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前不必酸香港人少讀書,提一種讀書方法(兼略評速讀法)

書展前不必酸香港人少讀書,提一種讀書方法(兼略評速讀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常常聽說「速讀法」嗎?你對學習,建立學問、知識系統真的很重要嗎?作者不但懷疑,而且提出了個人建言。

求學要懂速讀法?看看不同古今事例,它從來不是重點

去年我由《誠品書店》的常客,一轉變為《博客來》的常客,台灣出版著作豐富,網購書籍成癮日深,今年特別猶豫有沒有需要去「2016灣仔書展」,正當猶豫之際,看到朋友在書展前夕分享一篇「速讀法」文章,大概用心良苦希望年輕人多讀書,從書本內容中得益。

在我未分享個人思考之前,不妨也看看那篇「速讀法」的重點摘要:

「這本書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它也談了坊間(日本)主流的速讀方法,分析它們的成敗原因,並提出自己的方式。

它的核心觀點,我覺得有三點:

讀得快才讀得好、才會更想讀。

讀得快的重點在於「雜學資料庫」的累積。

大量而重複閱讀,在學習成效上,比「慢而精讀」更有效。

⋯⋯重點就在「快速、重複、大量」這三件事,同時還有下面兩點要注意:

閱讀的時候請不要「默念」,就是不要在心中讀出聲音,有些人一開始很難改掉這習慣,建議可以稍微加快一下自己的閱讀速度。(讓大腦的聲音稍微跟不上你的眼睛”掃描”的速度)

同時閱讀時請先「不求甚解」(不要執著於看不懂的地方),也先以完全認同作者觀點來閱讀,先不要做批評或否定。 (先讀完讀好,下個階段再嘗試反駁、提出異議及批判思考)」

這段摘要比較有道理的是「不要執著於看不懂的地方」、「先不要做批評或否定」,其餘各點對於真正學習,甚至建立學識、認知系統,相當次要,或只適合某些人的周邊輔助,而更可圈可點是「大量而重複閱讀,在學習成效上,比『慢而精讀』更有效。」的判斷,如果所謂「學習成效」指應付考試那般有特定目的,無可無不可,但是,速讀法是否使一個人總體學習成效比「慢而精讀」更有效,則非常令人懷疑。

孫中山喜歡閱讀是「眾所周知」之事,歷史記述他讀書速度不快(甚至慢,此說待確認),但讀書後能觸類旁通、了解深刻、擅於反思。雖然,中國內地有文章指「孫中山讀書習慣速讀」,可是讀畢內文,反而當中重點是說他如何愛讀書、多購書、慎選書,其中一段指孫中山可以快速翻兩翻一本書後,便可轉告兒子孫科那本書好不好,要不要讀,而這根本與他是否習慣速讀無關。稍有選書心得的人或許有所體會,在熟知的知識領域隨手翻書速選好書,跟「速讀學習」是兩碼子的事,若有熟知孫中山歷史的朋友,認為值得進一步考究質疑,值得再行探討。而台灣作家李敖,曾分享的讀書心得,不是標榜求速度,卻是留意書中重點,甚至將該頁撕下來,精選收藏翻讀再翻讀(題外話:另有例子是王文興,他主張「慢讀」)。

有類人有過目不忘的優勢,與速讀法無關

此外,有類人讀書速度奇快,甚至終身博覽群書,並不是運用甚麼神奇速讀法,主要是尋求學問之餘,先天過目不忘,記憶力特強,如曾國藩、錢穆等人,錢穆更是九十多歲可以逐字逐句把書中內容「倒背如流」。身邊直接認識有類似記憶力特強的人,除了孫國棟外便是蕭若元,我留意到他們有些共通點,就是喜歡聯想,思維擅於圖像化,抓重點再在重點之間互相連結。而我自己嘛,說來慚愧,中五、中六時期曾爆發過過目不忘的階段,可是進大學後迷上抽象「思想」,記憶力完全不是那回事了,原因不明,不過仍深深體會想像力與記憶之間的關聯,而且也有相關科學研究,往後可再分享。

說到這裡,從種種事例可見,我所了解、認識那些學富五車、學究天人之士,讀書並不特別講求速度,既做到融會貫通也能深刻反思,甚至添加創見;即使部分人讀書非常有效率,也不過是先天優勢,不是倚靠後天學習那些所謂「速讀法」。在此,我一再強調不是斷定速讀法完全荒誕無用,甚至提及不同人可就特定意圖,採取速讀法,實際視之為周邊輔助即可,但是,若將此法視為建立學識、求學問的重要方法,則不敢苟同,大可置之不理(但可以斟酌「博學」的定義)。

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那我的意見是甚麼?近年我深感年輕時那段過目不忘的日子一去不返,數年前檢討讀書成效,認為未能好好建立認知體系、多點連結,於是心生一法,怎料奏效。

【總括近年結論】

不建議跳讀,不建議散讀,不建議一個月內,讀幾本範疇之間不太相關的書。假設,你一個月讀三本好書,如果那三本書的範疇分別來自文學、科學、藝術,喜歡時讀一下,這樣得益不大,很快忘記,這就是散讀,不知各位是否有點「似曾相識」呢?不錯,身邊很多朋友就是如此。

那建議怎樣?在一個「由0開始」的領域,你首先選擇五至十本「同一範疇、同一主題」的好書,不論是自己查考抑或詢問值得信託的「行家」,總之重點選書,當中一部分是新出版的口碑之作,一部分是該領域的經典大師著作,一部分是概論、交代主題發展脈絡及背景等。選好書後,密集在數個月內細心逐頁讀完它,速度不是重點,可快可慢,但須好好運用你對內容聯想力、推理、分析。讀完一本,回顧不懂的部分,選擇性查考,再偶爾與人討論。假設你以一季(3個月)時間讀完五至十本好書,認為自己大致掌握好(若未掌握好可以重溫或多讀幾本)。

至此,才允許自己選另一「有點相關」的主題、範疇,「又」挑選五至十本好書,同樣讀一季。一年四季,你就大致讀了二十至四十本好書,而每一個範疇你都研習過數個月,而範疇之間又有「一點」關係,甚至能互相指引和連結。如無意外,你將會發現對知識內容的記憶力,比之前來得好,沒那麼容易忘記,也知道不同主題的重點所在,因為相同領域的學者 / 作者,對於重點會反反覆覆分析,你大腦的連結、印象和直覺自然比較深刻,效果足以迫近先天記憶力有優勢的知識分子。

如果要以輕鬆的口吻來「比喻」,這種讀書方法介乎「學者」與「文人 / 文青 / 文化人」之間。前者太過專門,天天月月年年讀特定範疇的內容,只有利從事研究,發展個人終身嗜好或癖好,但不利觸類旁通,不利博學;後者太散太碎,流於享受閱讀,或一般文化類的分享,當中一部分人會讓人有虛浮甚至空洞無根之感,甚麼都懂一點、談一點,可是無法凝聚更銳利的分析與見解,或無法理順知識內容的關鍵脈絡,就是未能把內容編織成網絡,未能構成認知系統。上述個人分享,請自行因應情況參考調節,總之,不是提出甚麼金科玉律、嚴謹公式,也不是甚麼靈丹妙藥。

至於最近朋友問起的寫作,我打算往後有機會再作分享,暫且不說太多(希望仍有命分享)。無論你們去不去今年書展,也祝願各位往後從豐富的閱讀之中,有所啟發得益。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