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要廢死,或許可以用這三步驟「虐待」取代

如果真的要廢死,或許可以用這三步驟「虐待」取代
Photo Credit: Bill Strai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廢死聯盟花了九十九分的力氣進入死刑犯的身世脈絡裡,就要再花一百二十分的精力進入死刑支持者的思考線路中。並且,不厭其煩的訴說:怎麼讓殺人者獲得應有的懲罰、怎麼讓人類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恐懼、仇恨和愛一樣,都是人類的原形。

總之,受刑人付出的勞力,必須跟社會實益有所連結,而換來的獎勵額度會決定他可以接觸人類的頻率跟方式。

3. 贖罪與重生

當累積到足夠的額度,受刑人第一個可以通訊的對象是——受害者家屬,沒有別人!他如果願意,可以寫信給他們,對方如果也接受,自然能回信給加害者。但每通信一次,就用掉一定的額度,在累積到足夠額度之前,不能再有對話機會。

接著,書信往來一段時間後,雙方若心甘情願,獄方可以為他們安排會面,這將是受刑人與花草樹木蛇鼠蟲鳥相處多年來,見到的獄外第一人。

好了,受刑人有人可以聊天了,那家屬再次見到殺人兇手,會不會二度傷害?不過這邊先反過思考,如果將兇手斃掉,家屬心頭的傷痛是否會好一大半?

以人之常情,當然或多或少會寬慰一些,但一個月、兩個月、三周年、四周年之後,就再也沒有網友、媒體搖旗吶喊,為家屬分擔苦痛了,那還有誰能填補這股情緒的缺口?

假設加害者一直都活著,而且他們會面了,那加害者便成為碰觸家屬情緒的唯一媒介。他會跟對方聊什麼?或許從當初為什麼犯案開始,接著談一談自己的成長背景、生活經驗、做過哪些事,以及從這些人生經歷得到什麼感想,還有人生如果重來一次,會想怎麼過生活……

不過實際上,他可能會沉默,可能會自言自語,可能會胡說八道,總之他只要看到人就好。而且他的語言能力可能已經退化了,導致言不及義。不過這都無妨,反正上面這些問題的答案,早在他與日月星辰相伴的過程中,想過好幾遍了。

至於受害者家屬,可能會先唾罵、拳打腳踢或痛哭一頓,再收拾好情緒,與加害者展開對話。他可能會問,為什麼你要殺我的家人、你當初怎麼殺得下手、殺了之後有什麼感覺、你承不承認你禽獸不如、如果換你的親人被殺你會怎麼樣、你後悔過嗎、你在這裡過得怎麼樣……

但實際上,家屬或許還放不下當年那個血腥的畫面,對加害者也永無原諒的可能,所以見面的當下只是不斷哭泣、咒罵、憤恨,然後掉頭就走,結果什麼都沒對話到。

於是,受刑人可能開始思考,怎麼跟唯一能見到的人類說話。他開始練習培養誠意,想著怎麼跟家屬道歉,博取一點同情。他說不定努力思索怎麼彌補對家屬的傷害,例如利用身邊的素材做成禮物,定期向家屬表達歉意;或是寫下公開信,向社會大眾訴說自然監禁的心路歷程。他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取得一點點跟人類社會的連結,於是百無聊賴的生活突然有了重心……

而家屬除了每年清明或生日到親人墳前上香,或是假日到教會禱告外,接受加害者的致意與自白,亦可能成為吸附傷口膿瘡的人工皮。

Photo Credit:  Bill Strain  CC BY 2.0

Photo Credit: Bill Strain CC BY 2.0

故事演到這裡,可能會有人說,這些人渣喪盡天良,怎麼可能做那種事?就算做了,也是虛情假意!再者,做這些有個屁用?當然我也得承認,這部劇本是非常一廂情願而且抽離的,亦是對人性相當虛幻的想像。

在這個想像中,人的腦海裡有一隻小天使跟小惡魔,無論他有沒有殺人,小天使永遠存在,只是氣虛與氣足之別而已。不過小天使並不代表慈悲、憐憫、仁愛之心,而是與人類正常交往的想望。

因此一旦關閉兇手與人類社會接觸的窗子,他才終於有機會擺脫缺陷的家庭、短絀的金錢、嘮叨的師長、惱人的警察、萬惡的毒品、高昇的慾火、無盡的嫉妒等等,所有那些看得順眼、看不順眼的一切,然後在沒有雜質的真空裡,向內心深處探索自己的渴求——或許是受到敬重、或許是擁有朋友,無論哪一種,都擺脫不了跟人類社會的連結。

而社會唯一能夠允許他重新接軌的可能,就只有贖罪了。他的餘生,就是用來不斷贖罪、贖罪、贖罪,沒有其他。而他所贖回來的人生,最多換得與外界或獄友聯繫的權利,而不是身體上的自由。

對家屬來說,對話,讓情緒的復原成為可能;我們所能復原的,真的也只有情緒而已。但如果對話能讓殺人犯承認自己的惡,並且願意找回曾經存在的一點點善,那麼既已犧牲的亡靈,也將披上了厚實的、愛的羽翼。

於是,刑罰的功能,漸漸從報復轉變為修復,從製造加害者的痛苦,轉變為彌補受害者的痛苦。支持死刑與廢除死刑雙方,也開始有一點點對話的可能。

以上這個憑空編織出來的「無痛式虐待」刑罰,是非常技術性的政策枝節,比起什麼人權、文明、兩公約、世界潮流等,位階跟價值層次都遠遠不如。不過膽小如我這麼揣想,如果廢死聯盟花了九十九分的力氣進入死刑犯的身世脈絡裡,就要再花一百二十分的精力進入死刑支持者的思考線路中。並且,不厭其煩的訴說:怎麼讓殺人者獲得應有的懲罰、怎麼讓人類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

恐懼、仇恨和愛一樣,都是人類的原形。又,關於死刑犯的書信,張娟芬手上有一大堆,在那邊,可以看到上帝造人的影子。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