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嚴酷的高考與最低的大學錄取率,真正的「考試地獄」在緬甸

最嚴酷的高考與最低的大學錄取率,真正的「考試地獄」在緬甸
Photo Credit:PROScott Anderso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緬甸四種類型的補習班中,最封閉、最專制、最違反人性的莫過於寄宿式補習。學生在這一年中,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系,在寄宿補習裡,活著唯一要做的事情只有唸書。

「考試地獄」(受験地獄)這個說法最早由日本學者宮崎市定提出,他指出清代的科舉考試制度宛如地獄般,是一個令人受盡折磨卻又無法逃離的空間。我們也常聽到日韓的大學入學考是如何嚴苛,例如韓國政府為大學入學考的英聽測驗,禁止飛機起降的新聞還躍上國際版面;在以大學聯考為題材的日劇《龍櫻》(東大特訓班)中,我們也可窺見日本人是如何重視大學聯考。可是我們卻不知道,緬甸的大學的入學試比日韓更殘酷、嚴苛、變態。

最嚴酷的考試,最低的錄取率

一個月前我在緬甸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上看到一則新聞,報導緬甸的大學入學考或高考(Matriculation Examination)於當日凌晨放榜,新聞搭配的圖片,猶如恐怖片中的場景,令人觸目驚心。圖片中在昏暗的燈光下,一群緬甸考生和家長,四肢並用地攀爬在鐵絲網上,在他們後面是其他同時湧過來的人群,所有人的身體基本上是貼在一起的,他們的目光全部投向一個地方,那就是讓他們等了整整一年,鐵絲網背後那些剛張貼出來的大學聯考榜單。

緬甸的大學入學考,每年有接近60萬考生參加,全國上下設置超過1,000個考場。但普遍通過的機率卻不到四成。以剛結束的高考來看,全國597,946名考生中只有224,847通過,錄取率只有37.6%。相較於那些惡名招彰,被我們視為考試地獄的國家:日本的五成、韓國的六成、中國大陸的七成、台灣的九成以上,緬甸的錄取率實在是低的可憐。而在錄取率最低的青州(欽邦,音譯Chin State)錄取率甚至只有17.84%。

緬甸的高中只有兩年,稱為九年級(Grade10)和十年級(Grade 11),如同台灣的高中一般分為三類組:生物組(緬人俗稱Bio組)、經濟組(俗稱Eco組)、文科組。與台灣以文科為大宗洽洽相反,緬甸學生大約有九成的人念生物組,只有一成左右的人念經濟和文科。

25031206170_e30ef2d54d_h
Photo Credit:Michael Coghlan CC BY SA 2.0

一間緬甸高中裡面,如果有十個班級,那其中必定是生物組八班,經濟和文科各一班。生物組是全英文的教材,只有國文一科是緬文,經濟和文科組則是緬文教材。你一定會困惑為什麼大家都會選全英文教材的生物組,是因為緬甸學生英文比緬文好嗎?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只有念生物組才有入醫學大學(University of Medicine)的可能(註一),也才有一天當上醫生的可能。

醫生這個職業在緬甸至高無上,在緬社會中他們擁有幾乎像皇族般的地位,地位之高,可能會讓生活在超時工作、又常被醫療糾紛纏身的台灣醫生們難以想像。再加上在緬甸大學科系不多,緬甸排名前五的大學,沒有一間是綜合型大學,第一到第五名都是各州省的醫學大學。那些考得高分的學生們近乎百分之百都要進醫學大學 ,無論他們的興趣或人生志向是不是要成為醫生。

地獄中的最底層─集中營式補習班

在台灣有一部分的高中生會補英文或數學,少數的人會去上全科班的補習。但在緬甸高中裡面,幾乎超過九成的人都會上補習(緬甸人稱為Tuition,緬式英文),一成則是少數無法負擔的人,他們考過入學考的機率更是微乎其微。

緬甸的高中補習非常多種,大概分為課後伴讀(Guide)、單科補習、全科補習(Day-tuition)和寄宿式補習(Border-tuition)。前兩種情況跟台灣高中差不多,但全科的時間比較台灣長非常多,在假日通常是早上九點到晚上六點,而平常學校上課日則是分為早上五點到八點和晚上六點到10點兩段。如果一個學生,他什麼種類的補習都沒去上,卻可考上大學,大家就會視為奇蹟一般。因為在緬甸國立高中,老師幾乎沒有在上課,學生自然要得自己去上補習班,而學生也因為在補習班也上過了,所以學校老師在講的時侯,也幾乎沒有人會聽講,形成了一個可怕的惡性循環。

15486416819_05de8ea480_k
Photo Credit:The EITI CC BY SA 2.0

在四種類型的補習班中,最封閉、最專制、最違反人性的莫過於寄宿式補習。學生在這一年中,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系,在寄宿補習裡,活著唯一要做的事情只有唸書。雖然家長繳了高額的食宿學費,但一般來說,這樣「高考集中營」供應的伙食還是相當地差,完全沒有考慮到在發育期的高中生。

他們被「監禁」這樣封閉的環境中,生活作息都有助教和舍監監視。他們生活地毫無尊嚴,助教、舍監、講師都可以任意體罰學生。因為飲食油膩,又完全沒有運動,每天只有被接送到教室和宿舍,許多學生在經過一年的「監禁」後,通常都有發胖的現象。

而戀愛在這樣的環境當然是百分百禁止的,學生從早到晚都和同性的人相處,唯一會接觸到的異性只有老師。男女學生只有一個時侯會相遇,就是舉行模擬考的時侯。補習班方面當然也有對策,老師會讓男生先入坐,再叫他們扒在桌上,嚴禁偷看,助教這時再帶著女生入考場,等女生入坐後,男生才可以抬起頭來,由此可見校方的管控有多嚴格。而對青春期荷爾蒙躁動的高中生們,當然在這樣的壓仰之下,會出現許多狀況。例如:女學生愛上男講師,送給老師情書而遭體罰;男學生私下寫了情書在交給女生的途中被助教攔截,許多學生發展出男男或女女戀。

當然集中營還是有一絲人性的,每個月家長可來宿舍「探監」一次,學生會被兩位老師如同真正犯人一般帶出來,懇親時間一般都不會太長。在跟家人短暫見面之後,學生又會被兩個左右護法老師「押解」回宿舍,許多學生幾乎都在這一刻痛哭。當然也會有「越獄」的情況,許多學生受不了這樣被監禁,只有趁著被送去上課途中,魚死網破地跳車或假藉上廁所來越獄;但越獄如果不成功,被老師帶回去的話,等待著他們的就是嚴厲的體罰。有些成功越獄者,雖然成功逃脫,但家長所有繳出去的高昂學雜費也付諸東流了。

近乎變態的體罰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