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風波後(上):「大登島時代」我國怎麼維護專屬經濟海域才有效?

南海仲裁風波後(上):「大登島時代」我國怎麼維護專屬經濟海域才有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斷地登上太平島,到頭來也說明了我們只能登上太平島。我國的南海主張,是該好好檢討的時候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蘋果日報》20日的新聞內容,我國屏東東港的漁民們因為不滿南海仲裁案的結果,因此以七艘漁船組成護島船隊從鹽埔漁港出發,預計花上數天的時間航向太平島護衛國土主權。

新聞中提到:「漁民上午7時到岸邊整備,船隊也插上中華民國國旗,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一片旗海飛揚樣,讓漁民自主護島行動心情更加振奮,船隊預計10時舉行記者會後出發。」

身為一個中華民國國民,對於漁民們此種自主製發的愛國情操著實感到敬佩,畢竟太平島不若我國東北方的釣魚台那麼近,距離台灣有1600公里這麼遠,以漁船的速度,光是抵達可能就需要花上好幾天,更不論回程又要再花上一倍的時間。即便是我國的康定艦,從13日出發之後便駛出台灣新聞媒體的雷達範圍,一直到18日,才有新聞再度報導,表示據了解,康定艦應該在返回的途中。

台灣社會莫名地出現一種登島熱,有網友稱之為「大登島時代」。我們或許可以想想為什麼最近無論政治人物或者是民間人士都選擇以登島作為維護主權的手段,我們也應該要想想登島的成效以及後續效果是甚麼。

路徑依賴

在這邊先講一個專有名詞,「路徑依賴」這個專有名詞廣義來說,代表著「歷史有影響作用」,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作為很多時候都是被過去的行為所影響,政策也是。

我國在1970年代因為釣魚台主權歸屬問題曾興起「保釣運動」,民間組織為了維護釣魚台主權,自發性的發起登島活動。2012年,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計畫將釣魚台國有化(登上沖之鳥的也是他),又再度激起中國與台灣保釣人士的憤怒,衍伸出後續一連串的強行登島行為。

2015年底開始,為了要向人說明太平島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馬前總統組織記者團、政府官員、政黨大老以及自己登上了太平島。「登島」此一行為自此從民間進入官方決策體系中,象徵一種對外宣示主權的最好行動。

由於「登島」已經被社會大眾接受成一種「宣示島嶼主權」的必要行為,即便太平島與釣魚台案件的背景完全不同,所要主張核心內容的亦有「領土主權」及「專屬經濟海域」之差異性,然而因為政府及民間已經依賴「登島」這個路徑,因此無論是屏東東港的漁民們開著漁船,或者立法委員們坐著飛機,大家都要想盡辦法登上太平島。

登島有什麼作用?

首先,一個國家要主張專屬經濟海域,必須要先劃定領海基線,以領海基線為依據,向外12浬主張領海,再向外188浬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民意代表以及民間人士前仆後繼的登島行為,其實都比不上內政部地域司直接公布太平島以及南海島礁的領海基線來的有用。馬前總統以及沈前駐美大使近期的投書也都主張應該要公布太平島的領海基線,才能夠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更是說明了我國過去從來就沒有主張過太平島具有專屬經濟海域。

其次,我國的飛機以及船艦登上太平島並不會遇到任何阻礙。過去各個時期的保釣運動,都會遇上日本海巡單位的阻饒,也因為有了明顯的敵對目標,國內才會同仇敵愾,國際新聞也才有料可以報導。然而,太平島目前在我國實際控制之下,只要我們想登島,過程一定順順利利,不會有人拿水砲攻擊或駛船艦夾擊,沒有衝突,也就沒有新聞性。登島只有我國國內媒體會報導船隊出發時的情況,國際媒體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件事情的發生,對外宣傳的效力非常低。

其三,國際上目前透過仲裁庭的判決,瞭解到南海南沙群島並沒有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島嶼存在,我國雖然表示不接受判決內容,但是並沒有站在國際海洋法的觀點來反駁仲裁庭的見解,主張的內容反而與中國相同,在國際社會容易造成誤解。「登島」並無法挑戰仲裁庭的判決內容,也無法跟其他國家說服太平島的特殊性。

別國怎麼做?

專屬經濟海域的重點不在於「經濟海域」而在於「專屬」,也就是「排他」(Exclusive)的意義所在;要展現排他性的最好方法是「執法」而不是「登島」。

以下幾個例子大家一定不陌生:2016年4月15日,日本公務船扣留了我國「東聖吉16號」漁船,因為他們認為「東聖吉16號」在沖之鳥的專屬經濟海域裡捕魚;2012年5月9日,菲律賓海巡署開槍掃射我國「廣大興28號」漁船,因為他們認為「廣大興28號」在菲律賓的專屬經濟海域非法捕魚。

即便我們不承認日本沖之鳥礁具有專屬經濟海域,但是日本為了彰顯該海域的專屬性,選擇比較文明地執法;即便我們跟菲律賓的專屬經濟海域有所重疊而且至今沒有劃分清楚,但是菲律賓為了維持海域的專屬性,選擇野蠻地對我國漁船緊追並開槍掃射。

然而說到維護專屬經濟海域的決心,就不能不提到印尼。

從2014年至今,印尼已經扣留並炸毀大約200艘非法在其專屬經濟海域捕魚的漁船。不過印尼海洋與漁業部長近期表示,該國將於本年8月17日印尼71周年國慶時,公開炸毀71艘被扣留的外國漁船。這種把維護專屬經濟海域以及國慶煙火表演結合的政策,實屬壯舉,不無參考價值。

RTSISR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國該怎麼做?

要維護太平島周邊的經濟海域的專屬性絕對不能靠「登島」,必須要先公布基線,再強力執法。針對以下在太平島專屬經濟海域內發生的事情,我國政府應該要有所反應:

  1. 中國政府在太平島專屬經濟海域內的我國島礁上填海造陸,嚴重傷害珊瑚礁以及周邊海洋生態,應該要將中國軍隊自其非法佔領的島礁上驅離並且要求回復原狀,無論我國是否有勝算。
  2. 菲律賓漁民在太平島專屬經濟海域內捕魚,應該加派海巡艦艇巡邏並驅離,或者是拘捕菲律賓的漁船並罰款,無論是不是位於與菲律賓重疊之專屬經濟海域。
  3. 中國漁民在太平島專屬經濟海域內盜採珊瑚、獵殺保育類動物的行為嚴重侵害我國權益,應該於逮捕後交司法機關審判,無論兩岸關係會如何。
  4. 為了早日獲得南海石油資源,我國中油應速與國際大型石油公司合作,獲得海洋鑽油技術並且實地探勘,無論越南是不是會再度產生排華暴動
  5. 對於美國或其他國家在我國專屬經濟海域內非法進行科學研究,應全部加以排除。

所以說,要主張太平島的專屬經濟海域並且維持排他性也沒有很難,只需要先拉出一條1600公里長的海空補給線,接著跟中國海軍進行數場奪島戰役並且獲勝、同時要跟菲律賓以及中國的漁民鬥法、跟石油公司談好條件,還要不管在越南台商的死活把開始探勘石油,另外還要忽略「新南向政策」的成敗,最後還要有能力把各國船艦通通趕出去;完成以上之條件,應該就可以讓國際社會瞭解到中華民國願意盡一切努力維持太平島經濟海域的專屬性。

結論

太平島是我國的領土,我國當然可以不接受仲裁庭的判決,然而我國國家實力是否足以維持我國專屬經濟海域之主張,這是很實際的問題。一旦其他國家在我國認定的專屬經濟海域內進行經濟活動而我國無力排除,在國際法上以及國際政治上都會產生不利的效果。

仲裁案的結果雖然看似對我國不利,然而卻是反映出目前我國南海主權主張的不真實的照妖鏡。現實上,南海西沙群島被中國佔領,中沙群島除了中國從菲律賓手中搶來的民主礁(中國稱為黃岩島)以外,沒有任何浮出水面的島礁;我國在南沙群島中也只控制了太平島跟中洲礁,其他都被中國、越南、菲律賓還有馬來西亞等國實際控制。

不斷地登上太平島,到頭來也說明了我們只能登上太平島。我國的南海主張,是該好好檢討的時候了。

南海仲裁風波後(下):兩岸南海「祖產」其實是統一的遺緒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立民』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