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概很難相信,菲律賓和中國十多年前曾是探勘南海石油的親密夥伴

你大概很難相信,菲律賓和中國十多年前曾是探勘南海石油的親密夥伴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04年7月,葛洛莉亞.馬加柏皋.雅羅育總統(她的朋友和政敵通常都叫她GMA)撤回派到伊拉克的一小支菲律賓特遣隊,馬尼拉和華府的關係立刻變得冰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比爾海頓(Bill Hayton)

中海油第一次進軍爭議海域未能找到任何石油,而更慘的是竟讓東南亞國家統統警覺起來。十三年來李鵬所提議的共同開發被客氣地擺到一邊去,無人聞問:其他政府不願擱置主權爭議。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和汶萊繼續把外海水域租給國際石油公司,而克瑞史東的區塊依然前景不明。沒有需要尋求與北京進行任何共同開發。但是,2003年,有一個政府卻脫隊另起爐灶。令人驚訝的是,在此之前,這個國家最強烈擁護東協聯合一致,以對抗中國的侵犯,它就是菲律賓。馬尼拉政壇高層一小撮人設計此一政策大轉向,幾近私人倡議。他們繞過既有的決策結構,把和中國──以及和區域──的關係放到截然不同的路線上。

2003年,荷賽.狄.維內西亞(Jose de Venecia Jr.)是菲律賓國會眾議院議長、也是執政黨拉卡斯─基督徒穆斯林民主聯盟(Lakas- Christian Muslim Democrats)主席。年輕時,他靠仲介勞工輸出到中東,後來又參與在巴拉望外海的第一波石油探勘熱潮而發財。有了錢、家族關係和政治實力,他是菲律賓政壇一股重要勢力。他努力透過下述機構與中國發展親密關係:他在2000年發起成立「亞洲政黨國際會議」(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Asian Political Parties),並且也擔任「亞洲國會追求和平協會」(Association of Asian Parliaments for Peace)會長。

2003年,葛洛莉亞.馬加柏皋.雅羅育(Gloria Macapagal Arroyo)出任菲律賓總統已經兩年,這段期間菲律賓對中國的貿易──主要是出口原料──增為三倍,從2001年的18億美元,增加為2003年的53億美元。由於美國注意力擺在中東「反恐戰爭」,中國發現有機可乘。2001年,北京提供四億美元貸款給連結馬尼拉和前美軍克拉克空軍基地改闢的克拉克經濟特區之「北鐵計劃」(North Rail Project)。計劃終於在2004年4月5日動土時,在開工典禮上發表主題演說、感謝中國政府盛情美意的不是別人,正是荷賽.狄.維內西亞。

艾杜阿多.馬納拉克(Eduardo Manalac)和維內西亞一樣,於1974年參與了挖掘菲律賓第一口外海油井。但是,馬納拉克和維內西亞不同的是,他留在石油業,替美國菲力浦石油公司(Phillips Petroleum)服務二十八年,其中七年擔任公司的中國探勘經理。2000年,他協助發現中國最大的外海油田(位於渤海灣──與任何國際邊界糾紛都不相干),獲得中國政府頒發「友誼獎」、以及中海油的「模範工人獎」。身為專業人士,馬納拉克很清楚菲律賓石油業的病灶。從菲力浦石油公司退休後,他回國服務,「報答當年以低學費就能唸大學」。2003年3月,他被派任為能源部副部長。雖然個性、興趣迥異,馬納拉克和維內西亞兩人攜手撮合菲律賓和中國撼動東南亞的一項交易。

馬納拉克非常了解中國,但是他希望菲律賓的石油天然氣業能自立自強。他認為真正的問題出在國內本身:一小撮本國公司與能源部關係深厚,可是沒有足夠的資金投資在探勘上。他們也擠走了或許願意冒個幾億美元的風險、在未試過的海域挖口井試試看的外國業者。

2003年,馬納拉克籌劃一場有史以來菲律賓最透明的招標作業,試圖吸引國際大公司來探勘菲律賓外海。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標了蘇祿海(Sulu Sea)一塊地區的權利,但是沒有人對南海有興趣。馬納拉克認為前景甚佳,但是菲律賓若想逃開幾乎全盤依賴進口石油的情勢需要有不同的作法,要考量到地緣政治情勢。他回憶說:「我的想法是,只要那塊地區有許多國家提出主權主張,沒有哪一家大公司敢進去的。它是深邃大海,會需要大量資金去開挖。因此我問總統是否肯支持一個構想,即去找也主張有主權的國家共同開發。她點頭了!」

同一時間,維內西亞拉攏和中國領導人的關係。2002年4月他籌備了「亞洲國會追求和平協會」第三屆年會在北京召開,2003年3月他是在上海舉行的第一屆菲律賓貿易展覽會菲方代表團團長。2003年9月,他做東接待吳邦國;吳邦國不僅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還是「亞洲國會追求和平協會」的輪值會長。吳邦國在馬尼拉時出席見證兩國中央銀行十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的簽字(意在保衛菲律賓不會重蹈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覆轍),並向國會領導人的集會發表演講。

會後,維內西亞向記者們說:「吳先生提議在南沙群島共同探勘和開發。」維內西亞贊成,他說:「這些地區閒置不用,我們何不讓它們繁榮,大家共同分享利潤呢!」雙方協商好會有「一家大型中國石油公司」在11月派代表團到馬尼拉來。2003年11月10日,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Philippine National Oil Company)和中海油簽署了意向書,表明將「進行聯合計劃以檢討、評估和審閱相關的地理、地質和其他技術資料,俾便確認本地區的石油和天然氣潛力」。

馬納拉克和中海油高階主管悄悄地劃定探勘地區的界限。西界必須避開馬來西亞水域,而北界和東界則恰好卡在雙方中間。最後,它涵蓋了巴拉望之北和之西14萬3千平方公里的範圍──包括通稱禮樂灘的淺海部分,但還延伸得更遠。

馬納拉克曉得分享資源這個主張在國內、國外都會引起激烈爭議,但是誠如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一位經理日後的解釋:「能有百分之30總比兩手空空一無所獲好得多。」問題在於如何設計好協議的結構,以避開菲律賓政界和東協外交所有潛在的風險。馬納拉克要求被調到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去,以便和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的協議可以被規劃成為商業協定,而非政府間的協定。兩家公司都是國營事業,因此其實這只是掩耳盜鈴。

2004年7月,葛洛莉亞.馬加柏皋.雅羅育總統(她的朋友和政敵通常都叫她GMA)撤回派到伊拉克的一小支菲律賓特遣隊,馬尼拉和華府的關係立刻變得冰冷。她轉而尋求與中國「廣泛交往」,管道就是荷賽.狄.維內西亞。他已經安排中國共產黨2004年9月在北京主辦「亞洲政黨國際會議」第三屆大會,而雅羅育在八月份突然受邀要在大會上發表一場主題演說。

8月18日,雅羅育改組內閣,把艾杜阿多.馬納拉克從能源部副部長調到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擔任董事長。五天後,維內西亞告訴記者們,雅羅育訪問北京期間將會遊說中國進行聯合探勘。他發表了有關高油價對菲律賓經濟的衝擊的演講後表示說:「我們不應該讓區域歧見阻止我們的開發。」一星期後的9月1日,已經不再具政府官員身分的馬納拉克和老朋友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總經理傅成玉簽署了所謂「海洋地震聯合作業」(Joint Marine Seismic Undertaking)。

海洋地震聯合作業是雅羅育總統周遭一小撮人搞出來的點子。菲律賓著名的區域專家艾琳.巴維耶拉(Aileen Baviera)教授說,外交部和國家安全會議在整個談判過程中「大多被排除在外」。支持海洋地震聯合作業的一部分人,如馬納拉克,固然是出於增進國家能源安全、降低對進口能源之依賴的考量,其他人的動機可不是如此崇高。維內西亞似乎只想藉由做為權力掮客及中國在菲律賓投資的守門人的角色,提升自己的地位。(果然生意源源不絕湧到,特別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2005年4月、以及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007年1月的到訪期間,承諾了多項重大投資案。)另外還有一批企業界人士盼望和中國公司簽署價值不菲的商務合約。這些人包括雅羅育總統的夫婿、荷賽.狄.維內西亞的兒子,以及他們圈子裡的其他人。這一幫菁英似乎控制了國家外交政策,準備中飽私囊。

在馬尼拉的豪宅巨邸外頭,各方面都大吃一驚。東協外交官想知道為什麼菲律賓破壞多年來所主張的區域團結一致的原則。越南人臉色鐵青。一連六個月,他們連連向菲律賓外交官員提出抗議,但最後決定識相一點,加入勘查比不加入要好。2005年3月14日,越油公司簽署擴大版、為期三年的海洋地震聯合作業。中海油負責勘查,越油負責在和美商費爾斐德公司(Fairfield)公司合組的中心處理資料,而菲油公司沒什麼事可做,就由它來組織分析工作。9月1日,中海油一艘古董調查船「南海502號」載了這三家公司的專家從廣東省出發。在接下來75天裡,他們蒐集了1萬1千公里的地震資料,涵蓋整個海洋地震聯合作業區域。11月16日,調查船泊靠到馬尼拉南方八打雁市(Batangas)的菲油公司的補給港。馬納拉克宣布「政治緊張已成為歷史」。其他人可不這麼以為。

RTX2K9DU
Photo Credit: Erik De Castr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到了2007年1月,找到幾個有可能採到油氣的地點,因此就研商要進行第二階段更詳盡的勘查。菲律賓外交部反對,拖到六月總統才批准第二階段勘查。大約同一時期,雅羅育總統捲入貪瀆指控風暴,涉及她本人、夫婿、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委,以及有些接受中國資助的計畫。縱使如此,第二階段照樣推動,針對特定海床地區蒐集更詳盡資料。另外第三階段也蓄勢待發,即列出進行探勘挖掘的地點。不料,2008年1月,資深記者巴利.魏恩(Barry Wain)在《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上撰文,指控雅羅育政府在海洋地震聯合作業上做了「令人倒抽一口氣的讓步」,並批評它的秘密條件。雅羅育的政敵逮住機會大做文章,海洋地震聯合作業因為與中國有關、現又扯上基礎建設項目弊案,慘遭污名化。

弊案風暴擴大、政爭加劇,海洋地震聯合作業的設計師遭到排擠。馬納拉克繼續努力整飭菲律賓石油業的風氣,要切斷本國能源公司和能源部的人際網絡。他不甩雅羅育總統,沒把一個與海洋地震聯合作業無關的石油合約給總統夫婿拉線的一家公司,反而簽給馬來西亞的米特拉(Mitra)公司。

他忍受不了貪瀆盛行,於2006年11月憤而辭職離開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維內西亞的兒子指控雅羅育總統的夫婿涉及中國人出資的寬頻網路建置計劃的弊案之後,維內西亞在2008年2月失去國會眾議院議長寶座。海洋地震聯合作業協定就此死在水裡。由於菲律賓政壇頻頻演出肥皂劇,續約的可能性就此溺斃。它在2008年7月1日效期屆滿,朝中已無人替續約說項。

馬納拉克仍然認為海洋地震聯合作業是成功的:它使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找到人來分攤原本就想做的勘查工作之成本,又沒有在公海發生衝突的風險。從中國的角度看,成功是成功了,但美中不足。首度有兩個東協國家政府「擱置主權爭議」,展現出共同開發的一種模式。然而,東南亞的反對再次破壞中海油真正產油的機會。我們並不清楚海洋地震聯合作業的第三階段是否真的會得到核准。

相反的,其他政府繼續忽略李鵬的提議,自行把「U形線」內的區塊出租給國際業者。但是在海洋地震聯合作業期間,中國經濟有如坐了火箭般一飛沖天,這開始賦予它更大的影響力。如果說海洋地震聯合作業是中國推動在南海共同開發的胡蘿蔔,北京現在有了巨棒可以用來對付不聽話的公司。

相關評論:南海石油是被「談」出來的?一位口若懸河的美石油公司職員,竟改變了南中國海的賽局

書籍介紹

《南海》,麥田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南海」仲裁案12日結果出爐,台灣太平島被降格為「礁島」,中國前進世界野心面臨挫敗,兩岸看似在此議題上終於走到了一起,但也可能因此引爆亞洲戰事?

千年來延燒的文明衝突與殖民創痛、天然資源東西交鋒,都在這裡上演。究竟「南海」這個在中國眼中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美國覬覦全球霸主地位的前哨,對周邊各國具有甚麼影響?台灣又該如何因應此次的判局?中國下一步局又將如何?

RP4002南海_FC_300dpi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