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戲團式的演習,看台灣反恐政策的顢頇與天真

從馬戲團式的演習,看台灣反恐政策的顢頇與天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想跟各位分享一段從美國某演訓負責人聽到的話:「我們設計演練的目的,不是要讓你們知道你們被訓練得有多好,而是要協助你們找出你們目前的訓練、裝備、編制當中,還有甚麼不夠好!」

文:鄭御疆(海外軍事產業從業人員)

為了2017年世大運,內政部警政署在保一總隊石牌營區擴大舉辦了一次「反恐應變演練」,動員了維安特勤隊以及相關各縣市特殊任務警力和其他相關支援單位參與。不意外地,這場演練充滿著聲光效果與戲劇張力,然而若從演練的內容來看,只剩下「華而不實」四個字,並且赤裸裸地暴露了我國相關單位對演練的想法就是「表演的重要性遠大於訓練」。

民間狀況

今年五月,新竹六福村辦理了園區內的「大型災害應變演練」,不同以往司儀念稿跑流程跑的大圓滿落幕戲碼,他們採取了台灣首度的無劇本情境演練,大規模動員了300名以上的工作人員與50名利用特效化妝扮成傷患的志願遊客,並且邀請了衛福部北區緊急醫療應變中心,以及林口長庚醫院院前救護暨災難醫學科醫師團隊擔任訓練顧問,來對整體演練進行指導。

參與演習的相關人員均表示這是次相當大膽的嘗試:「場景與人員規模的增加,對於未知的恐懼,加上各種可能因素的影響,產生出遠大於其他演練的壓力狀況;但也因此才能更為貼近地檢視,所有單位在真實狀況下應變能力。」業者也坦言,去年6月八仙塵爆事件讓他們有所警覺,因此才有此發想。(八仙自塵爆事件後已超過一年,至今仍處於歇業狀態。據媒體估計旺季歇業時段,每日損失逾300萬元。)

官方作法

相較於「充滿責任壓力和前車之鑒的遊樂園業者」(避免被勒令停業),政府機關的相關單位顯然還是找不到問題在哪。長久以來官方的大小演習,永遠依循著心中的完美小劇本在進行,更有趣的是內容永遠大同小異,了無新意。以最常見的反恐演練來說,每日基本款就是徒手格鬥、劈磚破瓦,隨著場地大小再加上射擊表演打氣球,最後一定要放進去的就是人質救援,然而永遠會有被優勢警力制服或一槍斃命的歹徒;更有趣的情節是明明雙方都拿槍,卻一定要徒手PK,總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這些在電影中出現都會被觀眾嘲笑腦殘情節,為什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呢?儘管演戲跟演練是不一樣的概念,然而即便是演戲,也不能無所本地為了表演而犧牲專業性;更遑論目前市面上的賣座電影,也都是建構在一定的現實基礎上,才能引人入勝,讓觀眾入戲!

「究竟這是訓練安排無情的捉弄?還是貪婪的表演慾望在作祟?又或者欺上瞞下的惡性循環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他山之石

世界各先進國家如美、英、法、俄、中,都曾在其主要城市舉行大型無劇本多單位協同演習。以筆者較為熟悉的城市之盾(Urban Shield)為例,其設置緣由為911恐怖攻擊之後,地方政府與國土安全部深感對此類大型災難的處理缺乏效率,以至無法在救援的黃金時間內,盡可能拯救更多的國民,因此開始設計針對所有一線反應單位的整合訓練。

時至今日,城市之盾以超過6,000人的志願者,協助所有單位在48小時的不間斷演練中,超過30以上的不同情境裡,將執法機關、醫療人員、消防單位、搜救小組以及官方與民間的災難應變人員逼到極限。不僅針對各單位能力的測試,更在磨合建構溝通協調的平台。「在這一次又一次的演練中,除了促進與協同單位的默契,增加對彼此的更近一步了解,更重要的是,理解所有可用的資源。畢竟在災難發生的狀況下,我們不能期待所有單位都能正常運作,提供我們所需的資源。」

結語

其實所有對於災害事件的安排原則都一樣:現場的狀況瞬息萬變,反應機關不可能一開始就準備妥當。真正的現場往往會異常複雜,完全超出平常訓練的範圍。也因此,在面對災害的處理能力之外,各單位的應變能力和協調聯繫更是重要;找出身邊所有可用的資源,才有機會盡最大的力,救最多的人。

最後,筆者想跟各位分享一段從美國某演訓負責人聽到的話:「我們設計演練的目的,不是要讓你們知道你們被訓練得有多好,而是要協助你們找出你們目前的訓練、裝備、編制當中,還有甚麼不夠好!」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