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真的來自實際經驗嗎?小心你的記憶背叛你!

記憶真的來自實際經驗嗎?小心你的記憶背叛你!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學家發現,在閱讀一系列語意相關的字詞後,受試者會誤認先前未曾出現過的語意相關字詞。例如看過床舖、做夢、枕頭等詞語後,受試者會傾向報告曾經看過「睡覺」這個詞,儘管事實上它並未包含在先前的詞列中。

文:鄭仕坤

大多人都同意記憶並不牢靠。許多時候我們忘了結婚紀念日或是自己的手機號碼。然而很少人會懷疑自己記得的經驗與當初發生實況會不同,甚至可能從來沒有發生過。對於記憶的信任隱含了對於記憶的信念:記憶就像圖書館,放進去的圖書可能因遭竊或編目錯誤而找不到,但絕不會無中生有或發生改變。

這種看法曾是心理學家對記憶系統的比喻,所衍生的研究則是探討記憶的容量以及發生遺忘的原因。然而,許多研究者發現,記憶並非是所經歷事件的完整複製,背景知識、認知狀態與周遭環境等因素都會影響記憶。

英國的巴特列是早期以正確性為記憶研究重點的心理學家之一,他讓劍橋大學的學生閱讀一篇描述印地安勇士的短文,文中有許多英國大學生不熟悉的用語以及陌生的情節。巴特列發現,這些大學生回憶這篇文章時,會將故事中不熟悉的用語,改為英國人常用的詞彙;陌生的情節也改為合乎英國大學生背景知識。因此他認為記憶的形成與提取,是對於所經歷事物建構與再建構歷程,其間許多因素會使記憶扭曲。

誘導的記憶

在巴特列之後,心理學家發展了許多不同的實驗程序,以研究記憶扭曲的現象與產生機制,這些在實驗室中獲得的研究結果,也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羅夫塔斯讓受試者看一組描述車禍的照片,其中一張為路邊設有「讓」這個交通號誌。之後,一組受試者被問到:駕駛看到路邊「讓」的號誌後是否停車;另一組受試者也問及上述問題,但問題中的「讓」替換為「停」。在最後的記憶測試中,羅夫塔斯發現相較於第一組以及沒有問及交通號誌問題的受試者,第二組中明顯有較多的受試者認為原先照片中出現的交通號誌是「停」。

也就是說,這些受試者對於照片的記憶會因誘導性問題中的錯誤訊息而扭曲。這項研究使司法人員以更謹慎的方式詢問證人。她另一項研究,則利用重複誘導性問題,使兒童產生「在賣場中迷路」的「植入記憶」,也使人們對於經由心理治療回憶起的童年受虐壓抑記憶,抱持更為謹慎的態度。

「偽記憶」一定不是「清晰的記憶」?

除了誘導性問題外,經歷事件間的關聯性也經常會促使記憶扭曲。狄斯及羅迪格等人先後發現,在閱讀一系列語意相關的字詞後,受試者會誤認先前未曾出現過的語意相關字詞。例如看過床舖、做夢、枕頭等詞語後,受試者會傾向報告曾經看過「睡覺」這個詞,儘管事實上它並未包含在先前的詞列中。

這類通稱為「DRM(Deese-Roediger/McDermott)錯誤記憶」的記憶扭曲,對人們來說有多少「真實感」呢?羅迪格要求受試者評估自己對於被認出來的字詞具有「清晰的記憶」,抑或只是「感到熟悉」。結果發現受試者對於曾經出現過字詞的「真記憶」與對未曾出現過字詞的「偽記憶」的清晰程度相當。然而受試者被要求仔細描述對這些字詞記憶時,實驗者發現相對於偽記憶,真記憶伴隨著較多的感官細節。

這些幾可亂真的記憶是如何產生的呢?有幾種可能的解釋。一種是受試者的腦海中確曾經出現引發偽記憶的事件,但卻不記得這些事件的來源,因而做了錯誤的連結或歸因,誤認這些項目在相似的情境中出現過。例如在DRM實驗中,床舖、做夢、枕頭這些詞都與未出現的「睡覺」具有高度語意相關性,受試者看到床舖等詞語時,可能聯想到「睡覺」。在測試階段中,受試者缺乏足夠的訊息分辨「睡覺」這個詞是真的閱讀過或只是自己的聯想,因而產生對於「睡覺」這個詞的偽記憶。

另一種解釋是當一組語意相關詞出現時,受試者的腦中形成了關於這些相關概念的模糊記憶,只要是符合這個模糊記憶的項目,都會認為是經歷或學習過的項目,因而產生了偽記憶。此外,記憶是否扭曲,還牽涉到認知運作中的監控機制,對不同的感官與認知訊息的評量標準。如果能夠區辨真偽記憶的訊息不為監控系統所偏重,產生記憶扭曲的機會便增加。

現有科技能否區分「真記憶」和「偽記憶」?

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MRI)、事件相關電位(ERP)等腦造影技術的發展,使得認知科學家能夠比較真實記憶與記憶扭曲形成、提取時的腦部活動。事件相關腦電位的記憶研究常採用「再認測試」這種實驗,首先受試者被要求記憶一組實驗刺激材料,這些刺激可以是一系列的詞語或圖片。之後這些學習過的舊刺激以及未曾學習過的新刺激交替出現,受試者必須判斷每個刺激是否曾經在學習階段出現。

實驗者同時記錄新、舊實驗刺激出現時受試者的腦電波變化。這類研究一致的發現是,相對於新刺激,伴隨舊刺激出現的腦電波具有較為正向的電位。此種腦電位變化稱為「腦電位新舊效果」(ERP old/new effect),可視為大腦對某事物具有清晰記憶的電生理指標。

奈斯勒等人發現,DRM錯誤記憶伴隨著此記憶新舊效果。筆者與魯格也發現,DRM記憶錯誤所伴隨的「腦電位新舊效果」大小,會受到呈現的實驗材料之間相關強度所影響。這些結果與行為實驗的資料大致相符,也支持了模糊記憶理論對DRM記憶錯誤的解釋。

另外,美國杜克大學的卡貝薩以fMRI研究DRM記憶錯誤所伴隨的大腦激發狀態,發現大腦顳葉前端的活動狀態不會因所記憶的真偽而有所改變,然而顳葉後端在受試者報告真記憶時,比報告偽記憶時有較多的活動。這個結果代表顳葉前後區,可能分別與記憶中語意訊息與感官訊息的提取有關,而偽記憶的發生源自於對來自顳葉前區、無法區辨真偽記憶的語意訊息的依賴。

本文獲《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