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只是一部份,中美英越政商早因石油在南海有過激烈廝殺

仲裁只是一部份,中美英越政商早因石油在南海有過激烈廝殺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地的美國領事館認為,這個計劃的主要意義在於「他們給予中國政府的關係和潛在的政治資本」,而不是艾克森美孚能有什麼重大貢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越南碳氫化合物工業的重心是東南沿海的頭頓市(Vung Tau)。頭頓在法國殖民時代是個度假勝地,但過去的美景現在已經被工業建設取代。長長的半島,一邊是供挺個啤酒肚、穿著短泳褲的俄國工程師遊憩的公園區。另一邊,面對海口,迎面就是儲油槽和焊接廠。兩側中間有一排貌不驚人的高樓,卻志氣挺高地自命「宏偉大飯店」。

2007年6月4日,英國石油公司(BP)越南分公司假座宏偉大飯店歡迎新任董事總經理葛瑞琴.衛金斯(Gretchen H. Watkins)到任。衛金斯出身阿莫可石油的工程師,在阿莫可被BP併購後歷任倫敦、荷蘭和加拿大各地工作。她年輕、有雄心,現在終於有機會獨當一面在新天地展現長才。她並不知道她的最上級老闆、BP執行長湯尼.海華德(Tony Hayward)已經斷送掉她的機會。她將花上一整年時間、跌跌撞撞去學習,要經營從宏偉大飯店的窗戶就能看到的那片大海有多困難。

早在1989年,BP就進入了越南,花了十年工夫才成為少數在越南能賺大錢的國際公司之一。2002年,BP在離海岸362公里的6.1區的蘭西(Lan Tay)平台開始從全世界最長的水下輸送管打天然氣,送進離宏偉大飯店旁海口的發電廠。2006年,BP的天然氣供給越南三分之一以上的電力,而且由於BP在另兩大區塊還有開採權,前景還更看俏。

BP坐擁這兩個區塊不動已經多年,它在等候越南經濟會產生足夠的需求、使之值得增產電力──這時候就需要更多天然氣了。2007年初,越南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知名投資者紛紛湧入,BP決定該有動作了。3月6日,BP宣布計劃在5.2區開發兩個新天然氣田,以及若不把它們連結上既有運送管、就是另建一條運送管。岸上將建第二座發電廠,以便將天然氣化為電力、供應越南之需,當然BP也會日進斗金。時間表故意含糊,但是BP的夥伴越油公司暗示2011年可望供氣。

大約同一時間,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傅瑩也在準備調往倫敦、擔任新職。傅瑩和BP有一段淵源。2000年,BP宣布開發6.1區計劃時,她是中國外交部亞洲司司長。根據BP高級內圈人士的說法,她向BP駐北京及東南亞的高層強烈反映,要求BP停止此一計劃,理由是它侵犯中國的領土主張。當時BP的執行長約翰.布朗尼(John Browne)是個征戰多國的老將,沒理睬傅瑩的反對,照常推動計劃。但是,2007年5月1日,布朗尼個人涉及醜聞,辭職離開BP,湯尼.海華德接任。

傅瑩在4月10日抵達倫敦履新,同一天北京就對BP展開新戰役。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預先套好招的記者會答覆中國國營電視台記者的提問,記者問到BP新的天然氣計劃,秦剛回答說:「越南的新行動是違法、無效的⋯⋯不利於南中國海的穩定。」怪的是,北京現在認為不宜的這塊區塊-5.2區-實際上比BP已經在作業的6.1區,更靠近越南海岸。這不重要。現在它是傅瑩報仇的機會。她在倫敦打開行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和新上任的湯尼.海華德見面。BP也明白她的來意,把派駐越南的高階經理人調回倫敦、準備討論。他們認為BP在越南情勢一片大好,把事情交給海華德及其團隊去談判。

2007年時,BP是中國最大的外國投資人之一。它42億美元的投資組合包括石化工廠、外海天然氣生產、8百個加油站、對中國第一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持股30%,以及其他若干事業。傅瑩對此瞭若指掌,2007年5月18日到BP總部會談時善為運用。她列舉出對BP在爭議水域作業的反對,根據一位圈內人的說法,接下來她提出兩個明確的警告。

首先,如果BP繼續在5.2區作業,中國當局將重新考慮已給予BP的一切合同;其次,中國無法保證在爭議地區工作的任何BP員工之安全。它明顯是悍然威脅BP的商業性命及涉及到探勘及生產的員工之性命。海華德不像他的前任有和強悍政權打交道的豐富經驗,一下子就被嚇倒。他和傅瑩達成協議──BP將在6.1區繼續作業,但將會中止在5.2區的作業。傅瑩扳回一城。這就是葛瑞琴.衛金斯兩個星期後到頭頓履新時承繼下來的爛攤子。BP已經和(代表越南政府的)越油公司簽訂合約,而美商康納可菲力浦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也承諾要在5.2區進行調查和探勘作業。

維基解密(Wikileaks)發表的美國外交電文看來,BP直到6月8日取消了公司2007年工作計劃時,才把海華德對傅瑩的承諾告訴它的合作夥伴。康納可菲力浦和越油公司豈肯善罷甘休、讓BP毀約。衛金斯發現自己身陷一場法律和地緣政治風暴當中。6月13日,BP停止其計劃中的地震調查的消息傳了出去。後來兩天,英國駐河內大使羅伯.高登(Robert Gordon)和康納可菲力浦公司代表都來拜訪美國大使麥可.馬林(Michael Marine)。馬林對會面的記載(維基解密所發表)顯示,康納可菲力浦公司抱怨說,儘管BP停止調查工作,越油公司卻要求它履行工作合約。高登大使告訴他,英國將派外交部高級官員來和越南政府談判。

既然BP已經向中國壓力屈服,康納可菲力浦公司沒有辦法,只好跟進也低頭。它在中國的投資雖比BP小,仍然十分龐大,包括在香港南方的西江油田,以及在渤海灣的蓬萊開發案。北京食髓知味,擴大進擊。同一個月,外交部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議,指日商出光興產(Idemitsu) 、日本石油(Nippon Oil)和帝國石油(Teikoku Oil)參加的一個財團,計劃在5.1b和5.1c區(位於BP作業區隔壁)進行地震調查工作。

根據維基解密揭露的美國駐東京大使的報告,日本政府選擇不和北京在這個議題上傷和氣,這個日本財團在7月間停止其計劃。2007年8月初,雪佛龍石油公司(Chevron)的高階經理人被請到中國駐華府大使館談話,要求該公司停止在越南122區的探勘工作。下個星期在北京另一次會談中,中國以更強硬的態度重申它的要求。這個要求實在很過分。122區就在越南外海邊,而且在它的大陸棚上。可是,雪佛龍才剛和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就四川省天然氣簽了一項十分大的協議,可經不起損失。當月月底,它停止了在122區的作業。9月8日,中國駐休士頓總領事館發函給另一家石油公司帕果石油公司(Pogo),要求它停止在124區(位於122區南方五十公里)的作業。

傅瑩顯然非常高興BP的知所進退,因為她在2007年8月31日特別跑到BP在英格蘭西南角蔚奇園(Wytch Farm)的岸上石油生產基地參訪,還表示「雙方可以多交流和合作」。對於她的到訪,BP也不尋常地由亞太部門最高主管約翰.休斯(John Hughes)親自接待。休斯特別提到BP希望與「中國大型石油公司進行策略合作」。但是北京還未完全放過BP。其下一步是試圖利用BP來威逼利誘越南政府在主權問題上面讓步。根據BP一位高階內圈人士的說法,中國政府「建議」BP協助中海油和越油談判關於5.2區及其隔壁的5.3區的共同開發事宜。中海油兼具利潤及政治的動機:中海油總經理傅成玉素以雄心勃勃著名。中海油在北京的總部隔著朝陽門大街十字路口就和傅瑩的頂頭上司外交部相望。2007年和2008年,雙傅聯手顯然就是同一政策的陰陽兩面。

實際上這是中海油第二次強迫BP當牽線紅娘:過去在2003年就試過一次。當時,BP把中海油介紹給越油就不管了。越油客客氣氣地以幾個月時間和中海油大致交換意見,然後明白表示:歡迎中海油做商業夥伴,但是它不可能成為越南油區的共同管理人。2007年中海油舊調重彈時,傅成玉腦子裡的目標相當明確:他看中了5.2區和5.3區。就和藍道爾.湯普生15年前代表克瑞史東的提議相似,它將是打著「共同開發」旗號掩飾的工作協議,等於暗示承認中國對於爭議地區之內的資源享有主權。而且這一次他可不准BP在討論過程落跑。實質上,要利用它做為中國外交政策的武器。

在BP的倫敦總部,自湯尼.海華德以下一干高幹顯然盲目無知它今天所處的情勢之歷史和地緣政治。公司的作法持續按這是另一項合資項目來辦,認為中海油會以商業協議為滿足,主權爭議可以交由政府去處理。它沒有理解到重點就是主權爭議。一年多來,葛瑞琴.衛金斯和其他高階主管穿梭往來河內和北京,在兩大國營石油公司之間傳話遞信。BP提議換個新區塊開發,可以讓雙方都賺錢的計劃,也自信握有勝算。

BP甚至把衛金斯的職銜改為「越南及中國探勘與生產董事總經理」。不用意外,這麼做不會有進展。越南不會在主權上面讓步,而中海油志不在商業協議。海華德及其團隊隔了好幾個月才恍然大悟。他們現在對墨西哥灣出現的巨大新油田更感興趣,對他們來講,東南亞淪為次要。

衛金斯和BP的亞洲主管想方設法停損。他們曉得已無法達成合約所要求的在2008年底完成地震調查的責任。因此,當年年初BP和康納可菲力浦悄悄地把5.2區和5.3區的管理權移轉給越油。他們繼續擁有對此區塊的權利,但是這樣的安排代表他們可以避免派自己的船隻進入爭議水域。

South China Sea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08年5月13日,衛金斯向新到任的美國駐河內大使麥可.米恰拉克(Michael Michalak)簡報此一安排,也告訴他,BP和康納可菲力浦不打算告訴中國政府管理人換了。兩個星期之後,越南最有權勢的政治人物、共產黨總書記農德孟前往北京訪問三天。團員之一是越油董事長,他和中海油總經理傅成玉也進行私下對話。傅成玉不久即到河內訪問,並與越油談判,但是依然不能突破。越油接管調查的新聞在七月間傳出來,但是中方似乎忙著即將開幕的北京奧運會而無暇就此採取任何行動。

衛金斯已經受夠了。天然氣田開發案已經擱淺,她的本事可不包括地緣政治談判。她在BP越南再待下去,只會蹉跎歲月,因此她在2008年7月辭職,捨巨型公司中階主管的職位、到相對較小的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 Oil)擔任要職,職銜是國際生產事業部副總裁,至少這家公司少涉及主權爭議。

接替她職位的是美國人路克.凱勒(Luke Keller)。凱勒是BP子公司大西洋富田公司前任總裁,有豐富的經驗與立場強硬的政府官僚,如德克薩斯州和亞塞拜然共和國,斡旋。但是這時候BP高層已經醒悟他們沒搞頭了,2008年11月底他們告訴越油不玩了,BP要退出。它悄悄地把它在5.2區和5.3區的權利無償讓渡給越油,全面沖銷投下的兩億美元投資。這個決定逼得康納可菲力浦也在12月跟進,完全退出。傅瑩大獲全勝。

BP能夠另有不同應對招數嗎?另一家石油公司──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經驗顯示它是可以有不同的招數。艾克森美孚也遭到中國當局威脅──可是不理睬它們。多年來,艾克森美孚在打入中國市場方面沒有BP成功。它唯一一個大型投資是在福建的一家煉油及石化工廠持股百分之22.5。

當地的美國領事館認為,這個計劃的主要意義在於「他們給予中國政府的關係和潛在的政治資本」,而不是艾克森美孚能有什麼重大貢獻。即使這個計劃的地點──與台灣隔海相望──也被認為是中國在一旦兩岸發生危機時可用以在外交上牽制美國的一著棋子。艾克森美孚也有其他的牌可打。中國迫切需要增加天然氣的供給,而艾克森美孚正在中國東北邊境外、俄羅斯的庫頁島(Sakhalin)開發巨型計劃。它的俄羅斯夥伴「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希望天然氣供應國內需求,可是艾克森美孚主張出口外銷。北京不能太冒犯艾克森美孚。同樣重要的是,與英、日業者截然不同,艾克森美孚有美國政府在背後撐腰。

2008年1月,新任探勘主管羅素.柏柯本(Russel Berkoben)到越南就職。他在艾克森美孚服務已歷32年之久,曾經一度在中國主管探勘業務。隔沒多久,艾克森美孚即與越油公司簽署備忘錄,預備開發156區至159區這片地帶。這些區塊是迄今為止越南所簽字出租者離越南海岸最遙遠的區塊。159區的東南角離越南海岸超過五百公里──深入到爭議水域。艾克森美孚也認真談判包租就在越南中部海岸不遠的117、118、119區。2008年7月20日,香港《南華早報》記者葛瑞格.托羅德(Greg Torode)報導,中國駐華府外交官向艾克森美孚提出警告,指該公司在中國大陸的商業前景堪憂。托羅德的消息來源是歐巴馬政府的某位資深官員,他則是從艾克森美孚一名高階主管的簡報獲悉此事。

到了8月底,中國似乎要翻臉了。艾克森美孚計劃中的一項合資工程要在香港興建十億美元的液化天然氣廠,突如其來地被取消。公司經營層告訴美國外交官,他們不認為越南開發案是原因──地方環保人士強烈反對此一計劃──但是看起來很像是中國在兌現它的威脅。接下來,挺諷刺的是,艾克森美孚被越南人懲罰,其原因竟然是因為它被中方懲罰。

艾克森美孚已經和越油為四個區塊(129至132區,位於156至159區和海岸中間的地帶)談判了一年多,但是2008年10月,越油把它們批給了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柏柯本告訴米恰拉克大使說,越油怕艾克森美孚屆時會在北京施壓下抽腿,因此不和艾克森美孚簽約。2008年7月,俄羅斯外交官告訴美國外交官,中國對俄羅斯公司沒有施加任何壓力──想必越南當局也會知道才是。

艾克森美孚不是無畏中國恫嚇的唯一一家公司。印度的ONGC Videsh能源公司(它是BP在6.1區的合夥人,另外也承租了127區和128區)、韓國的韓國國營石油公司(Korean National Oil Company),以及在中國沒有太大投資的小型公司──如英國的首相石油(Premier Oil)、加拿大的塔里斯曼能源(Talisman Energy)──也都不甩中國的壓力。

北京也用別的方法施壓。2007年10月,新加坡珍珠能源公司(Pearl Energy)財務長麥克.布魯士(Mike Bruce)接到中國大使館來電。這位中國外交官告訴布魯士:「貴公司疑涉在中國海域不法探勘,請你撥冗到大使館一談。」布魯士不肯去,反而邀請中國方面來訪問他。隔了幾天,中方來了幾位代表,告訴珍珠能源的高階主管,他們曉得該公司有一艘調查船在6.94區(它幾乎包圍住BP的6.1區)作業。根據布魯士的說法,他們「威脅要對新加坡政府施壓,因為珍珠能源是在新加坡證交所掛牌上市公司」。但是布魯士告訴他們,珍珠能源已經不在新加坡上市,一年前就被阿布達比的阿巴能源公司(Aabar Energy)併購。他們的臉垮了。帶隊的那位女士訥訥地說:「喔!這樣子的話,情況就不同了。」珍珠能源公司從此以後再也沒見過他們。

到了2009年初,唯一一家在中國有投資,且在越南外海探勘的公司就是艾克森美孚。6月30日,它和越油公司簽署一份兩組區塊(東南方的156區至159區,以及峴港外海的117、118、119區)的生產分享合約,使它成為越南外海油氣田租地面積最大的公司。一個星期前,柏柯本就到河內美國大使館去解釋,簽字儀式要「悄悄」舉行以免惹惱中國人。他承認不確定中方會有何反應,但是也說如果中國有所反應,艾克森美孚「已有準備」。一年半以後,柏柯本有了收穫,公司2011年10月在118區發現潛在巨大的天然氣儲存。其他區塊的探勘工作仍在繼續中。

除了艾克森美孚以外,每家石油公司都必須在中國或者其他國家主張主權之海域營運之間做選擇。康納可菲力浦在2008年12月退出5.2區和5.3區,但仍保留緊鄰著越南海岸的兩個區塊之權利,換句話說,遠離會和中國有糾紛的是非之地。2012年2月,它完全退出越南,集中精力在其他更賺錢的項目上。

雪佛龍保留它在122區的百分之20的權利,但停止在區內一切活動;到了2013年初終於全部出清。北京顯然很欣慰雪佛龍的識趣,因為它在2010年把南海北部地區海南島附近三個區塊的權利賞給了雪佛龍。2014年夏天本書截稿時,據報導稱,雪佛龍要出脫它在越南還剩的投資──越南西南海岸之外、鄰近印尼及馬來西亞海上疆界的兩個區塊。

BP繼續在越南營運,經營它原本自6.1區將天然氣轉化為電力的作業。可是,2010年7月,湯尼.海華德在墨西哥灣的搖錢樹出了大紕漏。在「深水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爆炸、漏油事件之後,BP突然急需300億美元支付賠償。2010年10月18日,BP把它在越南和委內瑞拉的權益做價18億美元,出售給合資事業TNK-BP的俄國夥伴。

或許它覺得俄國人頂擋得住中國的壓力吧。BP還有棘手的任務要借重路克.凱勒。他被任命為BP墨西哥灣海岸復原組織(Gulf Coast Restoration Organization)執行副總裁──協助清理爛攤子。在出售給俄國人之前幾週,即2010年9月21日,湯尼.海華德再度拜會傅瑩。她在倫敦表現優異,被擢升為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海華德帶他的接班人鮑布.杜德雷(Bob Dudley)去拜會。這是海華德在BP的最後幾件公事之一。9天之後,他再也不是BP執行長。

傅成玉則不升、也不貶。儘管費盡心機,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還是得不到南海遠處的潛在的石油資源。它這位野心勃勃的負責人得不到政治獎賞。2011年4月他得到的安慰獎是調到和中海油競爭、可又績效不佳的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Sinopec,簡稱中國石化)──亞洲最大的煉油企業。傅成玉的生意長才是受肯定的:在他主持期間,中海油的獲利翻了兩番;中國共產黨覺得他比較適合在業界發揮長才,不要讓他搞地緣政治了。

相關報導:

書籍介紹

《南海》,麥田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南海」仲裁案12日結果出爐,台灣太平島被降格為「礁島」,中國前進世界野心面臨挫敗,兩岸看似在此議題上終於走到了一起,但也可能因此引爆亞洲戰事?

千年來延燒的文明衝突與殖民創痛、天然資源東西交鋒,都在這裡上演。究竟「南海」這個在中國眼中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美國覬覦全球霸主地位的前哨,對周邊各國具有甚麼影響?台灣又該如何因應此次的判局?中國下一步局又將如何?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