給窮人。施捨周濟的字根意即「純潔」和「成長」。給出施捨周濟,一個人就清洗掉財富的貪婪:把神的恩賜流通給別人,因此永續維持此一精神的餽贈經濟。《古蘭經》沒有訂定該捐出多少,但是穆罕默德定下的傳統是一個人年所得的二.五%。《古蘭經》講明若干團體應該得到這些捐助,如窮人(fuqara),或付不出欠債的人(al-gharimin)。

另一個盡力而為的方法是,從一開頭就別讓人成為付不出欠債的人。《古蘭經》禁止「里巴」(riba),這個字照字面直譯是超過或增加,但引伸為「利息」或是債務的本金所增加出來的任何數額。《古蘭經》把高利貸稱為「不正當地使用財富」,並且表示從事高利貸的人將受到「痛苦的懲罰」。在古蘭經啟示時期,里巴被認為可切斷勞動和資本之間的連結,因為一個人沒為社會製造價值就賺取財富。幾百年來,伊斯蘭學者為里巴的翻譯和意思辯論不休。如果它指的是貸款零利率,那麼標準的銀行借貸作業全都可以關門。為了吻合對里巴的約束,伊斯蘭的銀行業至少創造二十一種不同型態的企業模式,從收取服務費到設計分期付款結構都是。

 Lakshmi 拉克什米 吉祥天女
Photo Credit: Raja Ravi Varma Public Domain
女神拉克什米( Lakshmi)
放下

印度教天堂之神因陀羅(Indra),理應保護世界對抗惡靈阿修羅(Asuras)。他算相當成功,因為主司財富和幸運的女神拉克什米(Lakshmi)就在他身邊。有一天,智者敝衣仙人杜瓦沙(Durvasa)遇到因陀羅正好騎象而過。獻給因陀羅一圈聖花,因陀羅順手就放在大象頭上。不料,大象把花圈丟到地上。敝衣仙人驚覺自己送的禮物竟被如此輕蔑,詛咒因陀羅要失去權力和幸運。拉克什米氣憤因陀羅的傲慢和貪婪,跳進乳狀的大洋。

後來神祇們在和阿修羅的作戰中一再吃敗仗。神祇們答應分享「amrita」,即海洋的永恆花蜜,和阿修羅達成和解。神祇們聯手一千多年以山為棍、以蛇為繩攪動大海,終於毒死了阿修羅。

最後,拉克什米現身站在蓮花之上,手持蓮花。一頭聖象以鼻持裝在金壺裡的水為她沖頭,一位著名的工藝名匠給了她最精緻的珠寶,其他所有神祇唱讚美歌歡迎她。接受禮物後,拉克什米加入另一個主要的神祇毗濕奴(Vishnu)作為他的妻子。她的出現帶來一個繁榮世代,諸神高高在上統治一切。

這個故事充滿象徵意義。乳狀的海水象徵古代的放牧、農業經濟,在當時牛乳是維持生命的重要食品。牛乳也代表拉克什米的母性、滋長的一面。蓮花從污泥上長出,可是莖高出水面,因此象徵美麗和希望。根據印度歷史學教授馬哈拉克什米(R. Mahalakshmi)的說法,代表「浮動在太初大洋的子宮」。大象象徵忠誠,賦予拉克什米尊貴。

數千年來,有關這位女神的故事一再傳誦,出現對她許多不同版本的描述。有一幅熟悉的畫像,她手持香蕉和甘蔗,代表五穀豐收。另一張畫像,她膝上坐個小孩,小孩象徵家庭未來可能財富滾滾。還有一張畫像,她有金色皮膚、用金色珠寶裝飾,她手掌從金桶裡掏出金幣撒放。

印度神話充滿拉克什米和她種種化身的故事,因為她代表興旺、財富和美麗。她被稱頌是毗濕奴忠誠的妻室,他們的關係代表婚姻的穩定。有一張常見的畫像是拉克什米替毗濕奴按摩雙腳。從古至今,她被奉為印度女性的模範,不過近年來這一點已漸有改變。縱使如此,寶萊塢電影中,許多女主角仍命名為拉克什米,而且任何家庭生下女嬰,都被視為迎入拉克什米。新進門的媳婦也象徵拉克什米,她在成婚當天穿金戴銀的數量預示著她將給夫家帶來多少財富。向拉克什米祈禱並不代表貪婪金錢。別忘了,拉克什米抗議因陀羅太貪婪。許多人尊奉拉克什米,是為了她的德行。

在印度,她啟發某些最大的節慶和最大的寺廟。每年秋天,會有五天的光明節(Diwali)。某些地區把第一天稱為「Dhanteras」,要進行稱為拉克什米法會(Lakshmi pupa)的祈禱。村民把他們賺錢的源頭:家裡的牛,好好裝扮。家家戶戶灑掃庭院,點上大燈,歡迎拉克什米降臨,並且驅邪袪魔。商家重開一本帳冊,祈求新年生意興隆、財源滾進。門口也要畫上小腳印,準備迎接拉克什米蒞臨。這五天,許多人買金幣和金屬器皿,也聚賭。我在加爾各答包車的計程車司機,每年此時都和幾個朋友玩紙牌。他們相信誰贏了,新的一年就會好事連連。他抱怨就是年初打牌輸了,才會錯失受雇某大旅館司機的機會。

在德里,我去瞻仰奉拜毗濕奴和拉克什米的勒克什密那羅延寺(Laxminara-yan Temple)。我在注意看一幅壁畫時,來了一位僧人,在我前額點上紅印記(tika)。

他說:「拉克什米會祝你好運。」

我有點意外,吶吶地說:「謝謝你。」

他瞪著我。我也瞪著他。過一會兒,我才會過意來,掏出幾個盧比給他,他就消失了。

拉克什米長久以來也是印度貨幣史的一部分。西元四至五世紀古普塔帝國(Gupta Empire)時期,國王發行有拉克什米肖像的硬幣,盼望毗濕奴會保佑他們的王國。十一世紀,朝罕(Chauhan)諸王統治今天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地區,也鑄造有拉克什米肖像的銀幣。十八世紀,在印度朋地榭里(Pondicherry)地方的法國殖民者也發行有拉克什米肖像的硬幣。即使到了今天,由於拉克什米和金錢習習相關,許多人還認為錢是神祇所賜。有些人還因為不小心把錢掉到地上,頻頻道歉,彷彿褻瀆神明。

在印度神殿裡,拉克什米可作為了解印度教和財富之間的關聯之焦點。但是我們的研究不應該只放在這位女神身上。印度教是古代許許多多神話和相互矛盾的哲學的總結合,缺乏中心領袖或誡律。財富(artha)和解放(moksha)這兩個不相稱的觀念和金錢有關,值得進一步探討。

根據可以上溯到西元前一五○○年的古印度經文《吠陀》(Vedas)的說法,人類有四種生活目標(purusartha),意即應該追求的事物:責任(dharma)、財富(artha)、愉悅(karma),和最高目標解放(moksha)。財富是外在成就和塵世財富,例如金錢、形象,和地位的總累積。解放有一部分關係到捨棄這些東西,並且擁抱精神富足的弔詭智慧。這兩個目標模糊了世俗和神聖之間的界線。

但是,界線必須要模糊。印度教並沒有摒斥追求物質財富,甚至可說是擁抱塵世財富:對財富的一項了解就是,人類需要實質事物,例如金錢,才能過活。愈多愈好的經濟邏輯到某一地步都有必要,因為沒有人想要強迫性的貧窮。向代表財富的拉克什米祈禱,就是希望避免因貧窮和不幸而受苦。向亞洲地區其他主司財富的神明祭拜,也是同樣的道理。譬如,佛教的女神持世菩薩(Vasudhara),職掌協助紓緩貧窮,賜予物質和精神的豐足。

重點是在於人生的目標,必須相互平衡,相互依恃。人們不能追求財富,卻違背責任:一個人有責任道德正直。然而,若非經驗過塵世財富的侷限性,一個人不太容易認識到需要放棄它們:你需要財富才能達到割捨、解放的覺悟。沒有因「愈多愈好」的經濟邏輯所產生的空虛感,你絕不會醒悟需要「少即是多」的精神邏輯。這是一個人一生要走的漸進的過程。

人生的目標也呼應下列人生四個階段:學習(brahmacharya)、養家(grihastha)、隱居(vanaprastha),以及割捨(sannyasi)。在人生的前兩個階段,人需要及追求財富,賺錢求生。完成對家庭的物質責任後,人在後頭兩個階段追求解放。學者甚至認為人生的目標要吻合一天的時辰:記得一個人的職責應該是早上功課的一部分,財富應該在白天就保存起來。

這個相互依賴的教訓:財富為解放預為鋪路,正是克里希那(Lord Krishna)在印度教主要經典《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中傳授給他學生阿周那(Arjuna)的道理:「從外在事物得到的愉悅,是苦難的子宮。阿周那啊,它們有始也有終,沒有智者會從它們找尋快樂。」

這個苦難就是體會到金錢這類的塵世財富,有如耶穌在山上寶訓所說:只是瞬眼即逝,容易敗壞。在佛教中,受苦難折磨是四大高尚真理(Four Noble Truths)的第一個:生命充滿「dukkha」,意即痛苦或焦慮。金錢就是這一苦難的一部分。它是「Maya」,也就是一種幻相。如果你依據財富多寡來界定自己,你很容易會失去自我價值。正因為這樣的遺憾(sorrow),人才要尋找更富足的東西。拉克什米抗議,並貶抑因陀羅的貪婪,解放也消滅了財富。

智者追求解放。根據印度教傳統,人類身陷輪迴,人死之後轉世投胎生為其他物種,經歷人類的七情六慾,譬如貪戀財富。人類如何過現世這一生,決定他來世的處境。活得正直高尚,如捐錢行善,可以使人提升到更高一層世界,直到你可以擺脫物質世界的幻相,來到不需要金錢、市場和人類的地方。這就是解放,人的靈魂與至尊合一。在佛教裡,解放即涅槃(nirvana),意即七情六慾和物質需求全部寂滅。

《薄伽梵歌》提到好幾條道路可達到解放。但是一再出現的主題是疏離、棄絕和放下等弔詭的智慧,唯有如此人類才將解脫,獲得永生:「人不執著於感情,從本身得到滿足,他的心靈純然自由,獲得不滅的快樂……能控制心靈、割捨慾望和憤怒的人,就能實現自我;他曉得神的福佑愈來愈近……欲望、恐懼,和憤怒俱已遠去,他就永遠自由了。」

換句話說,一個人的一生應該有段時期,放棄金錢財富、外在成就,甚至所有塵世的東西,例如家產、地位和形象。人唯有放棄七情六慾後,才能做到棄絕。

接納少即是多的精神邏輯,其實是相當大的內部精神作戰。賓夕凡尼亞大學神經科學教授安德魯.紐伯格(Andrew Newberg)檢查佛教僧人打坐暝想、走向涅槃境界時的大腦活動,發現前額葉部位非常活躍。大腦這塊地區主司思考、產生我們的意識,使我們成為人類。這些研究似乎強化宗教領袖早已知道的一點:忘卻金錢,我們才記起自我。

價值的象徵

在一個幾乎萬事萬物都以金錢做價的世界,信仰可以是個避難所,是精神上的大壩,擋住從世界四面八方湧至的金錢洪流。宗教和藝術等人文學或許比較不注重積攢財富,比較重視如何生活:不問你是否慈善、大方和知足。藉由溫習古代宗教經典和精神大師的教誨,我們蒐集了如何運用金錢過生活的豐富指示。

在所有這些宗教中,少即是多(或:夠就夠了)的精神邏輯不斷地強烈出現。加爾各答收容所那位青少年把這個教誨銘記在心,捨棄物質所有,來到麻瘋病患群中服務。他的信仰幫助他記住最重要的事。那些垂死邊緣的麻瘋病人,顯現一無所有的人也知道感恩和知足。我去參觀收容所,幫助我看到愈多愈好的經濟邏輯是如何形成和驅策著我。我研究不同宗教傳統則看到心繫金錢財富,可以使生活失去個人滿足。但是若能正確使用,金錢是一種可以分享的工具,也可以促進人類繁榮。弔詭的是,賺錢的目的似乎是要與別人分享。

但是有些人卻對金錢有不同的看法,錢幣上面的藝術可以告訴我們共有的歷史故事。打印在錢幣上的符號表徵不僅反映價值,還反映在不同的社會、文化,和整個人類現代文明所珍惜的東西。我因為研究,接觸到世界上許多人,他們教會我更仔細觀察金錢,並且思考它如何成為我們價值的象徵。

書籍介紹

錢的歷史:貨幣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及未來》,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卡比爾・賽加爾(Kabir Sehgal)

《錢的歷史》作者賽加爾是人人稱羨的華爾街金童,他目睹二○○八年金融風暴造成的傷害,立志要搞懂金融危機和個中原因。他花七年時間旅行超過七十萬英里,走訪超過二十五個國家,從荷蘭的鬱金香狂熱,到雷曼兄弟金融海嘯,探索金錢有什麼特色,讓全世界繞著它奔忙?金錢究竟有哪部分是我們無法掌握的?金錢又有哪些是讓我們產生怪異、不理性的行為?

本書討論金錢的生命,分為頭腦、身體和靈魂三部分。頭腦部分:為什麼我們使用金錢?作者以生物學、心理學和人類學回答這個問題;身體部分:錢是什麼?藉由研究有史以來金錢的實體形式,以及未來可能的形式來回答這個問題;靈魂部分:我們應該如何運用金錢?作者轉向宗教和藝術,說明金錢不只是價值的象徵,也是我們價值觀的象徵。

錢的歷史:貨幣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及未來 Coined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