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島為什麼重要? 那一年,陳水扁總統飛抵太平島主持跑道啟用典禮

太平島為什麼重要? 那一年,陳水扁總統飛抵太平島主持跑道啟用典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9年,台北政府試圖降低南中國海日益上升的緊張,宣布從太平島撤走陸戰隊,改由海巡部隊進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比爾海頓(Bill Hayton)

編按:本文寫於南海仲裁案公佈前,主要梳理太平島與週邊島嶼、國家錯綜複雜的關係,及介紹台灣政府在太平島的建設。

如果國際法院被要求裁判南沙群島的合法所有權,它勢必要解開一個盤根錯節又相互牴觸的各種主張。六個國家可能會涉入:法國:依據它在1933年的發現和占領,以及1946年10月的再度占領;菲律賓:依據副總統季里諾1946年7月的宣布(可能還有美國做為殖民國家在1930年代的活動);(台灣的)中華民國:依據它在1946年12月的占領及此後的活動(雖然因為它不是受承認的聯合國會員國,不能向國際法庭直接訴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主張乃奠定在中華民國的行為的基礎上,它必須是合法的「繼承國家」(successor state),才享有此權利;越南:依據它是法屬印度支那的繼承國家及其後續行動提出主張。

國際法院需要決定的第一件事是「關鍵日期」(critical date)——重大事件發生、且爭議已經「具體化」(crystallized)的那一刻。選定那一天通常會攸關結果的裁定。例如,如果國際法院在1947年被要求裁定太平島的主權歸屬,它可能做出有利法國的裁定,根據是法國早在任何國家之前已清楚提出主張、且「占領」(在法律意義上)了它。但是如果今天要裁判,法官或許決定要納入更多近年事件——尤其是過去六十年法國明顯沒有維持它的權利主張——而可能有利於中華民國。

「關鍵日期」還有另一層意義:在這個時點之後,爭議當事人所採取的行動在國際法眼裡沒有效果。由於爭議已經「具體化」-各造都已經表明立場-新蓋一條跑道、把島嶼納入某一省市管轄,或是在新地圖上把它們標出來,在國際法院法官的裁定上已不具任何份量。以南中國海這個案例來講,「關鍵日期」肯定是在幾十年前。各個島嶼的主張國似乎不明白這一基本法理,一再地做出不相干的姿勢,和抗議別國所做的不相干的姿勢,即使它們在國際法上不具任何意義。它們只是他們大賽局中另一些咋唬策略罷了!

如果各造要提訴的話,國際法院或許會被要求裁示,對太平島的權利主張是否只是針對太平島本身的合法主張,或是對太平島緊鄰地區的主張,或甚至是對整個南沙群島的主張。過去是有先例的。例如,1933年針對東部格林蘭(Greenland)的地位做裁決時,國際法院實質上決定,一個國家未必需要實體占領一個偏遠、荒涼島嶼的每一部分才能聲張對其全部擁有主權。如果遵循這個先例,對太平島主權的裁決就有可能適用到它所座落的珊瑚礁——通稱堤閘灘(中華民國稱之為鄭和群礁)——之其他地貌。它們包括越南人占領的鴻庥島(越南名Dao Nam Yet)、敦謙沙洲(Sandy Cay,越南名為Da Son Ca),和舶蘭礁(Petley Reef,Da Nui Thi),以及共產中國占領的南薰礁、西南礁和安達礁,它們彼此相距都不超過40公里。不過,國際法院也可能裁決這些都是個別的島礁、各有各自的權利歸屬。

更具爆炸性的問題是,對太平島的裁決是否適用在南沙群島其餘島礁。越南和兩個中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以最大框架提出他們的主張,宣布他們的主權及於全部的長沙群島或南沙群島。菲律賓也是同樣的說法,只是它只包含它稱之為卡拉揚島群(其中包含太平島)的一部分南沙島礁。如果這些國家全都堅持立場,要求國際法院把全部島嶼作為一個整體做裁決,那麼南威島、中業島和其他島礁的所有權恐怕都要歸於對太平島的主張最有力的那個國家。鑒於它在過去七十年絕大部分時間由中華民國控制,贏家極有可能是中華民國。屆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就需要主張它有合法權利繼承中華民國的權利主張——那又是另一番爭議了。

太平島將是對南中國海提出主權主張的任何國家最核心的一塊領土,共產中國和越南明顯都覬覦它。中華民國一直都擔心會遭到入侵,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太平島是在強敵環伺之下汪洋大海中的小小一個據點。天候良好的時候從台灣最近的高雄港也要花三天才能走完1400公里的行程,若是遇上颱風,那就不只三天了。台灣政府一直很努力為太平島尋求一個定位,其意向上是和平的,但是守衛的決心堅毅不拔。和南威島、中業島或永興島不一樣,太平島沒有搞些什麼平民生活的虛象,島上沒有小學校或觀光旅館這種東西。

1999年,台北政府試圖降低南中國海日益上升的緊張,宣布從太平島撤走陸戰隊,改由海巡部隊進駐。不過他們可不是一般的海巡部隊:他們配備120釐米榴彈砲、40釐米加農砲,也由軍方訓練。2012年9月,他們舉行實彈演習,展現擊退來犯敵軍的決心。和南沙群島另兩個最大島嶼一樣,太平島的主要地貌也是一條跑道,島長1400公尺,它就占了1200公尺。它在273天之內搶建完成,陳水扁總統還在2008年三月總統大選之前一個月親自飛抵太平島、主持啟用典禮。陳水扁宣布跑道要供人道救援之用-協助拯救受困漁民-但很少人會相信他這套說詞。跑道是否興建討論了15年,隨著兩岸關係冷暖變化而起伏不定。啟用它是為了展現陳水扁支持台灣更加獨立,不過它並無助於陳水扁所屬的政黨贏得大選。

太平島只有370公尺寬,但是有自己的淡水,也有天然植栽。它顯然能夠支持至少最低度的人類居住,不過島上120多名守軍的補給完全仰賴台灣本島運補。跑道兩側的條狀土地建置宿舍、防禦工事、一座太陽能設施(減低島上發電所需的柴油之耗用),還有一片生態保護區,供瀕臨絕種的綠蠵龜棲息。

簡單地講,台灣在太平島的地位是安全的。因此,從法律意義而言,或許越南和菲律賓應該修正他們的立場,不要再爭取對大群島礁的主權,只對特定地貌提出權利主張。屆時,透過長期占領與使用的歷史,越南或許能對南威島(大長沙島)及其他島礁提出最堅強的主張,菲律賓也能對中業島(派格阿薩島)及其他島礁提出最堅強的主張。同樣情況也可能出現在越南和中國對西沙群島提出的權利主張——越南對永樂群島的主張比較有力、而中國對宣德群島的主張比較有力。然而,在民族主義高度緊張之下要從全面主張的立場後退,恐怕在政治上必須極其勇敢才行。

相關評論:

書籍介紹

《南海》,麥田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南海」仲裁案12日結果出爐,台灣太平島被降格為「礁島」,中國前進世界野心面臨挫敗,兩岸看似在此議題上終於走到了一起,但也可能因此引爆亞洲戰事?

千年來延燒的文明衝突與殖民創痛、天然資源東西交鋒,都在這裡上演。究竟「南海」這個在中國眼中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美國覬覦全球霸主地位的前哨,對周邊各國具有甚麼影響?台灣又該如何因應此次的判局?中國下一步局又將如何?

RP4002南海_FC_300dpi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