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登場的東京都知事補選:小池百合子能否循「小泉模式」,成為日本的柴契爾夫人?

意外登場的東京都知事補選:小池百合子能否循「小泉模式」,成為日本的柴契爾夫人?
小池百合子|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按照目前自民黨的氣勢,下一屆眾議院還是有很高的機率取得多數,如果小池百合子在東京都知事補選中能夠一鳴驚人,兩年後挑戰自民黨黨魁並非空談,甚至有機會直攻首相大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在7月10日舉行三年一度的參議院選舉,雖說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而產生240萬的首投族,卻沒有為日本政治版圖帶來改變,即使日本民進黨為首的在野黨猛攻集體自衛權、「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失靈等議題,仍然無法撼動自公聯盟的執政優勢。

自由民主黨(以下簡稱自民黨)可說是這次參議院選舉的最大贏家,連同「追加提名」的神奈川縣無黨籍當選者中西健治,自民黨睽違27年再度於參議院取得121席的過半席次。總計自公聯盟、大阪維新會守護日本之魂黨與部分無黨籍議員,修憲派勢力獲得壓倒性勝利,在參議院席次高達165席,橫掃三分之二多數。

在確定取得參議院三分之二席次後,安倍晉三的政權就可以安心進入長達兩年半的「戰間期」。日本上次的眾議院選舉是在2014年12月14日,故這屆眾議院最遲可到2018年12月13日再解散,除非首相刻意提前選舉,否則日本在未來近兩年半的時間,將不會再面對國會改選。

然而,意外登場的東京都知事補選,儼然成為「戰間期」最重要的一場選舉。東京都知事是日本首都市長,具有高度的政治意義;但連續兩任知事皆因帳務風暴而鋃鐺下台,已為這個崇高的職位蒙上一層陰影。

時任東京都副知事的豬瀨直樹,在2012年以超過400萬得票數風光上台,成為史上得票最高的東京都知事,並於2013年成功為東京爭取到2020年的奧運主辦權。就在豬瀨直樹達到政治生涯的高峰時,被踢爆違法收受政治獻金,隨即辭去東京都知事之職,於2014年2月9日補選。

2014年的東京都知事選舉,可說是集結各方勢力的大戰。知名度極高的前厚生勞動大臣舛添要一,在自公聯盟的支持下宣布以無黨籍身分參選東京都知事;退伍將領田母神俊雄,得到前知事石原慎太郎日本維新會重量級眾議員平沼赳夫等人的支持;律師宇都宮健兒,則是有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等左翼勢力的奧援;最引人注目的是前首相細川護熙,在一片驚訝聲中宣布參選,除了得到民主黨的支持外,還有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大力相挺。

雖說舛添要一最後擊敗各路勁敵,成功當選東京都知事,但在2016年初竟然又爆發貪汙醜聞,罕見引起東京都議會不分黨派議員的激烈砲轟,最後不敵輿論壓力,狼狽辭職;舛添要一曾經是日本人心目中最理想的首相人選,如今卻因貪汙醜聞而斷送政治前途。

東京都知事補選訂在7月31日舉行,由於和參議院選舉日期頗為接近,主要政黨都是在處理完參議院選舉後,才決定所支持的對象。不過,在參議院選舉前,自民黨的選情就已經出現變數。

自民黨眾議員小池百合子率先表態有意參選東京都知事,但是提名作業基本上是由地方黨部性質的「東京都連」來處理,會長石原伸晃先前明確表示,在參議院選後會就支持人選做出決定。小池百合子則是不斷喊話,堅持要「東京都連」盡快做出決定,雙方會談以破局收場,導致小池百合子在6月29日宣布不靠自民黨,決心參選到底,是自民黨時隔17年再度於首都知事選舉呈現分裂的局面。

參議院選後,朝野各黨紛紛表態支持的人選,民進黨為首的在野勢力,聯合東京地方型政黨「東京・生活者網路」,一致推選記者出身的鳥越俊太郎。自民黨方面則是推薦默默無聞的前岩手縣知事增田寬也,他雖曾在首次安倍內閣福田康夫時期擔任總務大臣,但前後也僅有一年多的時間。

從支持增田寬也的這項決定即可看出,自民黨定調冷處理此次選舉,找一個較無爭議性、配合度高的候選人,不希望選情炒得太熱,因為在投票率低的情形下,對自民黨、公明黨、共產黨等組織型政黨較有動員優勢;如同此次參議院選舉,共產黨是反對修憲的在野黨中,唯一一個席次正成長的政黨。

小池百合子打出的兩大選舉訴求頗值得玩味,首先是宣布上台後要即刻解散東京都議會,或許小池百合子是留意到連續兩任知事的醜聞,皆是發生在2013年選出來的第十九屆東京都議會,除了要負起監督疏忽的責任,同時也要提醒議會在重砲抨擊兩任知事的行為上應該要有所收斂;而最終目的是重整現有的地方勢力,減少未來施政可能的障礙。

再者是宣傳「東京都連」在決定候選人過程的不公,等同於是攻擊自民黨的體制,技巧性的將自民黨種種言論上的批評,變成支撐小池百合子說法的有力證據。小池百合子這種「棒打自家人」的手法,與多年前小泉純一郎成功登上大位、締造政治高峰的方式頗為相似。

RTR1H8G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小泉純一郎

小泉純一郎在2001年打著「拆解自民黨」的口號,成功製造社會輿論,擊敗黨內強敵橋本龍太郎而當選自民黨總裁,開啟執政長達五年的「小泉時代」;2005年面對郵政民營化改革的挫敗,小泉純一郎決定解散眾議院來清掃異議,自民黨反對郵政改革的議員紛紛出走而自立門戶,最終不敵在民間風靡一時的「小泉旋風」,自民黨與公明黨獲得空前勝利,取得眾議院三分之二多數,這就是小泉純一郎政治生涯的代表作「郵政解散」。

小泉純一郎在近幾年對當時用心栽培的安倍晉三頗有異議,多次向媒體表示安倍晉三的施政讓人不安心,尤其是在安保法與核能政策的立場上兩人完全相左,才導致2014年小泉純一郎並沒有替自民黨推薦的舛添要一站台,而是支持一樣反核的細川護熙競選東京都知事。

從小池百合子堅持參選與選戰技巧來看,背後應該有小泉純一郎的支持。兩人過去交情頗深,在黨內派閥又同屬「清和政策研究會」,小池百合子也在小泉內閣擔任過環境大臣,故兩人此次很有可能是暗中聯手,要促使自民黨進入另一次的轉型與改變。

若無意外,這場東京都知事補選會是下一次解散眾議院前最後一場大型選舉,因此對小池百合子個人來說,勢必要把握參選機會;當選並非首要目標,而是透過實戰的選舉舞台「以戰養戰」,進一步拉抬自己的政治能量。

由於安倍晉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僅到2018年9月,與本屆眾議院任期幾乎重疊,且礙於自民黨內規,安倍晉三任期屆滿後已經不能再連任,代表安倍晉三的首相職位會隨著黨總裁任滿而結束。按照目前自民黨的氣勢,下一屆眾議院還是有很高的機率取得多數,如果小池百合子在東京都知事補選中能夠一鳴驚人,兩年後挑戰自民黨黨魁並非空談,甚至有機會直攻首相大位。

這次東京都知事補選,公告日到投票日僅半個月左右的時間,這種短期選舉的特色,就是對知名度高的候選人來說較有優勢,小池百合子就如同2014年的舛添要一,都是具有全國知名度的政治人物,自然很容易在民調上取得領先。如果選舉氣勢能夠穩健上揚,小池百合子甚至有機會拉攏已表態不支持特定候選人的大阪維新會暗中奧援。

雖說比起支離破碎的在野黨,小池百合子更有實力擊敗自民黨正式推薦的增田寬也,但能不能當選已經不是小池百合子在意的目標,而是自己有沒有機會循著「小泉模式」攀向高峰,成為日本的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