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襲擊形式趨分散,美國槍擊案暫未緩和 我們應如何理解?

恐怖襲擊形式趨分散,美國槍擊案暫未緩和 我們應如何理解?
Photo Credit: Jean-Pierre Amet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月法國恐襲與美國槍擊案似有持續趨勢,令各地社會氣氛緊張,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作者為此剖析背後因由。

最近法國尼斯恐襲事件,加上美國再發生黑人槍擊警察事件,造成三死三傷。現在我回顧這類事件,自從伊斯蘭國(IS)發動無差別的恐襲後,一直活躍在網上教導各地支持者如何自發襲擊,宣傳這些做法,其中一個原因,是IS不能經常倚靠核心人士有組織策劃襲擊,這樣很容易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現,發現有系統的恐襲方式越來越困難,便走「發散式」的引導襲擊。

這樣只需要泛起各地有「反社會人格」的人施襲即可,譬如美國一直以來的校園槍擊案以及槍殺警察事件,他們毋須與極端伊斯蘭教有關,但一宗接一宗會仿傚其他人的做法,以滿足反社會人格。

涉嫌參與尼斯恐襲的兇手雖然來自北非,但根本不是伊斯蘭教徒,尤其《可蘭經》不准教徒吃豬肉,那人不但吃豬肉,也不依教義祈禱,而且經常飲酒。由此可見,我們不應只關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有組織發動襲擊,一旦激發模仿效應,一個人可以駕駛大卡車衝向人群,足以造成重大傷亡,連槍械也不必運用(當然可以有),這是令人非常緊張的局勢。

而美國有更特別的情況,因為其國內無法施行有效槍管,槍械極易流通,無論是否關於種族衝擊,警民雙方都戒懼對方的攻擊,長期培養先發制人自保的反應。最明顯的例子,大約一星期前有警員槍殺一名沒有武器的白人,只因他把手擺在背部不顯露出來,兩名警察已大為緊張警告之後先將他擊斃,以策安全,這就是美國槍械流通之下,普遍的緊張氣氛,很容易互相擦槍走火自保,根本不必跟種族仇恨有關。

當越多這類事件發生,大家都「感覺」對方有槍,久而久之變成直覺反應,誰都不想自己首先被害,結果一些槍擊事件發生後,變成仇恨怨怨相報,像傳染病般普遍一時,但我仍然相信,隨著時間過去,大家冷靜下來多作反思,情況會逐漸緩和,槍殺事件不會長時間如此嚴重。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