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從引發爭議的「致鬱系」吉祥物,看鳥取城悲慘的歷史記憶

【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從引發爭議的「致鬱系」吉祥物,看鳥取城悲慘的歷史記憶
Photo Credit: 臉書專頁「ゆるキャラさみっとin羽生 実行委員活動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在「治癒系」吉祥物當道的日本,竟然會出現反其道而行的「致鬱系」吉祥物呢?事實上,設計出「致鬱系」吉祥物「かつ江さん」的作者非但不是故意惡搞,更試圖透過這個「致鬱系」角色,傳達深刻的歷史寓意與心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政府或商家為了宣傳活動、商品,除了邀請知名藝人廣告代言之外,更會推出卡通造型的吉祥物,試圖吸引顧客目光。例如,以小籠包聞名的知名餐廳鼎泰豐,近年便在店門口放置了一座小籠包造型的可愛吉祥物,希望以此帶給客人良好的第一印象。

Din_Tai_Fung
Photo Credit: 宋彥陞
鼎泰豐的吉祥物不僅模樣可愛,更有宣傳商品的效果。
「治癒系」吉祥物的由來

為了提升正面形象,這些政府或店家所設計的吉祥物,通常有著可愛的外型,能讓觀者感到心情愉快,因此又有「治癒系」吉祥物的稱號。

如同台灣許多流行詞彙,「治癒系吉祥物」一詞,其實是源自日文「ゆるいマスコットキャラクター」(「悠閒的吉祥物角色」,簡稱「ゆるキャラ」)這個字,意指政府、民間為了宣傳活動或特產,因而設計製作的卡通代言角色。

若是回到「ゆるキャラ」的原始定義,並非每個吉祥物都有資格冠上「治癒系」的稱號。擁有「ゆるキャラ」名詞商標權利的日本漫畫家三浦純先生便認為,所謂的「治癒系」吉祥物,至少要滿足以下三個條件:

  1. 角色必須傳遞出對當地的熱愛。
  2. 角色舉止必須獨特且略帶笨拙。
  3. 角色必須在慵懶中帶有可愛感。

要達到以上三個條件,並完成吸引觀眾目光、提升好感度等宣傳目的,設計者通常會特意融入在地元素,製作出外型呆萌可愛、舉止溫吞笨拙的吉祥物角色。比起俊男美女所能帶來的視覺刺激,吉祥物討喜的造型與耍寶的動作,能夠帶給觀者快樂、放鬆的正面情緒,因此容易獲得顧客的支持與喜愛。

舉例來說,世界知名的熊本縣吉祥物「熊本熊」(くまモン),其設計寓意便緊扣著三浦先生所謂的「治癒系」吉祥物三前提:首先,以「熊」作為吉祥物、「熊本熊」的名稱及黑色外型,都是結合了縣名、熊本腔及熊本城的結果,具有濃厚的熊本要素【註1】。

Kumamoto_Castle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外型漆黑的熊本城建築群。

此外,熊本熊不僅有著逗趣的表情與圓滾滾的討喜身材,更因為官方經常賦予它引人發噱的爆笑設定【註2】,使得它在日本及海外都贏得了超高的人氣,實可謂治癒系吉祥物界的「人生勝利組」。

Kumamon
Photo Credit: 宋彥陞
以熊本熊為主題的明信片,背景的黑色城池即為熊本城。

對於喜歡到日本旅行的讀者朋友而言,滋賀縣彥根市的吉祥物「彥根喵」(ひこにゃん),應該也是相當耳熟能詳的治癒系吉祥物。2006年,有關單位為了慶祝彥根城築城四百周年,因而以彥根藩第二代藩主井伊直孝(1590-1659)曾被白貓搭救的軼話為原型【註3】,設計了一隻頭戴井伊家「天衝脇立」頭盔的白貓角色,作為宣傳彥根城的吉祥物。

Ii_Naotaka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彥根藩二代藩主井伊直孝肖像。

為了炒熱話題的討論度,在決定吉祥物的名稱時,城方便採取「公開徵選」的方式,向一般民眾募集點子。最後,在一千多件應募作品中,結合彥根日文讀法(ひこね)與貓叫聲(にゃん)的「ひこにゃん」(彥根喵)一詞脫穎而出,正式成為吉祥物的官方名稱。

Hikoniyan
Photo Credit: 宋彥陞
頭戴彥根藩主井伊家頭盔,外型逗趣療癒的彥根喵。

自從2006年公開亮相之後,彥根喵可愛的造型,馬上就獲得了許多遊客的青睞。此外,由於彥根喵的名稱與外型,都含有明顯的彥根特色,除了擔任彥根城的宣傳吉祥物之外,彥根喵更成為彥根市、乃至於滋賀縣的形象代言人,儼然成為引領日本「治癒系吉祥物」風潮的代表之一。

「治癒系」吉祥物 in 台灣

受到日本「ゆるキャラ」文化的刺激,台灣最近也開始設計「治癒系吉祥物」,作為活動或產品的代言人。例如,屏東東港是我國以黑鮪魚、櫻花蝦等海鮮著稱的知名港鎮。近來,屏東縣政府為了宣傳以東港地區為主的「黑鮪魚文化觀光季」,便與專業繪師團隊合作,推出了以櫻花蝦為原型的治癒系吉祥物「絢櫻」,希望藉此引起相關討論,進一步帶動當地的觀光與飲食產業。

Sakura_shrimp
Photo Credit: 宋彥陞
位於東港華僑市場的絢櫻解說牌,左手的櫻花蝦吊飾才是絢櫻的本體。

不讓屏東專美於前,高雄捷運公司為了解決連年赤字的虧損問題,開始嘗試結合動漫文化的行銷手法,試圖吸引年輕族群的目光。是故,高捷公司便與推出「絢櫻」的繪師團隊合作,以「在高捷工作的少女們」為設計發想,先後創作了被稱為「高捷少女」的虛擬站務員「小穹」,以及列車駕駛「艾米莉亞」兩位萌系角色。

K_R_T_GIRLS1
Photo Credit: 宋彥陞
設置於高捷鹽埕埔站的小穹(左)及艾米莉亞(右)角色立牌。

伴隨著「高捷少女」的正式亮相,其可愛的畫風搭配網路的宣傳效果,馬上就獲得了年輕族群的普遍好評。其後,高捷公司更乘勝追擊,繼續委託繪師團隊設計新的「治癒系」代言角色。

時至今日,「高捷少女」不只又新增了工程師「婕兒」及客服員「耐耐」兩位成員,甚至跨平台推出了輕小說(Light Novel,意指「可以輕鬆閱讀的小說」)作品,實可稱為目前台灣表現最亮眼的「治癒系吉祥物」。

K_R_T_GIRLS2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高捷少女成員,左起分別為婕兒、小穹、艾米莉亞及耐耐。
引發爭議的「致鬱系」吉祥物

當然,並非每隻肩負著宣傳重任的原創吉祥物,都有著討人喜歡的外型。例如,以盛產香蕉聞名的高雄市旗山區,去年便於區公所前,樹立了一座「蕉面人身」的吉祥物擺設。

King_of_Banana
Photo Credit: 廖千瑤
旗山區公所前的「蕉面人身」吉祥物。

這座吉祥物的原型,來自藝術家周耀東一幅名為「香蕉國王——君臨天下」的油畫。其後,為了配合高雄燈會的展示活動,「香蕉國王」便從平面的油畫,進而製作立體的塑像。

等到燈會結束之後,「香蕉國王」塑像,便被遷移至以生產香蕉著名的旗山區公所。然而,對於不少觀者而言,「香蕉國王」奇特的造型,與走可愛路線的「絢櫻」「高捷少女」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因而引發網路鄉民的熱烈討論。

說起外型特異的吉祥物,並非只有在台灣才看得到。說來冒昧,若是談起對日本鳥取縣的印象,大家會聯想到什麼東西呢?

喜歡自然景觀的朋友,可能知道鳥取沙丘是日本最大的觀光沙丘;喜歡漫畫《名偵探柯南》的朋友,可能知道鳥取縣是《柯南》作者青山剛昌先生的故鄉,縣內甚至有座「柯南大橋」;喜歡日本歷史的朋友,則可能知道鳥取縣內,有座被選為「日本100名城」的鳥取城。

Bridge_of_Conan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柯南大橋」位於鳥取縣北榮町,是《名偵探柯南》作者青山剛昌的故鄉。

2013年,鳥取縣為了宣傳縣內的鳥取城遺跡,便公開向民眾徵選鳥取城的吉祥物圖案。翌年4月,以鳥取城日文讀法(とっとりじょう)命名的「とりのじょう」,順利從160餘件投稿作品中,獲選為鳥取城的代表吉祥物。

Torinojyou
Photo Credit: 鳥取市官方網站
外型滑稽的「とりのじょう」,被選為鳥取城的代表吉祥物。

7月,鳥取市政府在官方網站公布了落選的投稿作品。其中,有幅名為「かつ江さん」的設計作品,不僅在短時間內獲得了大量的點閱率,更引起了日本網民正反兩極的熱烈討論。

katsuesan
Photo Credit: 臉書專頁「かつ江さん
從鳥取城吉祥物選拔中落敗的「かつ江さん」。

這位名為「かつ江さん」的虛擬角色,有著枯槁的容貌與四肢,身著充滿補丁的舊衣服,手裡還抓著一隻倒吊的青蛙。同樣是女性吉祥物,比起「絢櫻」、「高捷少女」透過可愛外貌所帶來的「治癒」效果,「かつ江さん」則更像讓觀者感到鬱悶的「致鬱系」角色。

為什麼在「治癒系」吉祥物當道的日本,竟然會出現像「かつ江さん」這樣反其道而行的角色設定呢?事實上,「かつ江さん」的設計者非但沒有惡搞,更試圖藉由這個「致鬱系」角色,傳達深刻的歷史寓意與心願。

鳥取城的歷史記憶

說起擁有四百餘年歷史的鳥取城,最著名的歷史事件,莫過於發生在1581年(天正9年)的「鳥取城之戰」。在此之前,鳥取城本來是因幡國(今鳥取縣東部)諸侯山名元豐(1548-1626,其後改名「豐國」),在聯合鄰近的尼子氏勢力共同爭戰之後,所奪得的城池。

Tottori_Castle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現存的鳥取城石垣遺跡。

1573年(天正元年),與尼子氏為敵的毛利氏武將吉川元春(1530-1586),突然發兵攻打鳥取城。自知不敵的元豐,便主動向毛利氏表達降伏之意。為了表示對元豐的禮遇,即使元豐的名字本來已有「元」字,毛利氏當主毛利輝元(1553-1625),仍再次將自己名字的「元」字賜予元豐,試圖以此與元豐建立連繫,加強元豐的忠誠心。

Yamana_Toyokuni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曾經短暫擁有鳥取城的山名元豐(豐國)。

即便元豐名義上已經成為毛利氏的家臣,卻又暗地與勢力正如日中天的織田信長(1534-1582)有所往來。為了與織田氏交往,元豐甚至還捨去主君輝元所賜與的「元」字名諱,改名「豐國」,隱然有與毛利氏劃清界線的含意。

1580年(天正8年),擔任織田家中國地區【註4】征伐司令官的羽柴秀吉(1537-1598,即日後的豐臣秀吉),在平定了三木城主別所長治(?-1580)的叛亂之後,開始北上進攻但馬國(今兵庫縣北部)一帶。

Toyotomi_Hideyoshi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受命進攻中國地區的羽柴秀吉。日後秀吉利用時勢,成為實質統治日本的「天下人」。

隨著羽柴軍團連戰皆捷,與但馬國相鄰、又從屬於毛利家的鳥取城,自然便成為秀吉新的攻略目標。在包圍了鳥取城近三個月之後,原本就不打算對毛利家盡忠的山名豐國,便決定開城向秀吉投降。

不料,在秀吉軍解除包圍之後,豐國家臣中村春續(?-1581)與森下道譽(?-1581)兩人,卻不願意反叛毛利家,便將豐國逐出城外,另外迎接毛利氏武將牛尾春重擔任城主。

然而,牛尾春重進入鳥取城後不久,便在與織田軍作戰時身負重傷,無法續任城主職務。為了表達對於鳥取城的重視,吉川元春便指派族人吉川經家(1547-1581),入城擔任鳥取城主。

Kikkawa_Tsuneie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立於鳥取城南側的吉川經家塑像。

聽聞鳥取城再度倒向毛利家的消息,秀吉便立即準備出兵反攻。在此之前,秀吉曾經討平過三木城主別所長治的反叛。當時,秀吉對三木城(今兵庫縣三木市)使用圍城斷糧的戰法長達兩年之久,最後順利迫使長治自殺,三木城則開城投降。此次,秀吉便打算使用相同的戰法攻略鳥取城。

Bessho_Nagaharu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以切腹自殺為條件,換得秀吉承諾保全城兵性命的三木城主別所長治。

在正式發起攻擊之前,秀吉不僅秘密派人到鳥取城周邊高價收購糧食;戰爭開始之後,秀吉甚至還將鳥取城附近的居民趕入城中,企圖加速消耗城內的糧草儲備。

在秀吉的刻意收購下,鳥取城本來就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存糧,加以秀吉對陸路與海面都佈下了嚴密的包圍圈,使得毛利援軍無法進城提供運補。因此,鳥取城很快就陷入糧盡援絕的尷尬窘境。

隨著家畜、草木都逐漸消耗殆盡,城內開始出現軍民以餓死者為食的悲慘現象。與別所長治相似,孤立無援的吉川經家在堅守了4個月之後,便向秀吉提出以自己切腹自殺為條件,以此換得秀吉保全鳥取城軍民的承諾。最後,經家與流放主君的中村春續、森下道譽一同切腹自盡,鳥取城則開城向秀吉投降

是故,「かつ江さん」那營養不良的外貌與四肢,其實是在反映鳥取城民當時為飢餓所迫的慘狀;之所以命名為「かつ江」(かつえ),則是來自秀吉對鳥取城所採用的斷糧戰術「渇え(かつえ)殺し」。因此,當「かつ江さん」出現在鳥取城吉祥物的投稿名單時,立刻就引起觀者一片譁然。

Siege_of_Changchun
Photo Credit: 宋彥陞
以國共內戰期間的長春圍城戰為背景,遠藤譽女士的作品《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一書對於斷糧戰術的不人道,有著極為深刻細緻的描寫。

超過半數的受訪者,對「かつ江さん」這個角色抱持著反對的態度。主要理由,則有「這角色給人帶來不快感」、「這是對鳥取市的負面宣傳」、「這是在拿飢餓開玩笑」、「與かつ江同名的女孩子會被欺負」等說法。

另一方面,約有三到四成的意見,認為「這角色可以讓我們清楚了解鳥取城的歷史」、「確實有過這樣的事實,我們應該當成鳥取市的重大事件加以接受」,因而對「かつ江さん」的發想予以聲援。

那麼,「かつ江さん」的設計者,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創作出這樣子的「致鬱系」吉祥物呢?

寄託於「かつ江さん」的心願

若要談到「かつ江さん」的設計理念,就不能不提及她右手所倒提的那隻青蛙。乍看之下,這幅景象似乎在傳達遭受飢餓折磨的鳥取城民,已經被迫以青蛙為食的畫面。然而,這隻青蛙,其實還蘊含著更為深刻的理念與心願。

事實上,作者之所以加入青蛙的元素,在於吉川經家在切腹之前,曾寫下「武士の取り伝えたる梓弓 かえるやもとの栖なるらん」(「武家世傳梓弓寶,相得益滅亦同盡」)這樣的辭世詞【註5】。

Death_poem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由浮世繪畫家月岡芳年所繪,描述寫完辭世詞的武士準備切腹的場景。

經家辭世詞中的「かえる」字樣,除了被作者轉化為同音的「青蛙」(カエル)之外,亦有「重返」(返る)的意思。

換句話說,「かつ江さん」之所以倒提著這隻青蛙,其實隱含著「希望這樣悲慘的歷史不要重演」的誠摯心願。此外,作者也希望後人在歌頌經家自我犧牲以保護一城軍民之餘,也別忘了當時許多無名的城民,其實是被迫捲入這場無情的戰爭,其後更因此消失於歷史的洪流之中。

「かつ江さん」所反映的吉祥物定位困境

簡單看完了鳥取城的歷史及「かつ江さん」所蘊含的多層寓意之後,現在我們要回歸一個根本的問題:如果當地的歷史記憶有著深沉的陰暗面,那麼背負著宣傳任務的吉祥物,究竟該對這段歷史避而不談,還是誠實地傳遞歷史記憶,哪怕吉祥物走的是「致鬱系」路線?

平心而論,比起「かつ江さん」,獲選為鳥取城吉祥物的「とりのじょう」,其實並沒有凸顯出鳥取城的特色與歷史,甚至可說有些平淡無奇。從宣傳的角度出發,「とりのじょう」所能發揮的攬客效果,甚至有可能不如具有爭議性的「かつ江さん」。

Tottori_Castle2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とりのじょう」並沒有凸顯出鳥取城的特色與歷史。圖為鳥取城的復元城門。

不過,若是從「治癒系」吉祥物的標準來衡量,外表滑稽的「とりのじょう」,顯然要比陰沉憂鬱的「かつ江さん」更適合這個稱號。或許,以後若是再度遭遇類似的兩難困境時,設計兩組吉祥物,應當是個可行的作法。

若是設計兩組吉祥物,外型可愛討喜的「治癒系」吉祥物,可以負責推廣景點、提升形象等宣傳工作;而可能帶來「致鬱」效果的另一隻吉祥物,則肩負起保存歷史記憶的重責大任。如此一來,或許既能順利吸引遊客,又能如實地向他們傳遞當地的歷史記憶。

正如同凡事都存在著「光」與「影」兩個面相,每個景點的歷史記憶,也或多或少同時存在著光明與陰暗面。即便如此,唯有正視這塊土地的歷史,我們才可能對其產生成熟的認同與感情。或許,這正是「かつ江さん」的設計者,所試圖傳達給我們的另一個含意吧。

【註1】:熊本縣以「熊」作為吉祥物的靈感來自縣名。日本47個都道府縣裡,熊本與群馬、鳥取、鹿兒島四縣,是日本少數在縣名漢字中,含有動物的行政單位。關於「熊本熊」(くまモン)名稱的由來,來自「熊本者」(くまもともん,「熊本人」之意)的熊本腔讀法。至於為何以黑色作為吉祥物的主色調,則是源自熊本城的黑色外型。

【註2】:熊本熊在剛出道的前幾個月,原本是隻乾癟癟的瘦熊。或許因為這樣不夠討喜,官方便讓熊本熊體型胖上一圈,並宣稱這是它吃了太多熊本美食所導致的結果。此後,官方又任命熊本熊為縣廳公務員,並一路高升至僅次於知事、副知事(即正、副縣長)的營業部長。其後,熊本熊卻又因為減重失敗,因而遭到降職處分。最後,在海內外支持者的聲援下,熊本熊得以官復原職。以上事蹟,固然可視為熊本縣廳自導自演的一齣「鬧劇」。不過,這些官方設定替熊本縣帶來了極高的人氣與知名度,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註3】:相傳井伊直孝有次途經江戸世田谷村(今東京都世田谷區)的豪德寺時,偶然碰上驟雨,便想在寺外的大樹下避雨。此時,直孝卻看到有隻坐在寺院裡的白貓,彷彿在發出邀請似地向他招手,便決定入寺休息。與此同時,直孝原本打算用來躲雨的那棵大樹,正好遭到落雷擊中。事後,直孝為了感謝這隻白貓讓他逃過雷擊,便決定以豪德寺作為供奉祖先牌位的「菩提寺」。附帶一提,這個故事也是日本「招財貓」由來的其中一種說法。

【註4】:此處的中國地區,是指日本今天的鳥取、島根、岡山、廣島、山口五縣。當時則主要是毛利氏的領土。

【註5】:辭世詞是文人或武士在死去之前,所寫下足以總結一生的一種短詩體裁。日本於鎌倉幕府成立(1192年)之後,一直到室町幕府滅亡(1573年)之前,時人在死前撰寫辭世詞的文化可謂相當盛行。

本文改寫自筆者的臉書專頁「時空偵探團的穿越傳送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宋彥陞』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