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x Shirley被誘騙做性奴 我見證她先「輸在起跑線」,再被現實輸打贏要

FFx Shirley被誘騙做性奴 我見證她先「輸在起跑線」,再被現實輸打贏要
《頭條日報》相關報導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FFx成員Shirley被經理人當性奴、被踢出組合,看似花生小事,對於她來說卻是人生嚴肅大事,作者分享他對事件的看法,以及眼中的Shirley。

原來這就是Shirley的「罪名」?

昨天我赫然得悉楊澤怡Shirley(FFx組合)被經理人何英傑(Sam)誘騙做性奴,期間如不順他的脾氣,更會出手打她,連月事期間也迫她做愛,現在Shirley不但與FFx合作完了,更隨時承受姊妹「圍唱」。

有社會歷練的人也知道,工作之間的人事關係,除非刻意做了非常損害他人的事,或違法損害公司利益等等,才有明顯對錯可言,否則,都是合不合得來、適不適合一起共事的問題。最低劣的莫過於「回頭清算」,逐件事逐個細節誅殺自己不喜歡的人。由於娛樂圈工作性質比較公開,演藝人要走下去必須經常曝光,若爆出嚴重的恩怨是非,對被指責的人事業前途影響很大,不像企業家族爭產,抑或作家的私人生活,那些指控是否屬實,大眾討論有灰色地帶。從現在Shirley所受的「指控」,主要說她脾氣臭鬧走贊助商、爭上位做大家姐、安排姊妹出席「搵快錢」飯局。如果這已是對她最嚴重的指控,上述所謂「罪名」都非常主觀,前兩者都屬於「我覺得」的不滿和怨恨。譬如:「我覺得」你有壞脾氣,「我覺得」是你鬧走贊助商,「我覺得」你爭上位,「我覺得」你想做大家姐;倒過來Shirley也可以有N種「我覺得」來反擊她們,而目前Shirley回應傳媒沒有這樣做,反指出當中不符事實的細節,沒有以一系列「我覺得」倒過來「數臭」她們,雖然證實誰是誰非也不能這樣作實,卻足以反映各人對傳媒訴說事件的態度。

至於安排出席「搵快錢」飯局,姑且「假設」說法屬實。那麼,安排一次你已知道是甚麼飯局,第二次也這樣安排你應坦言拒絕,指斥對方不要再安排,反映自己不滿就可以。除非不是甚麼安排,又不是甚麼自願參與,而是Shirley屢次說謊誘騙她們出席,而又有所得益等等。可是現在她們最強烈、最憤恨的指控都沒有指出有「偷呃拐騙」成份,只說她「安排」飯局,在假設說法屬實之下,姊妹們大可「四四六六傾掂佢」,跟成為「罪名」的尺度非常遙遠, 更何況說法未必是真,有沒有人背後向Shirley施壓等等,更是未知數。

當年Shirley被同學杯葛,我詢問同學,她們一個理由也說不出來

上述「在理」方面說完,現在說「在情」方面。我認識Shirley的時候,她正就讀中三,任教期間我留意到同學們杯葛她,後來知道她生於破碎家庭,有社工跟進,住青年宿舍,甚少主動與人閒聊。有次我主動詢問一些同學:為何沒有人跟Shirley玩,她有甚麼問題?意想不到,同學們說其實沒甚麼原因,就是覺得她很怪,感覺不太喜歡她,也聽其他同學說取笑她平時不知有沒有洗頭。世事就是這樣,Shirley在成長階段輸在起跑線,父母的問題不是她選擇的,而同學連一個理由都說不出就杯葛她,完全憑感覺印象,可謂「躺著也中槍」。

那時她小息和午膳時間,經常來問我問題,每次都是跟知識和功課有關,而且流露出探討問題的興趣,希望我解釋更多。那時每次跟她聊天我心裡有點難過,她根本沒做過任何錯事,沒做過任何傷害人的行為,就是別人的感覺、印象,令她孤單地渡過校園生活,既然她有社工跟進,我也不便幫忙太多。

最近我希望完結「世代」專題,須詢問一下年輕人的想法,其中一位就選了她,卻完全不知她最近發生這些事情,知她進了娛樂圈,怕她事忙不便相約,寄了些文字問題給她,她非常有禮貌地回覆要花時間看看,沒有拒絕,現在,我才得悉她人生處於大地震階段。

從科普寫作到社會科學議題,我反覆帶出一個人的成長,先天基因與後天環境影響因素眾多,由誕生起,受父母、朋輩、社會際遇影響,有萬千種「不可控制因素」,塑造成一個人的命運,究竟我們何時才能培養透過理解客觀事實,透過對知識的掌握,對人對事有更好的體諒與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