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萬的信天翁幼鳥還來不及展開飛行,小小身軀裡卻先被垃圾佔滿

成千上萬的信天翁幼鳥還來不及展開飛行,小小身軀裡卻先被垃圾佔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海裡的垃圾有幾千萬噸之多,和其他問題一樣,例如全球暖化,因為眼睛看不到,所以人們很難體會。你沒有辦法站在垃圾前,面對垃圾問題。我們沒辦法看到一堆像聖母峰一樣高的垃圾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信天翁為地球上體型最大的海鳥,信天翁深受水手和航海者的尊崇,視其為神鳥。而在太平洋上的「中途島」,島上生活著一隻可說是信天翁科裡的明星,科學家為牠取名為「智慧」。但是這隻傳奇的「智慧」媽媽與她的寶寶的未來,卻令人擔憂。

中途島上的「智慧」信天翁

信天翁是了不起的鳥類,牠們展開巨大雙翼,順應氣流,可長時間在空中飛行;牠們是專情的海鳥,幾乎終生不換配偶,每年總會回到相同的地點養育下一代,一窩單卵。

想像一下在65歲時成為父母,這聽來不可思議嗎?不過「智慧」就是能在這個年紀締造紀錄,喜獲麟兒。根據科學家的觀察和歷史紀錄來推斷,「智慧」是隻現年可能已超過65歲的黑背信天翁(也是世上已知最年長的野生鳥類),至今已養育了約40隻的後代。今年2月初,科學家發現年長的「智慧」又回到中途島(Midway Atoll)孕育出下一代,他們替這名新生兒命名為「Kūkini」,夏威夷語是「信使」之意。

令人擔憂Kūkini的未來

中途島是個位於太平洋中心地帶的珊瑚環礁,離最近的大陸也有3千多公里遠,一直是數以千計群居築巢的信天翁的家園、養育毛茸茸幼鳥的所在地。不過,攝影師兼藝術家—克里斯•喬登(Chris Jordan)在2009年首次踏上中途島時,卻被眼前景象給震懾住:島上佈滿被塑膠垃圾包圍的幼鳥屍體。成千上萬隻的幼鳥還來不及展開第一次飛行,小小的身軀裡,垃圾卻占滿了牠肚裡絕大部分的空間,在身上的雛毛尚未完全褪去前,就已奄奄一息,或是離開世界。

06-08-seabird-2
來自攝影師的悲傷訊息

「海裡的垃圾有幾千萬噸之多,和其他問題一樣,例如全球暖化,因為眼睛看不到,所以人們很難體會。你沒有辦法站在垃圾前,面對垃圾問題。我們沒辦法看到一堆像聖母峰一樣高的垃圾山。」——攝影師兼藝術家 克里斯.喬登(Chris Jordan)

信天翁父母無法像人類一樣判斷什麼是塑膠垃圾(這當然無法被信天翁識得,畢竟是人類的產物),因此在受污染的太平洋海域,叼食漂浮在海上的小塊塑膠垃圾。克里斯.喬登回憶起拍攝時的過程,說道:「信天翁幼鳥的肚裡滿是塑膠,照片呈現那裡所發生的悲劇,讓人非常心碎。信天翁成鳥四處飛翔,在受污染的太平洋海域叼食塑膠,牠們以為撿到食物,可以帶回去給幼鳥吃,實際上牠們帶回的是打火機、瓶蓋和牙刷之類的東西,導致牠們的胃裡統統塞滿了塑膠垃圾,接著幼鳥只能飢餓、胃穿孔、脫水,以這種恐怖的過程死去。」

洋流讓距離不是問題

塑膠垃圾正是現今海洋所面臨的嚴峻問題之一,估計每年有800萬噸的垃圾流進或被丟進海洋裡。隨著在海上漂浮的時間,塑膠因日照、水流等因素而碎化成更小的碎塊,但終究不能被分解、消失。年復一年,塑膠碎塊隨洋流循環,遠離陸地,漂流到世界各地,也吞進海洋生物的肚中。

在台灣,海洋生物因誤食塑膠而喪命的新聞事件頻傳,像是去年十月在八掌溪口沙洲上死亡的抹香鯨、今年五月在屏東小琉球的海龜拉出塑膠袋,這些消息無不令人哀嘆。甚至也在濾食性的甲殼類生物,像是蚌、牡蠣當中發現到塑膠微粒。就在本月初,科學家發現幼魚愛吃塑膠微粒,證實這會對其生理和行為造成破壞性影響。因此,中途島的信天翁問題絕非單一事件,大海裡處處是塑膠垃圾,從極地到赤道,從海面到海洋深處,已成為名符其實的「塑膠濃湯」。

CF000313_18x24
海洋生物承受著人類共業

面對受污染的海洋,「智慧」媽媽如何能避免誤食塑膠而平安生活到現在,甚至產下新生兒,您我無從得知,也真心期盼這位中途島的新居民Kūkini能安全長大、變得強壯,不久後展開羽翼,飛入更廣闊的世界。但這個盼望如今卻看來不太樂觀,事實上,是越來越不理想。「智慧」出生時的那個年代,海洋不像今日充滿著垃圾,如今,她與她的孩子卻得對抗這日益嚴重的威脅。

人類於19世紀創造出塑膠,二次世界大戰後,石油工業快速發展,於是開始大量生產價格低廉的石化製品也就是塑膠。人類為了方便性,使用「一次性」的塑膠製品,時至今日,這才發現它卻是「一次」也沒有從這地球上離開過。

本文獲綠色和平授權刊登,原文在此:你不吃,海鳥寶寶也不該吃的塑膠濃湯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