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的困境:國民黨癱瘓立院教我們的事

民主政治的困境:國民黨癱瘓立院教我們的事
Photo Credit: 中國國民黨 KM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的民主赤字(缺乏正當性)和行政赤字(缺乏效率)是一體兩面的,有人悲觀地認為永遠無法解決。不可否認這樣的狀況的確常常存在,也才會有數以萬計的文章和論述再討論此一現象。

第九屆新國會完成了台灣政治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民眾對新國會也有許多的期待,國會不負眾望地在第一個會期就給了我們很多驚喜:包括了:終於認識了王金平以外的院長、議事直播變得越來越完整,也開始處理許多以往萬年躺在程序委員會或無法實質審查的法案,這些都還能預期。真正令人意外的是新國會第一個會期的最後一天,由最不被期待能擦出新火花的國民黨好好地給大家上了一課。

雖然有些諷刺,但長期掌握國會多數、幾個月前還被輿論嘲笑不懂議事規則,又不會當在野黨的國民黨團,的確徹底教了所有小黨如何用議事規則玩出空間,拿回了一些法案協商的籌碼。7月15日是第九屆第一會期的最後一天,只要拖過今天,代表不當黨產條例將無法在這個會期被完成三讀,很有可能重新協商,甚至在下一個會期重新審議。因此國民黨團透過針對每一個院會的報告事項提出異議,試圖拖延議事程序。

這並不是什麼新招,以往民進黨和台聯也使用過。但國民黨更上一層樓針對自己提出的異議再表達異議,使得院會被迫表決。且在每一次表決前都先要求「點名表決」,按議事規則「點名表決」又需經院會表決。最後整個異議按表決後,再提出「重付」表決。簡言之,光在院會的第一個階段「報告事項」的每一項,便需要表決三次。和以往體制內杯葛手段來做比較真是青出於藍。

粗略計算,一個報告事項若拖延五分鐘,今天預計提出297次相仿的作法,沒有20小時是無法處理完成的。即使處理完之後,還能繼續模仿陸生納保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時,民進黨和台聯使用的變更議程手段,繼續阻止院會實質處理法案。因此即使要加開臨時會,也難以負荷這樣的冗長議程。勢必能讓國民黨團對於不當黨產,或他們自己宣稱的南海、國安等議題多了幾分談判籌碼。

交代完簡單的事件始末後,本文想談的其實不是這個個案中,《不當黨產條例》或其他法案被擋下來之後實質影響為何或給予正反評價,各委員都針對自己所關心的法案做各式論述或懶人包,有興趣的可以再去搜尋,如黃國昌委員、顧立雄委員、尤美女委員等等。比較想談的是和民主政治相關的面向,民主政治中杯葛議事並不奇怪,有時也是必要的。

舉例而言,過往民進黨偏好用比較具體的作為杯葛,如鎖住議院的門,為了擋住開放陸生來台、占領主席台為了擋住卡式台胞證等等。台聯做為小黨則偏好利用議事規則玩出自己的一片天,透過散會動議、變更議程,擋住了《兩岸監督條例》、陸生納保。客觀地說,每個政黨的選民都有其在意的核心議題,無論是統獨、無論是國防外交,甚至是黨產。國民黨今天的確成了國會少數黨,議事程序多,保護了小黨,本來就是民主政治的常態。

有論者開始檢討議事程序,若只為了排除國民黨不慎公允。不是不能檢討,但該檢討的是,小黨真的在我國獲得了「太多」的保障嗎?通過了有利大黨的單一選區選制、和5%的高政黨門檻,好不容易進入立院的政黨。若連一點議事規則可以操作的空間都要抹殺,恐怕大家抹殺的不只是國民黨,國民黨是會倒,但倒的絕對不只國民黨。這是我們在反省議事規則時很要小心的。

另外一個給大眾的啟示是責任政治。我們看到了其實只要有心,「就算是」被批評為不稱職在野的國民黨,也能上演漂亮的議事攻防擋住法案;「就算是」被批評為獨斷獨行的民進黨,也不能恣意妄為的通過任何法案。下次再有任何黨團或委員和你說:「我很努力啦,就是力不從心,擋不住/過不了OO法案,我也很想幫你。」但你卻連個基本的議事程序拖延都沒看到,那民眾和民團就要知道,說白了就只是不想幫你。下次要不要支持他、甚至投給他,就都是可以展現責任政治的時候了。

最後回來聊民主政治的困境,有人比喻民主政府是一輛雙頭馬車,一隻馬朝著效率奔馳,另外一隻則朝著正當性奔馳。因此有人說兩隻馬常常是背道而馳,所謂的民主赤字(缺乏正當性)和行政赤字(缺乏效率)是一體兩面的,悲觀地認為永遠無法解決。不可否認這樣的狀況的確常常存在,也才會有數以萬計的文章和論述再討論此一現象。

最後的解方不外乎是透過各種制度設計達成共識,讓兩批馬朝向同一個方向跑,效率和正當性齊頭並進。杯葛議事其實也就是一種方法,強迫執政黨和在野黨協商,最後再把協商的結果回歸於責任政治看人民買不買帳。若總是嫌達到共識的過程太醜陋、太粗魯,而忘了共識的重要。效率和正當性真的只能淪為零和賽局,弄得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而非相輔相成謀公利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