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牽拖姜皇池:你知道仲裁庭認為太平島上的淡水足夠支持人類生活嗎?

莫再牽拖姜皇池:你知道仲裁庭認為太平島上的淡水足夠支持人類生活嗎?
Photo Credit: 馬英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依據仲裁庭的判決書,應該可以還給姜皇池教授一個公道,法院不僅沒有依據他的說法來做判斷,甚至還認為太平島上的淡水足夠維持人類生活所需。

南海仲裁案的判決在三天前出來後,國人最關心的焦點莫過太平島被仲裁庭認定為無法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由於太平島是南沙群島中最大的自然生成島嶼,其上也有相當罕見的淡水,島上官兵達上百人,國人普遍無法接受仲裁庭的決定,心想一定是哪裡有問題了。

大概在第二天開始,一些網路圖片與文章開始流傳,指稱菲律賓向仲裁庭主張我國海洋法學者姜皇池教授曾經投書《Taipei Times》,文內提到太平島上沒有淡水,就因為這個原因,太平島被仲裁庭認為不是個島,而是個礁,不能主張專屬經濟海域。

14日,馬前總統在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針對南海仲裁案所辦的會議中提到,國內有些學者連太平島都沒有去過,居然還亂說島上「沒水沒耕地,一切還仰賴進口」;馬前總統酸人功力也是一流,溫文儒雅地說這個學者「幾句話沒有一句話是真的」。經過媒體報導後,姜皇池教授變成了蔡前立委正元口中的賣台賊,大家都知道太平島丟了專屬經濟海域的帳要算在他頭上。

因此,如果要用「姜皇池」、「淡水」來造個句子的話,目前大部分的國人應該會造出以下的句子:

因為「姜皇池」投書說太平島上沒有「淡水」,所以仲裁庭判決太平島不是島,沒有專屬經濟海域。

我們人類面對複雜的事情的時候,都喜歡簡單看待;當自己生氣的時候,更希望能夠找個對象發洩。將自己受委屈的複雜事件歸因於單一對象,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很快就可以接受的。

但是當你說出:「我只想要一個答案」的時候,代表你根本懶得去瞭解一件事情背後的複雜因素。不過沒關係,看完以下的文章,你會發現結論將讓你感到驚訝。以下,我們就來從判決書中分析這兩個名詞,再來看看應該怎麼要造句。

「姜皇池」

姜皇池教授在《Taipei Times》上面的那篇文章,準確一點地說,不是他自己投書的,而是《Taipei Times》把他之前在《蘋果日報》的投書翻譯成英文,再呈現給讀者。姜教授說,因《Taipei Times》翻譯的問題,導致他被誤解,他的原意是太平島上沒有足夠的淡水,飲用水要從台灣運補過去。

不過,馬前總統和沈前大使呂巡對姜教授的批評不是沒有依據的,因為菲律賓在聽證程序中,的確對仲裁庭引用了姜教授「被翻譯」的這篇文章,說明太平島不能被當成是島嶼。

一個國際法學者的說法在國際法判決中為什麼重要,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國際法問題。仲裁庭要判斷一件事情,他的依據順序分別為:條約、習慣國際法、一般法律原則以及權威的公法學者學說。這也是為什麼在仲裁庭公布的聽證會文件中,菲律賓在提到姜皇池教授「被投書」的說法之前,還要先跟法院鋪陳說了這個人在台灣是海洋法的重要學者(one of Taiwan's pre-eminent authorities on law of the sea),而這個重要海洋法學者說了「太平島上只有空氣跟陽光,水還要從外面進口」這件事情。

先別生氣,先想一下,我們剛剛提到的是:「權威的公法學者『學說』」,一個公法學者說太平島上的水要進口,是一種「學說」嗎?首先,《Taipei Times》不是重要的國際法刊物,其次,姜皇池教授過去也沒有針對太平島是否符合島嶼性質有任何投書重要法學刊物的作為(不過姜皇池教授曾經投書台大法學論叢,分析過日本沖之鳥礁的性質,非常值得一讀),因此,我們可以說姜皇池教授「被翻譯」的言論,頂說只是一種說法而已,不能當做學理的解釋,也稱不上是「學說」。

要判斷仲裁庭是否有採信姜皇池教授的說法,應該要查詢的是仲裁庭的判決書,而不是菲律賓在聽證會中的主張。因為當事國當然可以隨意主張,但是仲裁庭採不採信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在判決書的第427到445段,是法院綜合整理菲律賓針對太平島所有主張的內容,也就是說,被仲裁庭寫進這些段落中的,就是仲裁庭認為菲律賓比較有理由的主張。

在判決書中的427段,菲律賓主張太平島不能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理由一共有八點,缺乏飲用水只是其中第一項。另外,依據第428段,仲裁庭看重的是菲律賓為了主張太平島缺乏飲用水而提供的兩點證據,其一是因為太平島上缺乏飲用水,所以「中國台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在上面建了淡化場,其二是因為所謂的「1994 scientific study」,這篇報告由「中國台灣當局」所資助的植物學家所做,菲律賓依據這份報告向仲裁庭證明島上的水、土以及植物不可能維持人類居住。

因此,姜皇池教授的說法不僅在427到445段中完全沒有出現,通篇判決書搜尋菲律賓在聽證會中提到的「Chiang Huang-Chih」字句也沒有任何結果,這說明了一件事,仲裁庭不認為菲律賓在聽證程序中提到的姜皇池教授言論有何重要性,當然不會寫進判決書中。

另外,姜皇池教授曾經在2003年時登上過太平島,並不是從來沒有登島過。

「淡水」

由於「是否登島喝過水」已經變成我國民眾心中衡量任何人對於太平島發言的可信度依據,現在輿論都會認為說仲裁庭的法官從來沒有登上太平島,沒有實際喝過水,憑什麼可以說「因為太平島上的水不能喝,所以不是島。」

實際上,法院認為太平島上的淡水,在過去的自然狀態下可以維持小群人類居住。是的,你沒看錯,法院真的信了太平島上有可以喝的淡水,也認為這個淡水足夠維持人類生活所必須。

在判決書的第582段中提到,法院找到了一份日本過去在1939年針對太平島所作出的調查報告,法院認為由於這份報告的目的是商業性質(commercial purposes)的,因此很有參考價值。法院點出,在那份報告中提到太平島上的水量很足,是可以喝的,待在上面的民眾也拿島上的水來喝:

There is a large quantity of the outwelling water, and according to the result of a survey, the water is suitable for drinking, and the people staying there also used the water for drinking.

另外,在第583段中提到,另外一份於1919年也是由日本人做出的報告中提到島上的水質很棒,而且量很大。

“[t]he quality of the water was good, and the quantity was abundant.”

但是呢,法院也發現到,比較近年一點針對太平島的調查報告中就沒那麼一致。一位台灣植物學者在1994年的報告(這份就是菲律賓在聽證程序中提到的文件)中提到說井水很鹹,無法飲用。

One study by Taiwanese botanists in 1994 indicates that “[t]he underground water is salty and unusable for drinking.”

不過同一年的另外一份台灣人做出的報告提到島上有兩口井水的水質較一般的河水和湖水來得好,因此島上的淡水資源仍然維持在良好的狀態。

“[o]n the whole, the two freshwater sites actually had better water quality than in usual rivers or lakes”and that “the freshwater resources of the island were still in good condition.

另外呢,多虧了馬總統大力邀請各方人馬登上太平島喝水,仲裁庭也從媒體報導中看到這些登島的人表示井水是可以喝的。

Media coverage of recent visits to Itu Aba by officials and guests of 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 also stress that the well water there is drinkable.

最後,最重要的結論放在584段。

首先,在該段中,仲裁庭表示注意到菲律賓所提出的專家證據中,預測太平島會因為興建機場跑道而導致島吸收雨水,並且使產生淡水的能力變弱。

The Tribunal notes the expert evidence submitted by the Philippines on the limited capacity to be expected of the freshwater lens at Itu Aba, but also notes that these conclusions are predicated in part on the fact that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airstrip on the feature would have reduced the soil’s capacity to absorb rainwater and regenerate the freshwater lens.

不過,就結論來說,仲裁庭認為,南沙群島中包含太平島在內的部分島嶼,因為過去島上有淡水以及可以蒐集雨水,明顯地可以讓小眾人群生活,因此做出結論認為,無論這些島嶼的現狀如何,這些島嶼在自然的狀態下,足夠支持人類生活。

Ultimately, the Tribunal notes that the freshwater resources of these features, combined presumably with rainwater collection, evidently have supported small numbers of people in the past (see paragraph 601 below) and concludes that they are therefore able to do so in their natural condition, whether or not that remains the case today.

這還真是令人感到吃驚的結論。

小結

首先,我們依據仲裁庭的判決書,應該可以還給姜皇池教授一個公道,法院不僅沒有依據他的說法來做判斷,甚至還認為太平島上的淡水足夠維持人類生活所需。

其次,我們要感謝過去日本人在島上做出的調查報告,還要感謝台灣學者在1994年做出的報告,更要感謝馬總統邀請眾多客人上島品嚐淡水,這些都讓仲裁庭做出結論認為太平島上的水是可以喝的,我國立委也不需要去賣太平水來讓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了,畢竟超抽地下井水可是會影響到島上水質的。

再者,太平島上的淡水在近年確實有不穩定的現象,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政府在上面砍掉大面積的植被,蓋了機場跑道,直接影響到的井水的水質。無論是站在生態保育或是維護主權的角度來看,都應該要認真做出檢討。

最後,仲裁庭真的真的不是因為島上沒有淡水才認為太平島不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別再誤會仲裁庭了。至於仲裁庭的理由是什麼呢?建議讀者自己看看這篇影響到我國權益深遠的判決書。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