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嚮往自由的滋味—收押的大老闆與囚禁的野海豚

同樣嚮往自由的滋味—收押的大老闆與囚禁的野海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趙藤雄收押禁見,但是此刻不談土地正義,想要談談物種權益。

作者:漂浪。島嶼–munch

遠雄出了大事!趙藤雄收押禁見,但是此刻不談土地正義,想要談談物種權益。

趙藤雄在看守所裡,度過失去自由的數天時光,應該覺得相當不自在,但是在他的事業版圖裡,卻有一批海豚已被囚禁十多年,失去遨遊大海的機會,應該過得更不自在。

遠雄集團在花蓮成立遠雄海洋公園,展開集團跨足休閒事業經營的雄心,全區挖山闢地分成三期開發,環評一路順暢過關,整個山頭已成遠雄的山寨城邦。

為了填充海洋世界的豐富度,不斷引入海洋生物,在200210月,由日本引入11頭瓶鼻海豚,一次輸入11頭,數量的龐大,不會是由其他水生館釋出引入,而是來自野外捕捉購入。但是在台灣,表演用海豚的來源,早期自澎湖捕捉,法令禁捕後,轉往國外購入,購入來源一直是業界高度機密,也是台灣少數海洋哺乳類引入買賣專家,獨門獨道的賺錢門路。於是,大家都很好奇,那裡捕捉那麼多海豚?
 
事隔十年,《血色海灣》紀錄片中,海豚搶救專家Ric O’Barry2010接受破報專訪中,明確指出台灣大多表演海豚,來自日本太地町,那個以捕捉海豚,海灣屠殺成血色的漁村。根據出版的《血色海灣》一書敘述,太地町捕捉海豚,不是完全宰殺作為豚肉,而是成為日本50多家海生館,以及世界海洋公園賣主,挑選海豚的地方。根據保育團體的調查,在太地町的海灣上,除了捕獵漁夫,還有來自各地的海豚賣家,帶著訓練師,在海灣上物色要購入的海豚,初步圈養訓練後移入,做為海生館補充替換之用。
 
趙藤雄和這批海豚很有緣,因為海豚一進口,就惹上官司。因為在進口資料上,將原本每頭132,000美元的購入價格,變造成每頭13,200美元,價差十倍,經檢警查獲後,以偽造文書、逃漏稅罪嫌,將企業一干人起訴,趙藤雄當然要撇清,最後以下屬疏失、老闆不知,全案公司高層全無罪閃過,海豚開始為企業服務。

其實在台灣保育法中,除了馬戲團可以短期輸入表演性質的保育動物,許多動物園、水生館等動物圈養機構,只能以教育、研究、展示名義,專案申請進口保育動物。在遠雄海洋公園中,海豚的精采飛躍,當然不能當作「表演」,業者會解釋是因應本性的「戶外展示」,或是為入場觀眾進行一場「生態教育」,瞭解鯨豚的生態。

但是像Ric O’Barry等當過海豚巡練師的人,會真心說出事實不是如此,別以為出場表演的海豚,玩得很高興,他們是因為飢餓,不得不做出的制約表演,有表演才有魚吃。

業界說是「正面激勵訓練」 ,但是真實因為飢餓,沒有吃飽的動物,會因為人類鼓勵而表演,甚至一表演,就是一天幾場,日日重複,一旦制約反應成習慣,在無人時刻,因為餓想吃,就在池邊制約表演起來。

閃躲「訓練動物表演」的污名,業界總是以「展示海洋動物的天性」,推出許多站立、跳躍、翻滾等行為,在模糊的生態行為邊際上,逃避來自保育團體的指控。但是讓人不解,用海豚鼻猛頂,讓訓練員躍出海面,以及讓人踩在身上,學著卡通「海王子」猛拉向前游,又算那門子的適性展示。

沒有野生的保育海豚,會做出這些違反生態行為的奇異動作,那全部都是長期拘禁下,制約訓練後,逼出來的表演成果,人們看見的微笑海豚,背後其實都是失去自由的傷悲。鯨豚表演的觀光行為,發生在台灣幾個水生場館,但是政府保育單位,總是睜一隻眼、閉一直眼,認同這種以教育、研究、展示為名的變相表演行為,年年發生,時時上演。

遠雄最早引入的海豚,已被囚禁十年,但是實際上也早已死亡過半,不斷引入新的鯨豚,從瓶鼻到花紋,不斷擴充海洋公園的鯨豚家族,以表演為企業謀利。

趙藤雄在看守所已經數日,應該可以體會專機遨遊四海的自由時光,一旦關入小小空間,那是多麼不適,多麼驚懼!他旗下企業拘禁的海豚,也該是一樣心情,原本一日遨遊海洋百里的自由,關入小小水池,為了求食,跳躍翻滾讓人踩,動物也是會有悲傷的情緒。

對於被關的大老板,動員集團之力,設方想法想將大老闆營救出來,多關一天都是痛苦。但是對於野海豚,一關十多年,卻是沒人在乎牠們的處境。也許,趙藤雄坐監時刻,能夠體會在他集團下,一群野海豚有著和他相同的心情,囚禁是苦,嚮往自由。

在現今,鯨豚救援不斷進行著,這頭援救生命,那頭囚禁生命,形成巨大反差。國際對於表演海豚,紛紛有著反思,許多水生館也開始思考停止捕捉,野放囚禁海豚,成為一種保育生態的反思。台灣各大海生館、海洋世界、海洋樂園,都該有相同思考,不該再拘禁海洋生物作為表演動物。

其實,台灣有許多賞鯨活動,挑選黑潮等有保育理念的組織,推廣的生態導覽活動,也是可以看見野性的鯨豚,自在的出現在我們周邊,展現自由生物的魅力,而不是悲傷拘禁!

當然趙藤雄的海洋公園中,失去自由的不只鯨豚,還有綽號美人魚的儒艮等物種,多數已經是瀕絕生物,儒艮也是被囚禁多年,在牠的生態棲地,海裡沒有空心菜,卻是日日月月大演餵食空心菜秀,實在沒有生態教育功能。

受過拘禁,應該體會到拘禁的苦楚,大老闆該是同心同理,讓關著的野海豚等海洋生物,也有自由的未來吧!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漂浪。島嶼–m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